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学者对中国政治形势的回顾和展望 - 2001-12-28


在2001年的中国政治生活中,最引人注目的事情之一是中国共产党总书记江泽民七月一号在中共建党80周年之际正式提出三个代表的提法,按照江泽民的说法就是:中国共产党要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吴国光认为,江泽民提出的三个代表的政治含义是多方面的。 一个是加强党的建设,特别是强化党和社会新兴阶层的关系。随着社会上中产阶级越来越多,私营企业主的势力越来越大,中国共产党如果和这些社会力量脱节的话,她的整个社会合法性就会受到置疑,所以共产党需要强化和这一部份人的联系。与此同时,江泽民本人希望在意识形态上有一个突破,来主导权力交替的过程,因为一旦江泽民退休,他的思想路线能不能被下一代领导人继承,仍然是个问号。

吴国光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江泽民必须寻求在现存的体制之外的一些资源,来强化他的影响力,而这个影响力最好来自意识形态。因为,如果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被中共16大接受为党的指导思想,那么,在江泽民还在世的时候,他就是这个党的指导思想最权威的解说者。即使在第四代领导人接班后,他们有不同的想法,但解释党的指导思想的权威,还是江泽民本人。因此,可以保证江泽民的政策为后一代人连续地执行下去。�

* 三个代表对党政结构的影响 *

多维新闻网创办人何频认为,江泽民提出三个代表是为自己树碑立传,希望在中国的权力长河中流下一个标记,同时也是为了延续共产党的统治。他说,�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只不过是为了共产党本身即有的权力体系,奠定更多的合法的理论基础,着眼这样才能拖延他本身的寿命。�

北京之春主编胡平说,江泽民强调三个代表实际上是给他自己造成影响,扩大他在党内和社会上权威的地位,他在党内大力宣传三个代表,实际上是在搞个人崇拜。他说,�通过三个代表的宣传、强调,无非就是为了提高,加强,巩固某一派人的地位,或者是压制另外一派人的地位。归根结底是一种权力的斗争。�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丁学良指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将对中国政坛今后的发展趋势造成影响。他说,�假定江泽民和支持他的人能把三个代表变成中国的一个政策的话,将会对中国的党政结构产生巨大的影响,特别是对中国的政商关系产生长远的影响。这将是今后几年内值得关注的趋势。�

*�资本家入党�不见严重抗拒 *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江泽民在正式提出三个代表的同时,还首次提出允许私营企业家加入中国共产党,在中国政坛引起极大的反响。共产党左派发表公开信,批评江泽民让资本家入党是改变共产党的性质;并且指责江泽民讲话不符合现有的党章规定,违反了最基本的程序。 北京之春总编胡平也认为,江泽民的做法违反了中国共产党的章程:�尽管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领导人做事情很少想到要遵循党章,遵循程序,但是,像江泽民这么明显地违反党章的行为还不多见。这主要是现在共产党和过去共产党有相当大的变化,内部思想远远不象过去一致。�

江泽民提出资本家入党,虽然引起巨大反响,但是受到的挑战却微不足道。何频说,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对江泽民的挑战都是非常微弱的。 因为左派在中国没有实际的权力基础,只有一些失业的工人和退休的老党员支持他们的看法。左派整个不在权力运作范围之内。他们发牢骚,而这又似乎印证了江泽民开明的形像。而右派呢,由于六四事件的发生,江泽民在党内的绝对控制,党内右派势力远远不如赵紫阳和胡耀邦时期那么活跃。因此说,来自左的和右的势力对江泽民的挑战形不成气候。

何频强调说: 江泽民提出�资本家入党�不仅没有给他造成什么负面的想像,结果更是,江泽民成为一个大赢家,因为利用这些毫无实际作用和力量左派分子的发牢骚,塑造了江泽民开明的形像。 何频进一步指出,江泽民让私有企业家入党,并不是改变了共产党的性质,而只是让权力和金钱更有机地结合在一起,使共产党控制更多的流失在社会上的精英分子,从而加强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力度。把私有企业家吸收到共产党内部来,使共产党权力和金钱的交换更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因此说,让资本家入党对于共产党政权的稳定是有功利性作用的。

* 推测胡锦涛的前途 *

2001年另外一件引起海内外揣测和评论的大事就是第三代领导人向第四代领导人的权力交接。自1980年代起,中国共产党逐步推动干部年轻化和梯队接班,作为废除干部终身制的措施之一。20年来,省部级以下的干部退休制度已经完全确立。可是,属于权力金字塔顶端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离退休年龄,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从目前来看,未来第四代中国领导人的选定, 将是党内各派系斗争并最终维持政局相对稳定的共同利益下实现妥协的产物。虽然最后分晓要到明年秋天16大召开之时,国家和地方领导人人事上的变动已经提上日程。观察人士指出,目前的省市委书记,省市长大洗牌,就是明年中央领导人形成的前奏和铺垫。

多维新闻网创办人何频说,尽管外界各种评论和预测似乎显示胡锦涛作为第四代领导人的核心,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实际情况则很难预测。胡锦涛最近频频在一些重要场合曝光,也极有可能在明年16大的会议上以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导人姿态出现,至于胡锦涛作为第四代的核心这一问题,现在完全看不出来。何频说: 江泽民从来没有讲过第四代领导人的说法,也没有讲过第四代领导人的核心就是胡锦涛。邓小平的时候,他还非常明确的讲过胡锦涛是第四代领导人的核心,但是江泽民不讲胡锦涛是第四代领导人的核心,那么胡锦涛在中国未来领导人的地位实际上没有得到确定。 何频还指出,现在江泽民是集中党政军大权于一身,16大以后,江泽民是不是把三个权力交给胡锦涛,对此他表示怀疑,他更相信胡锦涛接班,可能接一部份,并不会像江泽民那样全面性的接班,16大胡锦涛全面接班的可能性很低。

* 共党领导权力没有民选基础 *

谈到中国领导人的权力问题,北京之春总编胡平认为,他们的权力相对而言是相当脆弱的。他说: 在民主社会里,公民投票最后决定国家的领导人,在古代是血统世袭来决定一国的君主。但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则既不是靠开放式的选举产生的,也没有君权神授作保障,所以就变得岌岌可危。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吴国光在预测中国政坛2002年的前景和走向时说,2002的首件大事,就是中共十六大,会议的首要议程就是共产党高层权力的转移,新架构的确立。他说:中共召开十六大,中国入世后各方面的工作全面展开,这两件事将使社会层面,经济层面和高层权力层面的问题可能会交叉。他预计,中国的政局会相对地比较紧张,因为高层需要小心翼翼,摆平各个派系,不要出现乱子,保证权力的转移平稳地进行,就社会层面来讲,中国需要解决一些社会问题,解决一些行业在入世后可能会遇到冲击的问题,以及社会安定问题等等。总之,2002年不会有太宽松的局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