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听众信箱(2001年12月12日) - 2001-12-13


*参加扣应节目问题要简单明了*

贵州安顺听友张维举先生,几年来一直坚持不懈地给我们打电话,参加各种讨论节目。他最近多次给我们听众信箱热线打电话,自己参加美国之音的讨论节目,经常被打断。我想说,我们的每次节目讨论,都有一个主题,只要围绕主题,提出简洁理性的问题,主持人绝对不会打断您或者任何一个打电话进来的听众的。由于我们的节目时间有限,主持人当然不希望某个听众打电话进来长篇大论却离题万里,这样就把其他听众提问题的宝贵时间给挤掉了。

但是,昨天晚上,张先生再度给我们打电话进来,抱怨在美国之音的电视广播同步进行的[和美国对话]节目中,主持人打断他的讲话。张先生,我看到你的讲话纪录后,再回头调出了星期一的[中国论坛]节目听了一遍。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节目主持人是孙承,请来的佳宾是四川工运人士李强以及美国洛杉矶政治时事评论员草庵居士先生,讨论中国的劳工问题。当草庵居士讲完后,主持人接听了贵州张先生的电话:

节目录音:�你好,贵宾好,我说,中国政治社会观念呢,和价值取向,既没有摆脱陈腐的共产主义意识,又受到西方束缚......�

当张先生说到�西方束缚�的 时候,主持人说,您所说的�西方束缚�,是什么意思,能否解释一下。

张先生解释说,是�受到了西方意识束缚�。张先生并没有展开解释一下,为什么说[中国受到了西方束缚],而是接着说:�西方价值意识和价值取向,比如美国吧,现在用已经远远落后于美国的经济发展,现在的经济要求在观念上,尤其先进的......�

这个时候,主持人问张先生:我们今天讨论中国的劳工问题,您有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张先生的回答是:劳资问题自己都不会解决的。一句话,工人和资本家在21世纪的社会经济架构中,首先应该被认为是互生互造互存的,也就是说,他们是以互利为基本架构的。

以上我说的,都是张先生的原话,我根据录音纪录下来的,一点都没改。张先生,不知道您听了你自己的原话后,有什么感想。

*叩应节目应该是大家的论坛*

要让我来分析,我认为,你的提问,一上来就拉开了架式从上往下,从远往近地谈大道理,没有切题。主持人先是让你解释你所说的�中国受到西方束缚�的�束缚�如何理解,你没有回答。主持人问你针对讨论的主题有什么问题,他是说�中国劳工�问题,你回答却是劳资问题。这不能说是牛头不对马嘴,但起码还是没有切题。因为很显然,劳工问题是一个大问题,应该包括劳资问题,但劳工问题不仅仅是劳资问题,更是一个社会群体和全社会的问题;而劳资问题,只是说职工和管理阶层或者工方和资方的关系问题。不知道,我这种解释,张先生认为有没有道理。

听了昨天晚上你打给�听众热线�的电话录音后,我找到了几个有关节目的主持人了解情况,他们一致反映,你持之以恒地给美国之音打电话,这种精神是好的,但是,你的问题就在于,往往上来所提的问题,跟我们讨论的主题,离开太远,洋洋洒洒,要绕半天才能回到主题。这样,就占去了其它听众打电话的宝贵时间。中国的劳工问题,这本来是一个大的社会问题,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将成为一个更加引人注目的问题,张先生完全可以理论结合实际,讲讲你身边的人和事,再借打电话的机会,向我们请来的专家学者提出你的问题,这样,不是有很大的收获吗?不能指望你把这个节目变成供你发表你自己的高见的讲坛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