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银行系统腐败:问题与对策 - 2002-02-02


在中国银行纽约分行被中美两国金融管制当局罚款之后,中国银行又爆出几宗重大腐败案,其中包括一起1949年以来最大的侵吞银行资金案。研究中国金融系统的经济学家对解决中国银行系统存在的这些问题有何对策呢?

针对中国银行业存在的种种弊端,《远东经济评论》最近发表文章说,如果北京不进行深入的体制性改革,加快国有银行和公司的出售,就会继续滋生出与银行有关的腐败,也就很难说另一个王雪冰会从哪里冒出来。

*银行私有化不解近急*

但是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研究中国经济的资深研究员拉迪和花旗集团经济师黄益平都认为,将国有银行私有化在近期内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拉迪说:“长期来看,政府显然希望摆脱银行业,但是短期或是中期内不能这样做,因为最大的一些银行不具备偿债能力。在一个银行的净资产为负数的情况下,即使政府和党愿意放弃拥有权,也不会有人愿意购买这个银行。”

*光有行政措施不够*

拉迪说,中国从95年左右开始采取一系列改革银行系统的措施,其中最重要的就是90年代中期通过的中央银行法和商业银行法,规定银行要自负盈亏,给予中央银行监管银行业的权力,成立一些政策银行,来取代一些银行的政策性贷款功能,以及成立资产管理公司来取消银行资产平衡表上的大量坏帐以及建立一个回收部份坏帐的程序等等。但是花旗集团的黄益平认为,在实施这些措施的过程中,一个重大缺陷就是缺乏系统性,而且往往采取的是行政性手段,因此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加强银行透明度*

拉迪认为,中国成为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之后,外国银行进入中国市场所带来的竞争将会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解决中国银行系统存在的问题,但是在前五年,外国银行的竞争将是非常有限的,因为根据中国签署的协定,外国银行只有在中国入世五年后才能得到所谓的“国民待遇”。发表过多本有关中国经济问题专著的拉迪对于如何解决中国银行系统的问题提出了下列对策。拉迪说:“首先,必须加强透明度。银行必须公布更准确的财务报告。在银行的不良表现因为提供的信息不足而被隐瞒起来以及隐含的问题因为会计方法而被缩小的情况下,很难推行改革。”

*政策与商业贷款分开*

拉迪说,中国在采纳国际会计标准以及加强财务公布的透明度方面已经做出了不少努力,但是道路还很漫长。其次,必须真正地把政策贷款与商业贷款分开。拉迪说,中国5年前就开始这样做,但是并没有把二者真正地分开。只要银行仍然被迫放贷,来满足政治目标,就不可能发展出一个完全商业化并且有效分配社会资源的银行系统。拉迪还特别强调了银行高级官员独立性的问题。

*建立董事会*

拉迪说:“第三点,需要彻底重新检讨党在任命银行高级官员中所起的作用。这是一个根本的问题。王雪冰的案子就很说明问题。我认为需要改变公司的管理方法,让独立的董事会、而不是共产党来选择银行的管理人员。”拉迪最后建议让中央银行拥有更强大和真正的监督和管理权力,必须能够免除低效或是腐败的银行管理人员。

*保证管理独立性*

《远东经济评论》的文章也认为,应该建立中央银行管理委员会,但是必须保证这个监管机构的独立性。看来这些建议已经得到了中国有关当局和研究人员的重视。据报导,即将召开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的重点就是讨论中央银行的独立性以及设置银行监督委员会。美国花旗集团的经济师黄益平认为,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把银行当作真正的银行来经营,以及引进现代的经营方式。黄益平说:“可能最关键的是在改革开放过程当中,总体的一条就是要把银行办成像银行那样。我觉得政府在这方面已经做出了很多,给他们引进新、现代的方法,包括会计、监督的办法和多做一些风险评估机制等等。我觉得都很重要。”

*存款人监督银行*

黄益平也特别提到了加强监督机制的重要性。他指出,这不仅是要加强中央银行对其它银行的监管,而且还要加强市场对银行业的监督,一个办法就是取消国家对所有银行存款的担保,改用存款保险制度,让存款人对银行进行监督。在中国银行纽约分行被美国当局罚款一千万美元之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和中国银行行长立即表示欢迎,认为这个举措有利于中国银行业的健康发展。经济学家拉迪和黄益平都对此做出了非常积极的评价。

黄益平说:“一个是认识到这个问题确实比较严重,所以政府本身现在对这个银行做进一步调查和处理。不光是中国银行,可能其它部门也是一样。那么,第二个方面,反映出来的就是说,现在也慢慢接受所谓国外的这些做法,或者说比较标准化的做法。它这样做,表示本身的态度可能也使得国外对中国改革或是对银行改革加强信心。”

*中国银行改革积极面*

布鲁金斯研究所的拉迪说,中方的合作态度反映了中国改革银行系统的决心。拉迪说,“我认为,我们在调查中所看到的情况反映出了中国积极的方面。中国所有有关各方都与美国货币控制办公室的调查人员进行了全面的合作,不仅乐于提供所有的信息,而且乐于接受美国监管人员提出的改革要求。我认为,这个事情最后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 拉迪说,这不仅是一个积极的迹象,而且是中国改革银行系统努力中最积极的一件事,表明中国高级官员充份意识到他们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