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0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华盛顿智囊纸上谈兵打击伊拉克 - 2002-02-24


华盛顿正在认真考虑是不是要和伊拉克打一场战争。大力支持打击萨达姆・侯赛因的人,被称做是“新保守派”,他们中的有些人当年曾在里根政府效力。“新保守派”遭到了其它一些美国前决策人员和战略专家的反对,反对者担心,这样的战争代价太大,后果严重。资深外交事务记者德・博尔施格拉夫回忆说,在最近一次高层晚会上,他几乎听不到钢琴的声音,满耳朵听到的都是要和伊拉克打仗的高谈阔论。参加晚会的人很有把握的对他说,战争一定会发生,只是迟早的问题而已。德・博尔施格拉夫说,“战争已经箭在弦上了,是下一个目标。一切就等着切尼副总统三月中旬访问中东回来之后了,到时候,就是全力以赴了。这些就是他们所议论的,而我觉得,说这类的话,更大的动机是国内政治,而不是国际现实。”

德・博尔施格拉夫是《华盛顿时报》和“美联社”的无任所编辑。他认为,真正的国际现实是,推翻萨达姆・侯赛因,并不是像纸上谈兵那样轻而易举。他说,美国军方将领明显缺乏热情。伊拉克毕竟不是阿富汗。伊拉克的形势要复杂得多,虽然伊拉克的实力比当年入侵科威特时要虚弱得多,但是要打败它,还是需要派遣大批地面部队。靠遥控是不行的。也不能指望利用‘伊拉克国民大会’来推翻萨达姆政权。所有这些,按照我的判断,都使战争成为一种空谈和幻想。但是,保守派知识分子就是在做这样的梦,而他们对布什政府的影响又非常大。

*谁决定美国外交政策*

“全国广播公司”电视主持人克里斯・马休斯说,这些人是“新保守派”,和那些对干涉主义并不热心的保守派有所不同。马休斯声称,这些“新保守派”已经劫持了美国的外交政策,受这班智囊人士的影响,原本是一场目标明确的综合性反恐怖战争,如今正在演变为打击所谓“邪恶轴心”的一场定义含混的意识形态圣战。马休斯说,国防部副部长沃尔福威茨是这批新保守派的先锋,他们大力支持以色列,并且和以色列一道,把美国引向一场没有止境的战争。

“新美国世纪项目”执行主任汤姆・多纳利问到,白宫的政策走向,究竟是受了“我们”的影响,还是被“我们”的道理所打动?多纳利以“新保守派”自居。他说,他的“新美国世纪项目”是一家新保守主义或曰里根主义的智囊机构,研究国防和外交政策问题。多纳利说,“我们很幸运,自始至终都保持着连贯性,坚持了原则。我认为,是布什总统终于接受了我们所阐述的道理,而不是我们通过幕后渠道施加什么秘密影响。” 多纳利说,萨达姆・侯赛因研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世界构成了明显的威胁,不管后果如何,哪怕是可能导致伊拉克瓦解,也要把他打发掉,而且是越早越好。他说,“一个统一的伊拉克,其本身并不一定就是好事,特别是由萨达姆・侯赛因领导统一政府。伊拉克再怎样变化,还能比眼下更危险?很难想像。而且,如果伊拉克有个更代表民意的政府,可能更有助于保持国家的团结。”

多纳利无意淡化对伊战争的代价。和在阿富汗一样,为了保证战后的稳定,美国将不得不介入伊拉克。他说,“和我们在阿富汗所发现的一样,我们不能插上一手,然后又拍掉手上的尘土,拂袖而去。伊拉克也是一样,不过在很多方面,重建伊拉克比重建阿富汗可能要容易。”多纳利相信,伊拉克的重建基础要牢固得多。伊拉克人民教育水平高,有经商才能。如果能够从萨达姆统治下解放出来,伊拉克一定会走向繁荣。

这究竟是汤姆・多纳利的战争美梦,还是德・博尔施格拉夫的恶梦? 由大家自己评判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