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阿富汗医生谈希望和恐惧 - 2001-12-25


拉希马.斯坦内克扎伊是一位阿富汗妇女,也是一位医生和阿富汗最大医院之一的院长。她在塔利班时期也在管理这家医院。她在喀布尔向美国之音记者马克勒讲述了在塔利班统治下作为医生所受到的限制以及她对阿富汗未来的希望和恐惧。

*履行医生职责*

这是在塔利班逃离喀布尔以后三个星期,一个出生在自由环境里婴儿的第一声哭声。从许多方面来讲,他的出生是幸运的,因为在为他接生的医院,流产和死胎的比率是非常高。拉希马.斯坦内克扎伊医生是喀布尔妇产医院的院长,她是在三年前29岁的时候被塔利班任命的。

这个医院的医生说,当塔利班人员的妻子和女儿开始生病以后,他们决定改变妇女不许接受医疗的禁令,专门建立一个妇产医院。拉希马医生说,她本不想接受,但是为了帮助其他妇女,她还是赴任了。她说:“我自己从来不想当院长。但是,那是政府的需要。我是医生,我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我的职责是给病人看病。”

*医生薪水微薄*

拉希马医生是位著名的内医专家,也是一位年轻的母亲。她和同在这家医院做行政工作的丈夫合作很紧密。她说,有两件事吸引她选择了从医的职业。她说:“我非常喜欢医生的职业,我可以帮助其他人,这也是我父亲的远大目标。”

在阿富汗,医生的薪水很低。妇产医院医生的薪水是每月30美金,后来塔利班为了省钱单方面将30美金砍掉一半。到了今年7月,塔利班干脆连这点薪水也不发了,而将资金用于军事目的。但是,医院所有的人员照样工作,他们尽力维持医院的清洁和正常运作。她接着说:“这是阿富汗人民的文化;我们从来不想为钱而工作。我是医生,我应当帮助贫苦的人,否则,什么是我的工作。甚至在我的私人诊所这也是我们的规矩。”

*妇女受歧视*

如果在这种环境下从医还不够困难的话,那么政治的介入使之难上加难。在塔利班时代,拉希马医生无法参加卫生部长召开的会议,因为她是妇女。她不得不改派一位男人。她又说:“在塔利班时期,我从来没去过卫生部。我丈夫去过,男的可以去,但是不允许我去。这很不好,也是个问题,但是,没有办法,所以我们只得接受。”

我们的采访被打断了,因为医生要同拉希马医生商量一个急诊病人的病情。她作为医生的年代一直都在处理战争带来的影响。她说,最困难的年代是在90年代初期,当时圣战者组织的不同军阀为控制喀布尔而相互残杀。他们向喀布尔发射火箭,造成数万人死亡。

*阿富汗人民渴望和平*

拉希马医生为一些受害者进行了治疗。她最后说:“那很让我伤心。每天我都为受伤的人治疗。我们连续3年没有供电。一些非政府组织帮助了医院,使我们在做手术的时候以及晚上能有电用。但是,我们的供水、卫生和所有的方面都有问题。”

拉希马医生知道,一些对90年代初期攻击喀布尔负有责任的圣战者组织的军阀在目前的阿富汗临时政府中任职。她说,她希望他们将不会重演过去的悲剧,希望国际社会不会允许他们那样做。这样,阿富汗人民才能有机会在经历了23年战乱以后获得他们渴望的和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