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将控制军民两用技术出口中国 - 2002-01-24


美国情报部门前不久公布一份报告说,中国准备在未来十五年中把更多带有核弹头的洲际导弹对准美国本土。美国国防部主管技术与安全政策及反武器扩散事务的副次卿布朗森上星期在美中安全审查委员会作证时说,美国对中国的军事现代化进程感到忧虑。布朗森说:“中国已经开始进行一项雄心勃勃的军事现代化计划,包括核武器的现代化。中国的军事现代化、再加上它在武器扩散方面的不良记录,使我们对中国未来外交和安全政策的发展方向产生了许多疑问。”

*98年来禁止使用中国火箭*

针对中国的军事威胁,美国政府实行了以出口许可证制度为中心的出口控制政策,以加强对双重用途的商用产品和技术对中国的出口控制,其中包括商用卫星以及高速电脑对中国的出口。1998年以来,美国已经完全禁止美国的卫星装置由中国的火箭发射升空。美国国防部副次卿布朗森说:“我们设置了专门的卫星发射监控部门,专门用来审批出口许可证,并且设立和实施有关美国制造的卫星装置在外国火箭上发射升空时如何不泄漏技术的计划。”

*高速电脑出口新规*

在高速电脑对中国的出口方面,美国政府最新的规定是,理论运算每秒一亿九千万次以上的电脑都要通过专案审查才能出口到中国。目前,美国对具有军民双重用途的商品和技术对任何国家的出口都在实行出口许可证制度,但是对北约及其它盟国的出口基本上实行的是许可证免签的政策,而对中国的出口就大不相同。美国商务部主管出口事务的助理部长约胡姆说,对中国出口这类商品所需要的许可证比对大多数国家的都要多。事实上,在过去几年中,美国商务部收到的出口许可证申请中最多的是对中国的出口申请。他说,美国出口控制政策的焦点是中国。约胡姆说:“中国是我们出口控制政策的焦点,因为中国的军事力量不断强大,而且进口这些商品的中国公司参与了武器扩散活动。”

*中国寻求技术别有他方*

不过,美国目前以中国为焦点的出口控制政策遭到了一些工商界人士的批评。美国辛辛纳提机器公司是美国航空模具的主要生产厂家之一。公司主管营销的副总裁斯托里说,申请出口许可证通常需要长达一年的时间,大大影响了产品的竞争力。托里说:“美国目前的出口控制政策对美国模具生产商的影响很大,降低了我们进入中国这个最大的民航制造业市场的力度,降低了我们跟欧洲和日本制造商的竞争力。”

前美国国务院官员、多次代表美国参与武器和技术转移国际谈判的路易斯也在美中安全审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说,中国在得不到美国有关商品和技术的时候照样能从其它西方工业化国家采购到类似的产品和技术。路易斯说:“一些人说,中国从美国获得商用技术,然后把它转为军事用途。我认为情况并不是这样。中国采用的是更加明智的做法,那就是直接从美国以外的国家获得军事技术和武器。美国的商用技术对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很重要,但是这些技术中国都可以从其它西方工业化国家获得,这些国家不象美国那样对中国感到忧虑。其它拥有先进武器和工业技术的国家愿意继续向中国出口。”

*不抢生意条款没有约束力*

美国政府跟其它西方先进国家达成了一些国际性协议,其中包括在一个国家实行出口控制的时候其它国家不趁机抢生意的条款。不过,美国国务院主管武器和技术不扩散项目的副助理国务卿范迪彭承认,这项条款并没有法律约束力。范迪彭说:“这些协议中的互不抢生意的条款是不具有禁止或者否决权的。如果一个国家通知其它协议签署国它拒绝签发某项产品的出口许可证,那么其它国家必须先跟那个国家协商,才能对同一个产品颁发出口许可证,但是这并不表明其它国家就绝对不能颁发许可证。”

华盛顿一家代表欧洲出口公司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对美国之音记者透露,欧洲有很多公司、特别是一些中小型公司并没有真正履行这些协议,他们在美国拒绝签发出口许可证的时候,仍然在向中国出口敏感的技术和设备。

*经商不忘国家安全*

美国官员表示,美国将继续努力寻求盟国的支持,共同控制向中国出口具有军民两用功能的产品和技术。美国国防部副次卿布朗森还敦促美中安全审查委员会在提出政策建议的时候,在顾及工商界利益的同时不能忘记国家安全。 布朗森说:“我们面临来自中国的挑战是,一方面我们希望成功地角逐中国巨大的市场,另一方面又需要通过有效的武器不扩散政策等方式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我们的挑战是要在这两者之间找到平衡。”

*国会需尽快通过新法*

美国国务院副助理国务卿范迪彭则敦促国会尽快通过新的出口管理法案。他说,目前的出口管理是基于行政命令而实施的,因此不是很有效。美中安全审查委员会委员墨莱在接受采访时说,出口管理法案已经获得国会参议院的通过,但还有待于众议院的批准。墨莱说:“众议院里有很多不同的委员会,他们在这个问题上有相当不同的观点,看起来,他们现在还无法达成共识。这是众议院存在的问题。”

美中安全审查委员会是美国国会根据2000年10月31号批准的一项法律而建立的一个咨询机构,它的任务之一是向美国国会和总统提供有关如何处理美中关系的建议。美中委员会的12名委员在上星期的听证会上听取了政府官员、工商业人士以及专家学者的证词、提出了疑问,并且表示在权衡各方面的意见之后于今年六月向国会和美国总统提出检讨针对中国的出口控制政策的报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