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养老制度的危机与挑战(四) - 2001-11-08


中国过去的企业养老制度正在消失,国家的养老制度尚未建立,省市一级的养老基金几乎都是入不敷出。世界银行的高级经济师王燕说:“中国的养老体系目前正处于一个关键的时刻,处于一种危机状态。各个省和各个地区的养老统筹基金都是赤字。所以中央政府不得不用财政支出来资助省一级。2000年花了大概人民币200个亿。2001年可能会花到340个亿。”

尽管中国政府用如此大的财政开支来维持各地的养老基金,但是由于退休人员与日俱增,很多老年人并没有得到他们应得的福利。浙江省杭州市的聂老太太告诉美国之音,她经常要在吃饭和吃药之间做出选择。 看病的医药费啊,要两年才可以报销,有的时候要等到三年。为了维持生活,我就不大去看病了。因为一看病就连饭都没得吃了。我们大多数都是这样。

*养老金退休的泉源*

流亡境外的中国工运领袖韩东方解释说,中国各地的养老统筹基金并不给所有的老年人发放养老金,而只给那些经济效益好的企业,也就是能够上缴保险金的企业的退休人员发放一定的养老金。 现在,一个企业如果能交得起在职工人的养老保险金的话,你已经退休的工人就可以领到养老金。如果这个企业给现在的在职职工交不起养老金,你现在已经退休的职工就拿不到养老金。

由于很多企业经济效益不好,甚至破产倒闭,失业工人大量增加。一些老年人不但领不到应得的养老金,还要同时负担失业的儿女的生活。浙江省杭州市的聂老太太目前就陷入了这种困境。聂老太太说,她的儿子失业,女儿下岗,一家人现在都靠她的退休金过活。 我的儿子失业没钱,没工资,要靠我养活的。他生病了,又没有劳保,我只好把房子卖了为他看病。两个多月就花了三万多元。我的女儿最近也下岗了,虽然有一点儿下岗费,但是还要交养老保险。现在都是这样的。我儿子女儿的电费、水费都要由我来拿的。我儿子有时候连吃饭都得到我这里来。

聂老太太告诉美国之音,她辛劳了一辈子,现在已经60岁了,不求别的,只求能够安安稳稳地渡过晚年。 我们老百姓的要求不高,只要每月能给我们一点儿养老费,能让我们有钱看病、吃饭就行了,儿女们年纪轻轻要给他们安排工作。这样的要求不算高吧?”

*[养老]切身利益谁来关怀*

可是怎样才能使像聂老太太这样的退休人员安渡晚年呢?华盛顿智囊团卡托研究所社会安全私有化项目主任麦克-谭纳认为,中国目前的养老危机证明,政府并不能有效地管理养老基金,并不能保证人们老有所养。要确保人们老有所养,必须依靠私人投资和市场力量。

谭纳说:“中国需要设立一套建立在个人存款和投资上的养老体系。也就是说,每个人都要为自己退休后的养老通过投资来攒钱。这种体系是智利首创的,目前在拉丁美洲和东欧普遍使用。在美国也有很多人提倡这种养老体系。”

这种完全私有化的养老制度是智利在前军事独裁者皮诺切特统治时期强制推行的。这种制度由于使政府几乎完全摆脱了养老责任,所以得到了其他一些财政困难的国家的关注和效仿。在美国,尽管卡托研究所等机构多年来一直努力倡导这种养老体制,要求将美国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实行的社会安全保障系统私有化,但是反对的声浪也非常大,所以一直没有被接受。

反对人士认为,依靠个人投资来提供养老保障风险太大,因为股票市场起伏动荡,个人投资能力有限,如果投资蚀本,人们老来势必陷入无依无靠、衣食无着的境地。很多人认为,美国目前实行的社会安全保障制度实际上是相对而言最合理的。在美国,联邦政府保障每一位老年公民的最低生活,其中包括基本的饮食、医疗甚至住房。当然,人们如果希望在退休后生活得更好,就需要购买其他养老保险、投资股票市场以及增加储蓄存款了。

世界银行的高级经济师王燕表示,世界银行建议中国也设立类似的养老制度。“中国要建立多支柱,多渠道、多层次的社会保险制度。其中包括企业缴费、个人缴费、国家也资助一部份。这将是国家、个人、企业三方面相结合的一种养老体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