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诗人北岛去年获准回国探父 - 2002-01-21


据报道,流亡美国的诗人北岛去年获准返回中国,探望病重的父亲。流亡海外的作家说,最近中国政府对于流亡作家出于人道原因回国探亲的案例,处理上似乎有所宽松,但还是有所限制。

*十几年第一次回国*

据了解,中国当代最有影响力的朦胧派诗人北岛去年获准回国,探望病重的父亲。这是北岛十几年来第一次回国。北岛目前已经返回美国,但是表示不愿意接受采访。他说此行的目的单纯是要看望病重的父亲。

除了北岛以外,流亡诗人孟浪去年十月也曾回国为母亲奔丧,恰好赶上父亲过世,见到了父亲最后一面。在美国的[中国独立作家笔会]的诗人贝岭认为,中国政府对流亡人士回国看望病重或过世的父母,似乎有所放宽。

贝岭说:“最近这一两年逐渐有宽松的趋向。总体来讲,中国政府都能够允许他们回去,基于人道主义考虑。象孟浪是母亲病故,他立刻就回去,回去结果下了飞机,父亲又病故,如果中国政府在飞机场滞留他,他就没法见到父亲最后一面。从这一点,中国政府在海关没有进行任何滞留,我认为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

*九四年回国被扣后遣送美国*

贝岭说,北岛1994年的时候曾经返回中国,但是在北京入境时被扣留,向他提出条件,北岛没有接受,结果被送上飞机,遣送回美国。

贝岭说,不清楚北岛这次回国是否也有附加条件,但[中国独立作家笔会]在欢迎中国政府基于人道原因,放宽对流亡作家回国的限制的同时,也要求中国政府不要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保证他们做为中国公民来去自由的权利。

*上海派出所找孟浪谈话*

孟浪说,在他回国期间,上海街道派出所和上海市公安局的警察曾先后几次和他谈话。他说,谈话听起来似乎是没有什么特定的目的,但主要感觉是,他们知道孟浪在海外的情况。

孟浪说:“一方面似乎是让我觉得他们没有太多的恶意或敌意,希望我感受他们的善意,可能是这样;另外一方面,毫无疑问,他们也通过他们的谈话,哪怕是比较客气的谈话,也在释放一种信息,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暗示性的警告,你在海外的所有情况他们是了解的,意思是你应该知道怎么样做或不做。”

*言论自由改进畅所欲言无门*

孟浪是1995年离开中国的。他表示,他这次回国期间,也见到了过去的一些作家朋友,看到了中国的变化。他说,中国的言论自由确实有所改进,但还是不能完全畅所欲言。

孟浪说:“国内比如说有《读书》杂志,有《天涯》啊,有一些知识分子比较关心的杂志,或者说作家比较关心的杂志,无非作者在给这些杂志写文章的时候的那种自我审查不会象二十年三十年以前那么紧了,这种限度在扩展,但不管扩展多少,还是有限度,那就是一个公民还是不能完全畅所欲言地表达自己的政治意见,最主要的是政治意见,文化意见,等方面的立场态度。”

*海外写作困难障碍多*

诗人贝岭本人也是流亡作家。他说,做为一个作家,流亡海外会给自己的写作带来很多困难和障碍,但即使是很多能够来去自由的作家也情愿在国外定居,为的是创作和身心的自由。

贝岭说:“流亡作家,最大的影响是,你在一个非母语的环境,首先你失去了一个母语的文化土壤,那么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先天性的致命伤,紧接着就是说你甚至失去了和母语土壤里最优秀的知识分子文化氛围的直接接触和了解,这部份又是一个伤,第三部份就是你没有办法,假如你借居国家的语言不好的话,你所在国家的语言不精通的话,你也没有办法和这个国家的文学文化进行交流,在这些情形下,对一个作家当然是致命的打击,对一个流亡作家。但是对于作家来讲,写作的自由,思考的自由和他们身心的自由可能比这些不幸更重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