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教会再次成为媒体焦点 - 2002-01-09


最近华南地下基督教会领袖被判刑,香港商人因为偷运圣经被逮捕的消息曝光后,中国天主教地下教会和基督教家庭教会的处境再次成为关注焦点。

*关押、劳教或判刑宗教人员多少?*

最近有报道说,华南地下基督教会的领袖龚圣亮被判刑,罪名是组织非法教会。随后,又发生了香港商人黎广强偷运圣经进入中国被抓的事情,罪名是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中国去年究竟有多少人因为宗教原因被关押、劳教或判刑?美国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研究员施皮格尔说,根本无法知道确切数字。

Spiegel:"It is almost impossible to know..."

她说:“几乎没有任何办法知道中国到底有多少宗教迫害。中国政府当然不会有任何数字。中国国内的组织,除非是迫不得己寻求国际团体的帮助,否则也不会公布他们掌握的数字,因为外界介入,往往对在押人的处境更不利。”

*地下教会大约一千万教友*

最近一些曝光的案件和中国国内的基督教家庭教会、以及天主教地下教会有关。近年来,中国非官方教会蓬勃发展。美国龚品梅基金会的龚民权说,中国的天主教地下教会大约有一千万教友。美国基督教刊物《生命季刊》主编王峙军说,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的人数在七千万到一亿人之间,不过具体数字难于核对。

*中国宪法规定宗教自由*

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自由的权利。中国官方也有天主教爱国会和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信徒,不愿意参加官方的教会呢?龚品梅基金会的龚民权表示,天主教地下教会是效忠教皇的,但是爱国会并不效忠教皇,很多信徒认为天主教爱国会不是真正的天主教。

龚民权说:“地下教会是效忠于教皇,听命于教皇。爱国会口头上也说效忠于教皇,但是他们是不听他的话的。而且地下教会的主教都是教皇教宗派出来的,爱国会的主教都是中国政府派出来的,不是教宗派的。”

*宗教、爱国、信仰*

龚民权介绍说,过去几年里,陆续有不少地下教会的主教和神父被抓,被强迫加入天主教爱国会。如果不服从的话,就会被劳改,被关押,有不少人到现在已经下落不明。

龚民权说:“苏志明主教给他们抓进去差不多六年了,他是河北保定市的主教,抓进去六年以后,他们推口说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什么都不承认了,所以我们都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至于到底有多少信徒曾经被抓,多少地下教会被捣毁,龚民权表示太多了,无法统计。在基督教方面,美国基督教刊物《生命季刊》主编王峙军说,家庭教会和官方教会最大的区别是信仰本质。他表示,基督徒认为,一切都要以基督为中心,信仰是第一位的。

王峙军说:“三自的教会必须在政府规定的范围之内做事情,和信仰发生冲突的时候必须牺牲信仰中的某些内容来顺从一些非信仰因素或政治因素。家庭教会则要把信仰放在第一位。如果其它东西和信仰发生冲突的时候首先要维护自己的信仰。我认为,家庭教会不会对政府对国家构成任何政治等方面的威胁。”

*教会和世俗政府*

[基督教和中国研究中心]主任赵天恩也说,家庭教会认为,教会工作不应该受世俗政府的管制,所以拒绝向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登记。

赵天恩说:“家庭教会不接受党的领导,在党的领导下,只能个人信仰自由和到三自会里崇拜的自由,就没有宣传、训练传教人,外出布道,带人信主的自由;另外一切政策由党决定,谁当牧师,谁封临牧师,谁不封临牧师,不是教会内部会众决定,乃是宗教事务局决定。这个做法信圣经的人是觉得不合圣经,不能接受的。”赵天恩还说,但是在中国,凡是不向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注册的,一律是非法宗教活动。

*宗教异端数量很少*

赵天恩说:“这种三自会体制之外的宗教活动被中共称为非法宗教活动,如果他们是有组织的,比如说三五个教会合成一个体制,或者是五六百间教会合成一个体制,都是他们自己发展,生的所谓自己的孩子,这样一个组织就叫邪教,不登记不参加三自会的都叫邪教,他们的领导就是邪教的头头。”

赵天恩说,中国确实有异端邪说,最典型的是河南的[东方闪电],他们宣扬现在上帝要审判教会,他们是审判使者,借此进行诈骗。赵天恩说,这些人的行动给教会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但是这些异端在数量上是非常少的,大多数家庭教会成员都是笃信圣经,拥护政府的。

*邪教标准尺度缺乏说服力*

基督教刊物《生命季刊》的王峙军也承认,在家庭教会中,确实有不同派系,有些家庭教会也有极端教义。但是他同时表示,政府确定邪教组织,缺少令人信服的标准和尺度。

王峙军说:“我看香港报纸上列了十四个邪教,其中有几个是我比较了解的,比如河南的方城教会,还有中华福音团契,象这些他们的信仰是很纯正的,很正统的,和海外我们这些福音派信徒的信仰没有什么大的不同的,也被定为邪教,到底是用什么样的理由,什么样的原则,什么样的尺度把他们定为邪教,他们也没告诉我们。这个东西是定得非常无理的。这和政府所谓的宗教自由本身就是冲突的一种做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