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前安然雇员眼中的前董事长 - 2002-02-08


美国能源贸易公司安然公司的前董事长肯尼斯・莱预计很快将在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不同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受到质询。他曾拒绝到国会就安然公司的财政崩溃自愿作证,但是现在他不得不出面。安然前雇员非常想听到他在国会听证会上说些什么。

*要调查就要查出个结果来*

安然公司前雇员急于听到肯尼思・莱回答国会议员提出的问题,希望他不会像一些其它安然高层管理人员那样申请宪法第五修正案的保护。前安然雇员麦克・拉斯利说,他对安然公司状况的了解仅仅是从新闻报道来的。拉斯利说:“安然还没有关门了事。我是说,虽然是现在这种局面,但是我们得到的感觉是,‘我们还没有倒,我们会渡过这一难关。’”

拉斯利一直在一边打零工维持生活,一边找新的工作。但是这位安然公司的前雇员理解肯尼思・莱以及其它安然高层管理人员为什么不愿意作证。拉斯利说:“我不敢肯定国会这些委员会的听证会有什么结果。如果这是一个犯罪调查,那么应该调查出个结果来。如果这是联邦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调查,不管安然这些头儿违反了什么法律,他们都应该被当作罪犯对待。我觉得光是华盛顿的各个委员会折腾一通也不是回事,有人会明哲保身,说,‘我不想在这次调查中受到牵连。’我觉得我们需要找到正确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不要把一个人拖到公众面前受一顿鞭笞了事。”

*希望他不要援引第五修正案*

珍尼弗・加利翁以前在安然公司财政数据部门工作。她一直在密切注视事态的发展。加利翁说:“是的,我天天看有关报道。我希望知道事情的进展,因为安然的破产对我的生活造成了巨大影响。我以前在康柏克电脑工作,在被康柏克解雇后,开始在安然工作,刚工作了七个月就又被解雇了。所以我当然十分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加利翁希望肯尼思・莱在国会各调查委员会作证的时候不要有所保留。加利翁说:“我很想听他的解释,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我希望他不会请求第五修正案的保护,因为这样一来他会显得更加有罪。即使他做了什么错事,如果他说真话的话,我认为这对他、对安然、对安然的前雇员都有好处。”

拉斯利也这样认为。他说:“我希望真相能够被暴露出来。如果不是犯罪性质的,那就算了。如果是犯罪性质 的,他们就乖乖去坐牢。但是这件事最好能有个结果,让人们明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如此。最好有人能站出来说,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我们没有做任何不法行为,或者我们知道我们错了,总之告诉我们真相。”

*他做过好事希望他知无不言*

几个星期来,每天都听到两三条有关安然的新消息,这使得安然的故事象连续剧一样。拉斯利说:“还真是这样。回顾发生了的事情,你简直不能相信这样的事会发生在世界上第七大的公司。简直太荒唐了。”

加利翁对肯尼思・莱并非全盘否定。加利翁说:“我觉得他也做了一些好事,他离开安然本来可以得到一笔钱,他决定不要这笔钱,这显示了他的同情心。我想这笔钱是六千五百万美元。”

但是加利翁对莱也有所疑问。她说:“他知道些什么?事情是怎么回事?他什么时候发现的?我希望他回答这些问题。他是什么时候发现问题的?如何发现的?他是不是一开始就牵连了进去,如果不是,谁开的这个头?最后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他为什么让这种事情发生在他的雇员头上?”

肯尼思・莱定于下星期二在众议院商务委员会作证,两天后他将在众议院银行和财政委员会作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