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发展成本超世界平均水平 - 2002-02-27


中国科学院最近公布的2002年“中国可持续发展战略报告”表明,中国的发展成本高于世界平均百分之二十五。报告主持人、中国科学院首席科学家牛文元教授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的发展成本在宏观的、整体的、平均的水平上,同世界平均水平相比,高出四分之一。他说,制约中国发展成本过高的因素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是自然基础,比方说,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百分之六十五以上的国土面积都是山地和丘陵。另外中国有三分之一土地的面积是乾旱区和荒毛区。中国百分之十七的国土面积是世界屋脊。另外,中国的平均海拔高度是世界平均海拔高度的1 .83倍。如果世界平均海拔高度是813米的话,中国的平均海拔高度是1470米左右。”

牛文元表示,在这样的自然基础和地质条件以及自然灾害较多的情况下,中国的发展成本显然要高于世界平均发展成本,发展要付出更高的代价。发展成本指的是国家为支持经济起飞必须进行的基础建设设施所花费的成本。牛文元说:“发展成本主要就是指国家或者政府用纳税人的钱,拿来为了支持一个区域的起飞和实现它的经济发展的一些起点的时候所需要的成本。这个发展成本指的是基础设施,基础建设的成本,也就是说,为一个地区能够进一步发展之前�准备一个平台,包括能源,交通,通讯,对于一个城市来讲,是三通一平,五通一平等等。�? * 东、西部发展成本相差数倍 *

牛文元教授表示,自然基础通常是对成本钢性的约束,是限制发展的最大的要素。东部和沿海地区的发展成本之所以低,就是因为这些地区的自然条件要远远高于中西部地区。这就是为什么同样投资一块钱,在东部地区换来的利润要远远高于中西部地区。他说,据统计,东部地区和中西部地区投入产出比相差大致在3到6倍左右。

牛文元教授还说,第二个要素是经济基础,经济基础对成本的本身有一个弹性的变化。比如说,虽然都是山区,基础设施本身也许自然基础相差不远,但一个地区发展比较高,比较快,就可以采用先进的技术,更高的效率来从事发展,从而相对地降低发展成本。牛文元教授还从社会要素方面阐述了发展成本的问题。他说:“社会因素包括,社会的水平,进步状况,管理水平,也包括主持者本身的腐败的现象。都会对成本本身带来不同的影响。如果管理者比较清廉,就可以把所有的钱都用在发展上,如果社会有腐败情况,也许一部份成本流入到另外一个地方去。”

牛文元说,降低发展成本就要通过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和技术的提高,使原来自然基础所造成的发展成本有限度的,弹性的下降。不过,他也指出,自然本身的钢性约束是不可能被完全消失掉的。他还说,无论是经济还是社会都离不开人的主导作用。

* 中国发展成本高但仍有高增长 *

对于中国发展成本高、但近年来却一直持续保持百分之七左右经济增长率的问题,牛文元教授说,发展成本高和经济成长率高二者之间并不一定是矛盾现象。他说:“这主要在于新的状况下,解放了一轮的生产力。就象负重赛跑一样,如果我的体力强,即使我背了5公斤跑,也有可能比不背的人跑得快,这完全有可能做到的。当然,从更长远来看,中国本身的发展,而且加速发展的情况下,沉重包袱压在中国身上,其中发展成本本身就是一个例子。”

牛文元说,在自然基础较好、经济发展速度较快、人力资源能力较高、社会人口素质较高的东部沿海地区,发展成本远远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这些地区是中国积聚财富最重要的来源。这些地区本身潜力的进一步发挥必然给拉动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发展带来更大的作用。

针对官员腐败、侵吞国家财产导致发展成本上升的具体数字的问题,牛文元教授说:“这个我们只能说,这个因素是同发展成本有关联的重要因素,但具体比例有多大,我们手头没有掌握更详细的数据和资料。因此,就不好说的非常明白。但这个肯定对发展成本带来非常不利的影响。”

牛文元表示,即使中国发展成本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百分之二十五,他对中国继续保持国民生产总值百分之七左右的增长率,充满信心,也非常乐观。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海峡论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