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绝对安全不安全  强大中国困惑生 - 2002-02-13


一些中国问题学者星期二在华盛顿探讨了中国作为正在崛起的大国所面临的问题。其中一个主要问题就是,中国作为这样一个国家如何对待自己的安全问题以及如何处理外交政策问题。人大国际关系教授时殷弘指出,一个绝对安全的中国将是不安全的中国,一个强大的中国将是困惑的中国。 这种看法引起了许多人的兴趣。

*越是追求强大和安全就越是不安全*

这些中国问题学者在卡内基和平基金会举行的关于中国崛起的研讨会上就中国的国际战略和目前面临的问题发表了看法。北京人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认为,中国从斯大林那里学来所谓“落后就要挨打”的论调,一味追求绝对安全的做法是非常错误的。他说,中国越是追求强大和安全,就越是不安全。

时殷弘说:“应当特别强调,不能从落后就要挨打这个可贵的历史教训中引伸出一个结论,说是强大等于安全,越强大就越安全。国力强大只是一般情况下国家安全的一个必要条件,而不是它的充份条件。只要安全两难不缓解,只要不通过逐渐构建区域的国际安全多边体制来缓解安全两难问题,那么可以肯定,一个更加强大的中国可能是一个更不安全的中国。”

因此时殷弘说,中国应该积极推动东亚多边安全体制的建设,使得一个真正强大起来的中国可以是一个更加安全的中国。那么,为什么一个更加强大的中国可能是一个更不安全的中国呢?时殷弘说,因为中国越强大,其他国家就越对中国怀有疑惧,包括美国和日本。他说:“因为如果安全两难不缓解的话,国家之间互相疑惧,如果还是按照过去东亚的政治格局,中国越强大,其他国家就越害怕中国,包括美国、日本、印度和一些小的国家。对中国的这种恐惧,尽管中国人看来是毫无理由的,但确实是真实存在的。对一个强大起来的中国的疑惧,加上原先就有的中国和它们之间的利益冲突以及这些国家对中国的偏见,就意味着,如果安全两难不缓解,那么,一个更加强大的中国就会受到很多国家的疑惧,而这种疑惧必然会促使它们采取行动来限制中国。甚至在最坏情况下来对抗中国。这种情况下的中国绝对不是更加安全的中国。”

中国近几年阔步进行军事现代化的活动就使东南亚国家感到不安。据说菲律宾高级官员去年访问美国的时候曾要求美国想办法遏制中国力量的扩张。

时殷红说,中国的基本目标之一应该是实现基本的国家安全,而不是高度安全。他说,基本国家安全指的是大体上安全,保障国家主权、领土完整以及自由地选择国内生活方式,同时尊重其他国家的自然权利。他说,东亚地区存在着许多安全困境,例如缺乏多边安全机制、国家之间不信任以及国家利益、看法和传统文化的冲突等等。时殷弘说,其中许多冲突涉及到中国,尤其是中国对峙双方中的一方。他还说,中国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同美国这个已经成熟稳定的大国之间,在具体利益、意识形态、民族传统和思维方式等方面都存在着广泛而深刻的分歧。时殷弘说,由于以上种种原因,中国继续维护自己的基本安全还是必要的。

*强大后的困惑*

时殷弘还认为,一个强大的中国将是一个困惑的中国,因为中国没有明确的国际战略。美国智囊机构布鲁金斯学会的东北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济北慈(BATES GILL)赞成这种看法。他说,现在人们不知道中国在国际上维护的是什么,只知道它反对的是什么,因此,中国需要下很大的功夫,搞清楚自己在国际上到底维护什么。

济北慈说:“在中国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在国际上所维护的东西之前,认识到自己应该支持哪些国际性、全球性、对国际社会有吸引力的立场之前,中国不能说自己实现了成为一个大国的梦想。”

*缺乏主旋律不懂软力量*

许多分析人士都感到,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政策没有一个主旋律。另一个智囊机构卡内基和平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裴敏新认为,中国领导人在外交决策中抱着一种超现实主义态度,把一些问题看得过重,因此就很死板,例如人权问题和环境问题等等。这种心态使中国领导人看不到国际形象的威力。裴敏新说:“这种心态使中国的决策人不了解软力量,也就是国际形象的价值和威力。中国不知道如何为自己大造受人欢迎的国际形象。”

分析人士多次指出,人权是目前国际社会普遍关注的重大问题,但是中国在这方面的许多做法给自己造成了负面形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