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俄罗斯在反恐怖战争中的角色(下) - 2001-12-08


主持人:然而,从另一方面来说,阿斯伦德,你曾经主张过说,俄罗斯的经济情况比大多数人所描绘的还好,而且俄罗斯的经济发展使得美国和俄罗斯处于同一个阵营里。剑桥大学出版社最近要出版阿斯伦德一本关于资本主义在前苏联和他的附属国家的成长的新书。

阿斯伦德:是的。你可以说,1998年8月俄罗斯的金融崩溃敲醒了俄罗斯的精英阶层。他们理解到,他们不能搞半个资本主义,他们需要真正的资本主义。他们意识到,他们需要振作。而这正是他们在过去三年中所做的。结果非常好。俄罗斯过去三年的平均经济增长有百分之六,而且这个成长不会停止,因为俄罗斯今年已经实施了相当大的改革,明年就可以看到效应。光是在今年,俄罗斯的所得税一律是百分之十三,这是西方国家只能梦想的。而且俄罗斯的商业所得税会在明年降低到百分之二十四,这会制造更多的经济成长。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预期俄罗斯每年会有百分之六的增长。因此,我不太担心索南费尔特所担心的事。那些人是要被历史淘汰的人。普京身边现在有一个完全不同的年轻世代,而这些人目前在政治上有实力。

主持人:许多人担心,在俄罗斯早期的“蛮荒东部”时代出现的犯罪资本主义阶层以及俄罗斯的黑手党关系,和车臣的黑手党及恐怖组织之间存在着有系统的经济联系。这对俄罗斯经济来说是一个大问题吗?

阿斯伦德: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大问题,而是一个天大的误解。在犯罪领域中已经有一个巨大的转变。在俄罗斯民主化和共产主义崩溃之后,我们马上在1989年到1993年期间看到俄罗斯和大部份的前共产主义集团国家中的犯罪率上升了大约一倍。首先,犯罪变得有组织。人们所谈论的黑手党已经是历史了;那是1994年和1995年的事。在那之后,大企业家、那些寡头政治家,设立了他们自己的安全部队并将所有的钱取走。因此,俄罗斯从1996年到1998年出现的是寡头政治。

主持人:现在寡头政治也在某个程度上逐渐消失了吗?

阿斯伦德:寡头政治已经被淘汰了,已经消失了。那些寡头政治家已经受到约制。我们现在反而见到犯罪行为被执法机构内在化。所以你可以说,执法机构的犯罪情形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严重,如果这种情形是像现在一样,集中在少数几个执法机构之中,是比较容易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认为,这在经济方面和法律方面对普京来说都是一个关键性的挑战。

主持人:科恩,你同意这个看法吗?

科恩:这个嘛,我希望事实和安德斯描述的那样乐观。世界银行的调查报告指出,俄罗斯官僚制度的犯罪情形和腐败状况十分严重。这是一个做生意的代价,把西方投资人吓跑了。在石油和天然气的市场之外,俄罗斯的投资程度仍然比其他任何地方还低,甚至比东欧和中欧的大部份国家还低。所以问题在那里。普京了解这个问题。但是到目前为止,普京还没有成功的清除俄罗斯的官僚制度中的腐败问题,更不要说执法机构了。

阿斯伦德:但是这里并没有矛盾。现在政府官僚拿到的钱减少了;警察拿到的钱增加了。因此警察才是今天真正在勒索企业家的人。

科恩:但是为了取得营业执照,为了创业,俄罗斯人仍然需要通过消防局、卫生检验部门和签署你的文件的那个人,这些人都很腐败。当然,他们的工资太低也是一个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