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阿富汗再次面临军阀割据危险 - 2001-11-22


塔利班撤离贾拉拉巴德之后,一度出现各派军阀重起战端的危险。后来,城里的伊斯兰教长老开会挑选了一位新省长,他的对手们则在权力的和平过渡中获得了高级职务。现在,塔利班节节败退,留下的权力真空急待填补。曾经做过巴基斯坦高级外交官的阿迈德说,现在有太多的阿富汗人在争夺权力,而他们手里又掌握着太多的武器。

AHMAD: "WE SEE A RETURN ALL OVER..."

阿迈德说:“阿富汗全国各地都回到了地方军阀的手中,前几天四名记者被杀害就以血淋淋的事实提醒人们,一旦再次出现大小军阀割据局面,阿富汗的形势将会如何恶化下去。这是1992年至1994年时的情形,而塔利班最开始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一股统一的力量出现的。”

阿迈德说,现在一个非常重要的不同之处在于,国际社会 -- 特别是美国 -- 看来决心要在战后帮助阿富汗。

美国国务卿鲍威尔最近强调说:“我们有一个巨大的责任,这就是,我们不能向过去那样离弃苦难中的阿富汗人民,一走了之。”波士顿大学人类学系主任巴菲尔德认为,有关援助的承诺有助于约束各路军阀。

BARFIELD: "THERE IS THE POSSIBILITY..."

巴菲尔德说:“国际社会可能为阿富汗提供大量的重建援助,而那些违反国际人权标准或者拒绝同国际社会合作的军阀将发现他们和他们控制下的地区得不到援助。另外,可能派往阿富汗的国际维和部队的一个主要任务是约束军阀,以确保不再发生内战。”

南卡罗来那大学政治学教授德克梅吉安说,金钱或许能发挥作用,但是如果重起战端,国家分裂,人们大概只好承认现实,这就是,阿富汗应当按照民族划分。

DEKMEJIAN: "THE AFGHAN IDENTITY, IF IS NOT SHARED..."

德克梅吉安说:“如果阿富汗的概念不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同,就没有理由强求它继续是一个统一的国家,不妨在南方建立一个普什图国,在北方可以让塔吉克人、乌兹别克人和哈扎拉人建立三个小国,或者让乌兹别克人和塔吉克人重新加入原苏联的共和国。”

德克梅吉安说,如果阿富汗各个民族能够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就可以避免这种大手术,而普什图部落首领也可能重新树立他们的权威。

DEKMEJIAN: "THE TRIBAL CHIEFS HAVE EXPERIENCED..."

德克梅吉安说:“由于来自塔利班学校的伊斯兰神学士们成为一个泛伊斯兰团体的领导人,他们根本不在乎什么部落或者国家,当然也不在乎部落领袖,结果各部落首领们的权威就被削弱了。因此,这些首领们会愿意去掉一点好斗精神,远离本拉登的泛革命观点。”

德克梅吉安教授说,没有任何人是天生的激进派,温和与节制可以培养,这对阿富汗有好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