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重庆律师为深圳工人打官司被停业 2001-12-29


因在深圳专门为工人打工伤事故官司而闻名的重庆律师周立太,最近被深圳市龙岗区司法局以非法从事律师业务为由责令停业。周立太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指责龙岗区司法局侵犯了他作为律师的合法权益,并称已经上告法庭。

深圳龙岗区司法局日前以违反有关法律规定,非法从事律师业务为由,责令重庆律师周立太停止非法执业行为。

周立太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透露,12月24号,他在得到龙岗区司法局责令他停业的通知后,认为司法局的决定有严重的违法性,因此立即向当地法院递交了起诉书。

周立太指出,根据中国的律师法,律师执业可以不受地域的限制,因此他在深圳代理案件并不违法:"我在深圳只是帮助伤残人员打官司。打官司期间是有重庆立太律师事务所发出公函和介绍信的,我本人的律师执照,根据中国法律,每年要经过连审注册。我在深圳执业期间,没有开办事处,也没有挂牌营业,我帮伤残人员打官司,有公函,有律师执照,我是一个合法的律师。"

据广东<<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下属的《南方都市报》报导,今年11月起,深圳恢复律师体制20年来,首次对非法从事律师业务的机构和人员进行了清理,清理活动的重点对象是外地律师坐地收案执业和冒充律师非法执业者。

龙岗区司法局工作人员称,周立太只是在重庆登记注册,并未在深圳的司法部门办理任何登记手续,却在龙岗区租房坐地收案,是属于所谓的黑律师之类,他们称,周立太只有在深圳司法部门办理了正规的登记手续,才具备在深圳执业资格。

重庆市律师协会秘书长吴钰鸿在接受中国官方新华社采访时指出,周立太是依法取得律师执业资格的律师,其执业的重庆立太律师事务所也是重庆市司法局批准设立的合法机构。

吴钰鸿说,在深圳注册的律师可以在重庆执业,重庆执业律师也可以到深圳执业。只要合法取得中国律师执业证,就可以在中国境内任何地方执业,接受委托代理。

周立太认为,深圳龙岗区司法局责令他停业有报复之嫌:"当地政府职能部门认为我从97年以来,一直代表打工仔和伤残人员告他们,严重影响了他们所谓的投资环境,给他们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这是他们收律师执照的根本原因。"

据周立太本人介绍,在当律师之前,他也是一个打工仔,80年到83年在湖南砖瓦厂打工期间自学法律,86年参加第一批律师资格考试并取得律师资格。今年6月16号,经批准,他在重庆开设了立太律师事务所并成为其主任律师。

他说,从97年到现在为止,他先后受理了700多宗因工伤残的外来工的官司:"从97年以来,我先后受理了700多宗断手的工伤案件,其中深圳有六个区,我代表劳工告过五个区的劳动局和社保局,五六百次将政府这些职能部门推向法庭。通过一系列案子,过去一只手只赔3万多块钱,现在一个手能获得20万的赔偿。"

周立太说,从97年到现在,他先后收留了150多位被工厂赶出来的伤残员工与他共同生活,目前仍有30多名伤残人员与他一起生活。因工伤残的原深圳龙岗区坪地镇台资六和塑胶制品厂工人付述林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介绍了请周立太律师打官司的经历:"98年5月31号中午11点30分左右,我的手不幸被粉碎机从手腕那里截肢了,出事后在龙岗区中医医院住院。医院伤残等级鉴定为五级伤残,丧失了劳动力75%。出院后,我向厂方索陪时,厂方只给我3万3千块钱,当时我不同意,我就委托重庆律师周立太帮我打工伤索陪官司。我的官司从98年7月底开始,99年11月份结束。总共索陪金额是16万8千块钱。"

付述林说,周立太律师对伤残人员这样的弱势群体给予了极大的关怀。付述林说,他被工厂赶出来后,被周立太律师收留,周律师管吃管住,不收一分钱。

原深圳坪山群益五金厂工人肖红新说,他99年7月进厂做工后不久,因每天晚上加班到11点,身体适应不了繁重的体力劳动,迷糊之中左手被冲床压碎,后经鉴定为五级伤残:"后来我一直和厂方协商,厂方不愿意给我赔偿,我急得不得了,我就到处找懂法律的人,在书上看到关于周立太律师的介绍,后来,我就在龙岗区找到他,请他帮我打官司。"

肖红新说,他的官司仍在进行之中,但是他和周立太律师对打赢这场官司充满信心。肖红新说,他对深圳龙岗区司法局做出责令周立太律师停业的决定感到不解,他希望世界上应该多一些象周律师那样关心弱势群体的人。

另外,中国官方控制的中华全国总工会虽然在最近几年对违反劳工法和劳工政策的行为进行了一些斗争,但是它仍被看作是共产党的喉舌。<<华盛顿邮报>>指出,中国唯一公布工伤事故官方统计数据的地方深圳,在靠近香港的东部沿海地区有9500多家工厂。据报导,1982年,这里发生了12000多起严重工伤事故,80人死于工伤。工人希望政府给予帮助的努力往往以失败告终。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报导指出,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官员承认,中国工厂安全状况恶劣。但是,他们说,这是中国实现现代化进程中不可避免的阶段。报导援引负责劳工纠纷的一位官员说,中国政府是不会对此袖手旁观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