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纺织业迎接入世后挑战 - 2001-11-22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对中国传统的纺织企业将带来很大的挑战。中国的纺织工业的龙头企业上海纺织控股集团公司董事长朱匡宇表示,只有通过彻底的企业结构调整和转型才能迎接中国加入WTO之后带来的挑战,加入竞争的行列而立于不败之地。

*我们已提前消化了不利因素*

中国加入WTO之后,带给中国纺织工业的挑战是激烈的。关税的降低和关税的减免,使得大批进口纺织品,尤其是化学纤维和化纤面料迅速增长。这对中国国内的纺织市场会带来较大的冲击。上海纺织控股集团公司的董事长朱匡宇在上海接受美国之音记者专访的时候指出,如果等到现在才来谈如何应对中国加入WTO的准备工作已经太迟了。该集团公司早就作了彻底的企业结构调整和转型来提升本身的竞争力。他表示上海纺织控股公司原本是全国最大的一个传统企业。为中国整个民族经济的发展做出很大的贡献。但是八十年代中后期,由于整个体制改革和整个宏观形势的变化,上海纺织业最早接受市场的冲击。朱董事长说:�特别是上海从城市功能定位的角度要求成为高新技术发展的前沿。因此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上海已经就是在新兴产业对传统产业的迭代当中首先受冲击。最重要的标志就是当时只有两万四千人的汽车工业一下子税利突破十四个亿。把上海纺织雄居了四十年的上海第一大支柱产业就在91年92年的时候赶下台了。

面临这种情况,朱董事长表示为了持续竞争和生存于是公司在92年开始了一个以大调整为主旋律的第二次创业。他说在这九年的创业过程里以及现在要面对中国加入WTO,使他觉得有一种庆幸的感觉。他说:�利的一方面确实不能乐观,但是对弊的那一端确实感觉到我们已经我们好像提前消化了一些进入WTO那一些不利因素。至少我们在产业结构的大调整上,现在全国有些地方刚刚起步的时候,我们提前把这个事情基本完成了。�

*体制改革的三部曲*

朱董事长说这些调整可以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产业结构调整,通过大量的压锭,从250万绵纺锭压缩到73万锭,压缩了三分之二的初级加工能力。把上海中心地区的纺织厂转移到城市的边缘市郊地区。因此生产基地基本上在郊区。朱董事长说第二个突破可以体现在上海纺织业的企业结构调整方面。他说:�由原来政府的一个工业局就开始转制成控股集团公司。国家把这些企业的资产进行评估以后,正式组建这个集团。把原来的资产评估了以后作为对我们这个公司的投资。然后就由我们来承担对国有资产的保值升值。�

也就是说通过精干主体,压缩总量。�关、停、并、转�的原则在九年内把466家国有企业压缩成245家企业。并且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启动了一个破产机制。其中有四十家企业走上了破产的道路,而对生存下来的企业按照中国现代企业制度进行改制。朱董事长说:�把它变成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搞成多元化投资结构。在政府支持之下98年对三家上市公司进行重组。现在来讲,上海纺织业有一个龙头股份,有一个申达股份,有一个三毛股份。三年多来运作情况非常好。�

朱董事长表示,第三个充满悲壮色彩的调整就是劳动力结构调整。八年来从五十五万劳动力调整到十一万三千人。他说,在如此大力度的调整当中去分流员工在中国来说是罕见的。朱董事长说:�回过头来,我们确实对我们这些纺织工人为了上海的进步,为了现代化的进程,考虑到以国际化大都市为奋斗目标的,不能容纳一个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共识之下,承受牺牲服从这一个调整大业。我觉得真是了不起的。�

*看好未来国内外市场*

朱董事长说,未来发展,要走集团股份化,股份集团化的一条路。让大量的国有企业进上市公司。这样一来,在上市公司就实现了一个三个大积聚。他说:�一个优势企业大积聚,一个发展项目大积聚,一个建设资金的大积聚。为我们未来发展确实创造了一个很好的条件。�

朱董事长说,面对中国广大的内需市场和前景看好的国外市场,上海纺织控股集团公司是充满竞争力和美好前景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