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2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如何面对生物细菌挑战? - 2001-11-06


炭疽病菌在美国的出现,把打击恐怖主义的战争推向了一个新的阵地。有关专家指出,要打赢生物细菌战,美国需要调整战略思路,调整情报、警察、军事、卫生等政府部门之间的关系。

对于美国来说,生物病菌的威胁并不陌生,但是炭疽病菌的出现,却把防御阵地从军队扩展到了平民,从国外延伸到了国内。面对生物病菌的威胁,如何加强防御,对于美国这个开放社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炭疽病菌让卫生系统措手不及*

炭疽病菌刚出现的时候,美国的公共卫生系统可以说是措手不及。不仅没有什么医生见过炭疽病的症状,而且缺少快速准确的诊断系统。在华盛顿传统基金会的一次研讨会上,美国卫生和公众服务部负责生物恐怖袭击的特别助理利利布里奇说,早期诊断是问题的关键。他说:�从这次情况可以看出,最关键的是临床医生即时通知了卫生部门,采取紧急措施,确诊病人的症状,然后联络警方和公共卫生系统,启动了接下来的一系列应急措施。�

*了解意图最重要*

利利布里奇说,美国卫生系统要加强对医务人员的培训,加强医院的应付能力,储备各种疫苗,同时为出现大规模的伤亡情况做准备。要防御生物恐怖袭击,首先要知道哪些政权和机构掌握这些技术。美国萨瑟恩研究所生化防御部门的负责人弗朗兹说,生物技术有双重用途,很多国家和组织都有生产生物武器的技术,关键在于他们有没有生产生物武器的打算。弗朗兹说:�从技术角度说,这些国家和组织和美国没什么区别。美国有能力生产生物武器,这些国家也有。区别在于,美国没有生产的打算。这种�打算�是最重要的因素,很难衡量,也很难改变,但美国需要在这方面下功夫�。

*防范生物恐怖需要新威慑*

和冷战的时候一样,防止生物恐怖袭击也要依靠长期的威慑,但是需要一个新的威慑模式。研究美国国家安全的安塞国土安全研究所所长拉森提出了一个新模型,从威慑、防止、先发制人,到危机处理、后果处理、查找主谋和进行报复,然后周而复始,回到威慑。拉森说:�从战略角度看,威慑不会防止所有的生物恐怖袭击行动。因此,我们一定要通过更好的医疗系统,通过更多的医疗研究,阻止恐怖份子达到造成大规模伤亡,打击美国经济的目的,而且要让对美国发动恐怖袭击的政权或是组织明白,他们这样做是自取灭亡。�

*冷战政府结构需作调整*

拉森还提出,要打赢对恐怖主义的战争,短期内要改善政府机构间的关系,尤其是执法机构和情报机构,也就是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之间的关系。从长期角度说,要调整政府结构。他说,今天的政府结构是二战的遗产。珍珠港事件发生时,美国没有国防部、没有国家安全委员会、没有参谋长联席会议、也没有中央情报局。这些机构都是二战的产物。拉森说:�我不认为1947年建立的政府结构适合今天的需要。从长期角度看,布什总统可以建立一个特别委员会,研究美国二十一世纪到底需要些什么。比如说,美国百分之九十的信息基础设施都在私人部门手里,要保护这些设施,不能靠国防部和联邦调查局,今后要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一定要有私人部门全面参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