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谈俄罗斯金融寡头 - 2001-11-13


苏联解体十年里,俄罗斯出现了金融寡头这个特殊的阶层。他们利用俄罗斯过渡期的混乱状态,先后控制了银行、能源工业和媒体。他们不仅把握经济命脉,而且左右国家政局。有关寡头阶层的兴起,以及他们对俄罗斯政治格局的影响。

*苏联解体寡头崛起*

苏联解体十年来,不论是俄罗斯的经济发展,还是政治格局,都深受寡头阶层的影响。其实,金融寡头起家要追溯到苏联解体之前。韦斯利大学政治学教授拉特兰说,在苏联正式解体前的一年里,经济体制松动,出现了不少赚钱的机会,很多年轻人抓住了苏联解体的经济转型期。俄罗斯一九九二年的经济自由化,成了金融寡头阶层成型的催化剂。

Ruland:"They went from small time importers of personal computers to ..."

拉特兰说:�这些人从小打小闹的个人电脑进口商,发展成控制银行、交易公司、石油、电视台的商业巨头。到一九九五、九六年的时候,他们开始自称金融寡头,百分之十五到二十的俄罗斯经济都掌握在十几个最大的金融寡头手里。�

*金融寡头走向政界*

在一九九五年以前,金融寡头主要在经济领域活动,利用他们和政界的关系私下里得到合同和出口许可等各种好处。在一九九五年俄罗斯的第二轮私有化过程中,俄罗斯国家私有化委员会主席丘拜斯,借机把剩余的国有能源企业股份当好处分给了俄罗斯的金融寡头。拉特兰教授说,金融寡头从此开始走向政界。

Rutland:"In 1995, the oligarchs start appear to be national figures..."

他说:�寡头阶层从1995年开始走上政治舞台。1996年的时候,他们花了将近十亿美元,帮助叶利钦竞选连任,很多人随后还到政府就职。�

*贪污受贿为寡头推波助澜*

在俄罗斯寡头阶层的崛起,乃至左右政局的过程中,贪污受贿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不过,拉特兰教授说,苏联解体之初,旧体制被废除,旧法律被废弃,但是又没有新法可以遵循,是当时的混乱状态为寡头阶层创造了条件。

Rutland:"In Russia, the problem is more profound..."

他说:�俄罗斯不仅仅是腐败的问题。他们当时根本没有法律规定如何开展私有化,没有法律规定如何分配出口权,因此不能说寡头阶层是腐败,他们只是利用了机会,创造了机会。�不过,拉特兰教授也承认,其最终结果是形成了一个混乱无序的经济体制,完全要靠个人关系、贿赂和分配好处来决定谁掌控市场,形成了一种宏观上的腐败,而且深入政府。

*西方休克疗法成败*

西方专家九十年代初的时候,针对俄罗斯经济提出了�休克疗法,� 即国家放弃货币控制,放开消费品价格。俄罗斯私有化开始时的混乱,促成了寡头阶层的撅起。这是否说明西方的�休克疗法�的失败呢?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欧洲和俄罗斯研究所所长德巴迪里本女士认为,事实证明,�休克疗法�不适合俄罗斯。

DeBardeleben:"There is some question of sequencing of the reform..."

她说:�这是一个改革程序的问题。问题是,私有化程序走得太快到底是不是明智之举;在竞争机制建立起来之前,是否应该马上放开价格。1992年初放开价格的时候,俄罗斯的生产结构在很大程度上还是由垄断式的。这样做不仅造成了通货膨胀的急剧上升,而且带来了行贿受贿的盛行,让少数人控制国家财富。因此我认为,这一过程并不适合俄罗斯的情况。�

*寡头走下坡路*

俄罗斯的寡头阶层九六年进入权力极盛时期,随后开始走下坡路。有分析认为,部份原因是九八年的俄罗斯经济危机削弱了他们的力量,增加了寡头阶层对政府的依赖;另外也是因为普京坚决要摆脱寡头阶层的影响。韦斯利安大学拉特兰教授认为,普京的意向并不明确。

Rutland:"One the one hand, he himself was promoted up..."

他说:�一方面,普京本人就是寡头经济的产物,他就是在寡头阶层控制的政府里被提拨,被任命的。另一方面,他就任总统后,又明确表示,不希望寡头阶层干涉政治的事务。�

*普京寡头关系若即若离*

韦斯利大学拉特兰教授说,普京重新恢复了国家对国家电视台的控制权,把媒体巨头古辛斯基和别列克夫斯基都赶出了媒体行业。但与此同时,他又暗示其它寡头阶层,只要你们不插手国家政治,我就不会找你们的麻烦。

俄罗斯经济目前主要靠石油、天然气等自然资源行业的支持。在全球经济滞缓的情况下,俄罗斯的经济却保持增长。不过,这种增长主要依赖世界市场石油和原材料价格的高居不下。有分析人士认为,俄罗斯的经济结构急需调整。

然而,加拿大卡尔顿大学的德巴迪里本女士却认为,自然资源是俄罗斯的经济优势,在经济中多占一些比重是没有问题的,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才能防止资金的外逃。

DeBardeleben:"The issue there is related to the issue that where is revenues..."

她说:�问题在于,从能源部门赚到的钱到哪里去,不光是指税收,还包括从能源工业赚到的利润,这些资金是外流了呢,还是留在俄罗斯国内,对经济进行再投资。因此,俄罗斯政府面临的挑战,是如何消除资金的外流。�

德巴迪里本女士还说,普京的经济政策至今还没有犯什么错误。她说,她对俄罗斯重振经济表示乐观。但是她认为这至少需要几十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