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俄罗斯在反恐怖战争中的角色(中) - 2001-12-08


主持人:阿斯伦德,索南费尔特提到说,俄罗斯维持武器出口的需要对他们的经济很重要,科恩也提到说,俄罗斯在加入反恐怖联盟的时候,对他们长远的经济未来有自己的看法。你是否认为,俄罗斯未来在经济上会更加重视与西方合作,而不是过度依赖向伊朗和伊拉克等国家出口武器?

阿斯伦德:是的,俄罗斯对伊朗、伊拉克等国家的武器销售,只占俄罗斯出口总值的百分之一。所以武器销售比石油价格一桶调降一美元的影响还小。这对俄罗斯今天的外交政策不是一个主要的障碍。

科恩:让我补充有关伊朗和伊拉克的议题。我认为,这两个国家目前在美国-俄罗斯关系和俄罗斯利益中的位置和以往很不同。俄罗斯在伊拉克有过去的利益和未来的利益。过去,伊拉克对俄罗斯欠下债务。只要继续对伊拉克实行制裁,这个债务是无法还清的。

主持人:这笔债务有多少?

科恩:以1985年的价格来说大概有七十亿美元。用利滚利来计算,大概是一百到一百二十亿美元。这是一大笔钱,但事实上,萨达姆・候赛因没有办法偿还这笔债务,因为他受到经济制裁。他可以卖石油来换取食品,但是这很有限。未来的兴趣是一个叫西古尔纳的油田。但是只要一天对伊拉克施加制裁,西古尔纳就一天没有办法被开发。所以我主张,俄罗斯和美国合作推翻候赛因政权,解除对伊拉克的制裁体制,让伊拉克偿还积欠俄罗斯的债务,以及能够开放西古尔纳油田,这些都对俄罗斯有利。

主持人:这会发生吗?

科恩:我希望如此。我希望我们不要目光短浅,而应该继续和俄罗斯发展出阿富汗议题以外的合作关系。在阿富汗问题上,俄罗斯确实给美国提供了帮助;没有俄罗斯的合作的话,我们不会在阿富汗获得如此出色的胜利。

主持人:俄罗斯在这个胜利中最大的贡献是什么?

科恩:在这场胜利中,包括国防部长伊万诺夫在内的俄罗斯军方的初步反应是,中亚不可以有美军部队的存在。在普京接到布什的电话之后,伊万诺夫的意见被普京否决了。因此,假使俄罗斯封锁美国通过中亚到阿富汗的领空,假使俄罗斯对塔吉克斯坦或是乌兹别克斯坦施加压力,禁止美军部队进入这两个国家,我们在何处部署我们的部队、从何处取得空中势力等就会有严重的问题。而且美国可能也不会和俄罗斯合作,及时提供北方联盟进攻时使用的军事装备。不要忘了,北方联盟原本是一支无力的乌合之众组成的军事力量,假使没有俄罗斯和美国方面提供的协助,他们绝对没有办法达到他们目前的军事成就。伊朗方面又不同了。在伊朗方面,俄罗斯透过出售两个核反应堆和精密的武器而获得长期的进账。这是最难解决的问题。我没有看到布什政府想出什么能够满足俄罗斯的方案来说服俄罗斯,要他们和美国合作并放弃和德黑兰的这个为期五年左右的七十亿美元的武器销售方案。

主持人:索南费尔特,911袭击事件发生的前一年,你在一个研讨会上说,“普京的许多政策是由一个整体的羞耻感,和恢复国家自尊心、恢复俄罗斯在国际社会上的威信,并反击美国常常被视为过度的全球支配力的需要所形成的”。在你说过这番话的一年之后,事情有了哪些变化,还有,这个是普京恢复俄罗斯在世界上的领导能力的机会吗?

索南费尔特:我认为这些潜在的动机或因素没有消失。大约一直到911事件发生的时候,俄罗斯人一直试图和中国组成一个反对美国等国的所谓霸权主义的阵线。有意思的是,九月发生在美国的这件事,特别是阿富汗以及本拉登和他的同夥的行动,赋予了俄罗斯某种程度的重要性,例如他们的领空和对美军在中亚的存在的接受度,现在都成了重要的了。

附带的说,对同样支持我们在阿富汗的行动的中国来说,这种发展不太妙。中国刚刚把乌兹别克斯坦纳入他们的“上海六国团体”之后,他们就看到美国在那里出现军事存在。因此,我认为前一、两个星期刚刚有俄罗斯人说过,美国人之前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那么的依赖我们,也许除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之外,因为他们要利用经由我们和中亚的领空到阿富汗。这给俄罗斯人,还有普京个人一种他们很重要、被重视、不能被忽略或是侮辱的感觉。

这种态度也反应在他们对北约组织的态度上。俄罗斯显然放弃了对北约组织的扩充的抗议,换取一种让俄罗斯觉得他们和北约组织在面对双方有可能合作的议题的时候,两者之间有某种程度的同等地位的关系。这也给俄罗斯一种他们是存在于西方世界的架构中的归属感。

此外,还有世界贸易组织的议题。如果俄罗斯改善和美国以及其他西方国家的关系,这将表示俄罗斯终究会得到其他国家的支持,和中国一样加入世贸组织,因为美国和欧盟十分重要。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过程经过良好的协调,结果挺成功的。我认为这是俄罗斯所希望的。因此,有可能俄罗斯的这种自己造成的不满和疏离的感受,终于可以减少。很难说,这种感受能不能在这个世代的俄罗斯人当中完全消失。但是我认为,这种不满的感受和这种被侮辱的感觉可能会有一些正面的消除。

此外,有一种态度常常出现在老一辈的苏联人身上,现在还存在于俄罗斯精英阶层的身上。这种态度是,他们不是把冷战的结束看作是西方的重大胜利,而是苏联的一连串的让步,比如:撤出东欧,允许德国的统一,和其他许多苏联内部的改变。许多俄罗斯人觉得,他们没有因为做出这些让冷战结束的重大步骤而得到应得的补偿。我不是要帮他们做心理分析,我不想要这么做,但是俄罗斯人有这一份冗长的清单,我认为这仍然在困扰着他们的国家自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