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专家谈美中日新三角关系 - 2002-02-25


美国学者最近撰文指出,美国、中国和日本在苏联解体后形成的新三角关系,是维持亚洲稳定的主要因素。中国力量的增强和日本的衰弱,有可能对这种势力均衡构成挑战,进而破坏亚洲的稳定。但是也有学者认为,中国崛起的途经,将有别于当年的日本和德国,不会对世界的稳定构成威胁。

美国著名政府智囊机构布鲁金斯研究所主席麦克.阿马考斯特和华盛顿大学亚洲研究中心教授肯尼斯.派尔最近发表专题文章,论述了美国对华政策和对日政策面临的挑战。文章认为,美、中、日之间的三角关系,是东亚权力均衡的关键,也是维持亚洲稳定的关键。在进入21世纪的时候,中国经济的增长、防卫能力的现代化和遏制台湾独立的坚定性都显示出,中国正在成为一个要求改变现有力量均衡的�变化因素�。美国外交政策的重点,应该要注意三边关系的复杂性,做好美日和美中关系的协调工作,以确保亚洲的稳定和世界和平。

但是美国和中国的一些专家学者对阿马考斯特和派尔这篇论文的基础,即三角关系决定亚洲稳定,表达了不同的看法。

*三角关系说过于简单化*

曾经担任美国驻韩国大使,现在是南卡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荣誉教授的理查德.沃克尔认为,三角关系说过于简单化。沃克尔教授说:�不,我认为这个说法不大成立,过于简单化了。我们的卷入跟少数力量,韩国、第三国、俄罗斯是联系在一起的。日本统治台湾很长时间,中国和台湾的问题也要考虑进去。三角关系理论偏颇之处在于简单化,这样会扭曲我们对目前发生的变化的理解。�

沃克尔说,中国是个大国,有很多内部问题,要比美国和日本都多。中国有一些重大的危机,比如水资源短缺、人口问题、地方对立情绪等。要说中国力量崛起,就要具体说明是中国哪一部份的崛起。中国人注意的是自己的问题。而我们过份强调了西方的国家理论。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范士明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指出,人类进入了21世纪,大国崛起的途经跟过去相比有很大的变化。 范士明说:�传统上,一个强国的崛起,它可能要为自己的发展寻求空间、出路,寻求资源等等。现在,强国的崛起,它可能不是依赖于传统的对于生存空间的追求,而可以通过全球化、经济一体化,通过多变主义的机制等,来消除强国崛起给其他国家带来的冲击。�

*中国崛起不会走法西斯老路*

范士明表示,中国的崛起将不会走20世纪德国和日本的老路,不会通过武力来寻求出路,攫取资源。他强调,如果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理解强国崛起的含义,抛开一个新兴强国崛起会打破原有力量均衡这样一种思维方式,而换一种方式去理解的话,对于中美日关系和地区关系都具有建设性。

阿马考斯特和派尔在文章中指出,在这个三角关系中各边的距离不是相等的,美日是同盟关系,美国和中国,按照布什总统上台之初的提法,是�战略竞争者�的关系。文章说,苏联解体后,美日的军事合作关系不仅没有像人们预料的那样有所减少,反而明显得到了加强。其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崛起对日本在亚洲的地位提出了挑战;日本经济衰退增加了日本对美国的依赖;北韩的导弹威胁使日本感到需要美国的保护;另外美国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也需要日本的合作来维持亚洲的稳定。在美日关系加强的同时,美中关系却由于苏联的解体而失去了牢固的纽带。六四天安门事件、台湾问题、撞机事件以及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被炸事件,都给两国关系增添了不信任和不确定的因素。

尽管如此,专家认为,由于经济、安全和战略方面的相互需要,美中关系也不会坏到哪去。北京大学美日中关系研究专家余铁军博士表示,美中是两个大国,由于制度、文化等因素,关系不会太好也不会太坏: �这两个块头都太大,谁也不能无视对方。小平说,要创造一个稳定的外部环境,美国就是最重要的外部因素。中国有这个认识。美国方面在经济、反恐等方面也需要中国的合作。这是共同利益的契合点。�

*中美关系缺乏牢固民间基础*

不过,余铁军也表示,和美日关系相比,中美关系似乎缺乏牢固的民间基础。去年美国潜艇撞沉日本一艘油轮的事件,要比中美撞机事件严重得多,但在民众中造成的影响却要小得多: �比较而言,日美虽然两国文化传统不同,但经过多年的磨合,应该说它还有一定的韧性,这个是中美关系中缺乏的。所谓韧性就是遇到危机爆发的时候,它会给你一个空间,不至于造成太具破坏性的后果。中美之间现在缺乏这一点。民间的这个关系最需要沟通的。中美之间不应该只是官方在推动,这个很重要,但现在应该在普通人层面上有一个大发展。�

在采访过程中,中国学者似乎对中国实力上升可能打破亚洲力量均衡问题的讨论,似乎没有多大的兴趣。他们认为,中国实力要增强到足以动摇中美日三边力量的均衡,还是10年、20年以后的事情。中国和日本的总体实力差距依然是相当大的,和美国的差距就更大。中国学者认为,现在的讨论假设成份太多,没有多少实际意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