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镇压宗教组织机密文件曝光(2) - 2002-02-16


这些秘密文件在布什访华前夕曝光并不是偶然的。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得到四个国际基督教团体的赞助,在执行主席傅希秋的组织下,不分昼夜,将7份文件翻译成英文,并且与其他有关资料一起汇编成一个长达141页的册子。

自由之家下属的宗教自由中心在对这些文件进行分析之后撰写了一份报告。报告起草人、自由之家资深研究员马歇尔说,他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完成这份报告,目的就是要在布什总统访问中国之前把它发表出去。他解释了这样做的原因。马歇尔说:“部份是因为美国人经常只是陷入自己的事务中,并不注意其他国家的事务,除非它们与美国有关。当总统要访问一个国家的时候,新闻媒体就会对这个国家表示出更大的兴趣。布什即将访问中国,美国媒体也会对有关中国的事务感兴趣。所以现在是公布这些文件的一个幸运的时机。”

这些致力于促进中国宗教自由的团体,希望布什总统向中国领导人带去什么信息呢?马歇尔说:“我们鼓励布什总统提出美国政府以及美国人民对这些活动的关注,这是两国关系间一直在继续的问题。我们鼓励中国政府不要干涉那些和平信仰宗教的人,把精力转向其他更为紧要和迫切的问题。我们还要鼓励布什总统利用在清华大学发表公开演讲的机会,尽可能多的向中国民众解释,为什么宗教自由对美国人如此重要。”

马歇尔认为,布什总统可以通过积极的方式,在不冒犯东道国的情况下,尽可能帮助中国当局理解为什么美国如此重视宗教自由,以及允许宗教信仰自由的巨大好处。

曾经因为从事家庭教会活动而被监禁的傅希秋表达了在这个时刻公布这些文件所希望达到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最终就是希望在这个时刻,在中国的非注册的教会受到迫害最激烈的时刻,透过公布的这些文件,让世人了解真相。也让中国政府知道,他们发布的这些秘密文件是不可能永远包在纸里边的。我们也想透过这些文件,促使中国政府认识到,如果不真正的实行、落实中国宪法所规定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而只是玩弄两面的手法,靠宣传、靠统战的手法来影响民意,是不可能得逞的。”

自由之家的马歇尔并不认为,中国的这些宗教团体象中国政府所认为的那样,对他们的统治构成严重的威胁。他认为,中国政府目前的做法,反而为自己制造了问题,或是加剧了问题的严重性。马歇尔说:“如果你宣布他们是敌人,他们会更有威胁性,虽然我并不认为这些宗教团体真的是一个威胁。如果你试图压制这些和平的信徒,将他们囚禁起来,威胁要处死他们的宗教领袖,迫使他们躲起来,人们会对他们表示巨大的同情。这其实制造了更大的问题。如果中国允许这些人和平地表达他们的宗教信仰,中国政府实际上为自己做了一件大好事。”

中国宪法第36条规定要保障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也设立了负责宗教事务的机构。目前,在官方的“三自”爱国教会受洗注册的基督徒有1600万,但是曾经在北京担任家庭教会领袖的傅希秋说,没有注册的基督徒远远超过官方的统计数字,最保守的估计是,中国的基督徒,包括在官方登记的,总共可能在六千万到七千万之间。这些地下教会的信徒不向官方机构登记,原因是政府对他们的宗教信仰进行限制。

根据中国宗教破坏真相调查委员会对家庭教会进行的调查,到目前已经有两万三千六百八十六人因为从事宗教活动被逮捕,四千多人被判处劳改,129人死亡,很多人受到折磨、罚款。不少宗教领袖受到刑事指控,罪名通常是通过恐吓和诱骗手段聚敛钱财以及利用所谓老师的身份奸污女信徒。这次公开的关于被定性为邪教的“华南教会”活动情况的通报文件,就罗列了华南教会以及领袖龚圣亮的所谓“严重刑事犯罪活动”。

自由之家的马歇尔认为,很多情况下,所谓的证据都是编造的。他说,对于触犯刑法的人,应该按照现有的法律对他们进行惩处,而不应该专门制订针对某一个宗教团体的法律。马歇尔说:“如果有人真的违反了刑法,他们就应该被逮捕而且受到惩罚。但是这与一个宗教团体的性质没有任何关系。不管触犯法律的人是商人、共产党员,还是牧师,在法律的实施上应该是平等的。”

但是,马歇尔指责说,中国所说的他们逮捕的宗教信徒是刑事犯的说法是一种误导,因为宗教自由已经在中国被定为犯罪行为。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执行主席傅希秋强调,他们支持中国政府或任何其他政府按照相关的法律,惩处极个别打着宗教旗号从事犯罪活动的人。不过,傅希秋说,一个政府,尤其是一个无神论的政府,没有资格对一个宗教组织的性质加以定性:“但是我们所不能同意的,对宗教的定义、对什么是正统、什么是异端的定义,不能由政府的执法部门来定义,并且所定义的概念是如此的松散,以至于所有任何只要不在官方注册的,都可以被打成邪教,并且在公安部的文件里,都被授权,地方的省、市、自治区、直辖市的公安厅、局都可以定他们地方的邪教,只要报一下公安部核准或是认定。”

自由之家的马歇尔也表示,中国官方文件中提到的那些宗教组织,虽然有不少团体他没有听说过,但是有一些派别,象“统一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宗教,它在美洲、欧洲和拉丁美洲都有信徒。马歇尔还认为,“邪教”这个词本身没有任何意义,宗教界也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使用这个词的人,往往是那些想压制某种宗教的人。

马歇尔还表示,这些文件被偷运出来这个事实,本身就说明,中国全国各地的人,包括政府部门的人,是反对政府对宗教组织进行镇压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