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基督教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 2002-02-11


中国宗教问题专家日前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布鲁金斯研究所举行了主题为“中国教会和国家”的研讨会。一些专家介绍并分析了当今中国基督教会的现状以及存在的问题。

在布鲁金斯研究所的研讨会上,来自中国和美国的宗教问题专家,介绍了中国罗马天主教以及基督教新教的现状。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哥分校社会学教授马德森指出,邓小平执政后,中国宗教界空前活跃。马德森说:“邓小平的改革政策为宗教活动提供了新的机会,各种形式的宗教活动纷纷涌现。根据中国官方统计,中国目前至少有一亿宗教信徒,其中天主教徒有四百万,但是这个估计仍然过低。我认为,实际数字要高出两三倍。”

马德森指出,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垮台、社会流动性的增强,政府压制宗教能力的减弱以及与外部世界恢复接触,是中国宗教复兴的主要原因。马德森还回顾和分析了中国官方罗马天主教会和梵蒂冈的关系。马德森说:“梵蒂冈是西欧唯一和台湾保持外交关系的国家。它表示愿意放弃台湾,转而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邦交,作为交换条件,梵蒂冈希望能对中国天主教徒的宗教生活有更多的控制权。”

据马德森介绍,梵蒂冈和中国先后在80年代、90年代初期和末期进行过多次谈判,谈判一般是在中国政治相对开放的时期进行的。马德森指出,影响双方谈判的主要障碍是任命主教问题。他说,梵蒂冈不愿意接受中国政府提出的主教名单,它要求在任命主教问题上有最后的决定权。但是,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做出让步。

布鲁金斯研究所研究员金多普指出,过去二十年里,基督教新教在中国发展更加迅速。金多普说:“1949年中国共产党执政以前,中国基督徒人数只有七十万到一百万。如今基督教新教徒大约在两千万到三千五百万之间,最高有可能在四千万到六千万之间,至少增加了三十到五十倍,主要增长是在过去20年。”

金德普分析了基督教新教发展迅速的原因。他说:“首先是信仰危机,中国人一度非常相信乌托邦式的社会主义,而当这个乌托邦的努力演变成激进的政治运动后,人们对共产主义的信仰破灭了,由此产生的真空使得人们愿意接受宗教信仰,这在中国一百多年历史中是罕见的。”

金德普指出,基督教新教有很强的宣教性,每一个基督徒都把传福音视为己任,这是这个教派能够得到迅速传播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香港基督教协进会负责人陈剑光指出,尽管如此,中国政府对基督教的控制却有增无减。陈剑光说:“政府一方面承认教会的发展,另一方面却不放松,反而加紧了对教会的控制。由于社会福利保障系统的缺乏,政府一方面允许教会进行更多的社会参与,另一方面又明确划定哪些是社会服务活动,哪些是意识形态的影响, 也就是说,允许你建学校,但不允许你管理学校,允许你建孤儿院,但不允许你在里面建教堂。”

陈剑光指出,在中国,只有五大宗教受到官方的承认和认可。这五大宗教是基督教新教、天主教、伊斯兰教、佛教和道教。陈剑光说;“如果你不属于这五大正规宗教,你就是邪教,邪教不在国家宗教事务局的管辖之下,而受国家安全局的控制。中国政府把14个教派定为邪教,其中12个被视为假基督教组织。另外还有法轮功也被定为邪教组织。”

与会专家指出,基督教在提高社会意识和建设文明社会方面,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他们呼吁中国政府给教会组织更多的发展空间,从而建立一个更健全和非对抗的社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