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2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在美华人学者追忆王若水 - 2002-01-10


中国著名的政治学者、由于在八十年代公开提倡人道主义而丢掉>副总编乌纱帽和中共党籍的王若水,星期三在美国波士顿因患肺癌而病逝,终年75岁。认识王若水的人都为他的去世感到惋惜,他们说,他无论是为人还是政治品格都令人尊敬,为了坚持真理而宁折不弯。

王若水较早前因晚期肺癌扩散,住进波士顿一家医院的加护病房,近日病情好转而转入普通病房,但九日上午突然病逝。王若水的好友、也被当局清理出中共队伍的老记者戈杨先生说,她本来想和几位朋友一起到波士顿去看望王若水,但是一月五号那一天,王若水托人转告戈杨说,他好了许多,已经转入普通病房,不要戈杨去看他,他要在春暖花开的时候到纽约去看望戈杨。戈杨悲恸的说,没想到若水这么快就走了:“他们知道我要去,所以就劝我不要去,说是春暖花开的时候王若水和冯媛就来了。我说我等着你呀。就是元月5号下午的事情。哎呀”

戈杨提到的冯媛是王若水的妻子。冯媛去年八月成为哈佛大学尼曼基金会的研究员,王若水因此和妻子一起从北京前往波士顿。

王若水是湖南人。一九四六年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一九四八年在北大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五○年到《人民日报》工作,任理论组编辑。在“文革”期间,王若水因上书毛泽东,批评张春桥、姚文元,受到迫害。一九七七年,王若水被提拔为《人民日报》副总编辑。

八十年代初,王若水由于公开提倡人道主义和提出社会主义社会的异化问题,在“清除精神污染”运动中受到官方的批判,并被解除职务。在一九八七年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中,有三十九年党龄的王若水被中共劝退。他在第二年退休。

前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研究所所长严家其对于自己的同行王若水给予很高的评价,说他是在理论上有贡献的优秀理论家:“大家对王若水的印象有两件事情印象很深刻。一件是六十年代他写过一篇文章叫做‘桌子的哲学’。这篇文章据说得到毛泽东的重视,并且引起全国的一次重大讨论,主要讨论思维同存在的关系。第二件事情是八十年代他写了一篇为人道主义辩护的文章。这是一篇思想解放的文章,当时引起中共主管宣传工作的胡乔木的反感,要整王若水。王若水因此受到政治上的打击。王若水确实对中国大陆在理论上有很大贡献。听到他死的消息我很难受。王若水应该说是一位优秀的理论家。”

严家其还说,王若水的政治品格很好,他写了这些文章以后受到胡乔木的压力却没有动摇,而有的地位很高的人却动摇了:“讲到这件事情,大家就会想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有一位担任副院长的人,名字叫汝信。当时在胡乔木的压力下,王若水没有动摇,而同样写文章主张人道主义的汝信却又写了一篇观点截然相反的文章。在社会科学界,在新闻界,王若水在这方面的人格也是令人景仰的。”

曾经因为支持学生民主运动而被中共投入监狱的前中共中央委员鲍彤,曾经多次和王若水一起开会,他认为王若水是敢于坚持自己的主张的人,对于王若水的去世感到悲痛:“他是一个有学问的人,他研究问题的态度很严谨。他也是一个坚持原则的人,他对经过研究以后认为正确的主张是坚持的,认为不正确的主张是不屈服的。我觉得这是一位有原则的学者,是很难得的一位学者。我对他去世表示悲痛。”

王若水以前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曾经谈到,他早年看清国民党的腐败后,抱着救国救民的理想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立志为民族和人民贡献自己的一切。可是,到了晚年,他对共产党和马克思主义有新的更深刻的认识。他并没有完全否定马克思主义,而是经过对马克思主义的深刻思考之后,采纳了西方的一些价值观。他对自己的评价是人道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者:“我可以说是人道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者,或者说是修正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者。”

王若水在去年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共产党面临的最大威胁不是敌对势力,也不是法轮功,最大的敌人就是它自己,就是自己的腐败。他说,如果共产党拿出镇压法轮功的一半力气来整治腐败,现在的政治风气和社会风气就会好得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