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陕西癌症村何日见阳光? - 2001-11-23


陕西省华县瓜坡镇龙岭村近些年来相继有30多人死于癌症,这个消息曝光以来,引起了各方面的注意,但是问题却迟迟得不到解决。

*龙岭村几乎每家都有癌症患者*

陕西华县瓜坡镇龙岭村1974年首次出现癌症病例。在随后的20几年中先后有30多人死于癌症,还有一些人是心脑血管和肺心病死亡,使原本150多人的龙岭村,只剩下大约80人,人口一直持续出现负增长。全村30户人家,除了2、3户人家没有人得癌症外,其余的家家户户都有亲人罹患过癌症。在过去的十五、六年中,只有两个孩子出生。

*龙岭人深受污染之害*

据中国地质科学院的林景星博士说,根据化验,他发现龙岭的土壤、面粉、豆角和村民头发中均含有铅、砷、铬、锌、汞等有害元素。这些剧毒元素就是致癌的因素。他说,可能是人为的地质活动造成这些有毒元素的迁移和蓄积。而生态环境病的最明显症状就是癌症。龙岭癌症的发病,只是生态地质病潜伏区中显现出来的一个点,根据他多年的经验,不能排除周围其它几个村镇也已经被污染的可能性。目前的情况是,由于一些偶发的原因,这种生态环境病在龙岭出现得比较早,也比较集中。

曾经参与龙岭癌症成因调查和取样工作的北京的一位环保志愿人士说,在距离龙岭5公里远的另外一个村子, 也发生了龙岭70年代发生的情况, 在一年之内,村子里突然有3个人死于癌症。 他说:�生态环境病就如同生态环境定时炸弹,龙岭是早爆炸了,但是其它地方,早早晚晚也要爆炸,离龙岭5公里外的这个村,很可能就是下一个龙岭,也有可能以后在更大范围内也会发生类似的情况。�

*龙岭人只见雷声不见雨来*

在媒体的报道下,龙岭村被癌症困扰多年的事实终于引起了政府和社会的关注。据报道,中央政府曾做了批示,省地县镇各级领导也几次来龙岭调查、取样、分析、化验。可是这些各级领导走后,就没有 下文了。村民们对基层领导多有报怨。村民马杏嫱说:�政府的态度不怎么好, 好像不太重视,基层领导不往上反映,所以高层领导就不知道。因为乡里和镇里不可能向上反映坏消息。�

*龙岭是基层干部的包袱*

村民李小宁说,中央好像对这个事情还是很关心的,但是到下面,落不到实处。李小宁告诉美国之音,作为基层领导的瓜坡镇镇长,更是把龙岭的事看作是个负担,不愿意解决村民的疾苦。李小宁说:�我们镇长当时就说,我在瓜坡镇干了5、6年了,都没有到你们龙岭村来过,这次,你把我整得一个月就来了5、6次。�

村民李小宁无奈地说,我们的苦到哪去说,给谁去说,也没办法去说,没地方去说。到哪去说,都没有人理你。

*这样的解决办法更危险*

据报道,瓜坡镇和马泉村两级政府为了应付上边交代的工作,决定把龙岭村民从山顶上搬迁到半山腰的沟里。然而,1984年一场大雨引发的泥石流,冲了当时住在沟里的两户人家,险些酿成大祸。村民们说,搬到那里,还不如死在上面。马杏嫱说,她愿意搬家,但不是现在这个地方。她说:�我愿意搬,但是现在搬的那个地方,我是不可能去的。很不方便。就是搬到那个地方,吃的还是这里的粮食,喝的还是这里的水。只不过是睡觉,挪了个地方。那咋能不生病呢。要搬远一点,肯定愿意。�

龙岭村长万印功说,这个山沟一直是个险区,过去经常发生滑坡,原来住的一些人都早已经搬走了。那里没有地方种菜,还要到城里去买。在这个地方住,在山顶上吃饭,干活,而且吃的还是原来的粮食,喝的还是原来的水,根本问题不但一点没有解决,反而老百姓还要住在一个比以前还要危险的地方,当地政府这样解决,确实感到头疼。

*国家再不管这个村就灭绝了*

龙岭村长万印功的父亲和爷爷都死于癌症。 父亲得胃癌,55岁去世,爷爷得的是膀胱癌,没有活过60岁。他说,基层领导根本不面对并承认龙岭村民陆续死于癌症这个现实,更没有采取有效和果断的措施,更令他不解的是,村镇领导还处处为难他。他希望政府作主,真正帮助解决龙岭的问题。他说:�我们不是因扶贫名义向政府要钱,要东西。而是因为这个病死了这么多人,向国家政府反映,看看政府能不能治理,让龙岭的下一代能活下来, 如果治理不了,能不能让龙岭的乡亲们疏散搬迁。�

村民李小宁为了帮助龙岭村解决眼下的问题,自费几百元,安装了一部无线电话,方便村民同外界联系。他爷爷和爸爸都是被食道癌夺去了性命。他爷爷50、60岁就去世了,他爸爸63岁病故,他岳父也是死于食道癌。跟他爸差一年,前后脚地走了。他希望国家能管这个事情,能让大部份人走出这个充满癌症病魔地方。要不然,他也只能远走高飞。他说:�如果实在国家不管这个事情,我到时候也要走,把小孩和媳妇一领都要走,因为这个地方确实害怕,没办法再在呆。哪怕我在外边打工,混几年也行。因为不搬,在这个地方住,再过几年,再不管的话,我估计这个村子就没人了,最多再过个20、30年,这个村就没人了,不用国家管,这个村就完了,就没有了。�

龙岭村长万印功说,质朴的龙岭人并不是不留恋生养他们的土地,只是他们再留恋下去,再过几年,挥之不去的病魔将会把他们全部吞噬。他说:�我们的目的就是这样,让下一代继续活下去,现在落得这个程度,老百姓的情绪低落下来。现在咱们政府把事情弄成这样,不知道到哪一代龙岭村就彻底不存在了。�

自从今年3月村镇政府让龙岭村民从山上搬下来,时间已经过去8个多月了,可还是没有一户村民搬进只盖了12间的没有门窗的土坯房,而且绝大多数村民也交不起3千元的入住新房的费用。有些村民说,即使他们搬进新房住,吃的粮食和蔬菜、喝的水都没有变,也不会解决龙岭村民不断死于癌症的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