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辽阳下岗工人集体抗议权益落空 - 2002-03-13


辽宁省辽阳市下岗工人三月十一号连续举行两天的集会,要求市领导人解决下岗工人的生活问题,惩处铁合金厂领导的腐败问题。有中国的社会学者认为,必须尽快建立健全社会经济体系,在制度上完善职工代表大会,才能减缓集体抗争的行动。

据报导,这次集体抗议行动主要是因为辽阳铁合金厂破产所引起的。集会声势浩大,在平和的气氛中进行,警察和工人之间没有发生任何冲突。市委副书记,两名副市长,政法委书记,法院院长,检察院长,公安局长等12名官员接待了工人代表,就工人代表提出的腐败,工厂破产,工人失业问题,公安抓人等方面的问题进行对话,并且保证不拘留工会代表。这次工人集体请愿抗争行动才暂时结束。

北京大学从事国有企业改制和劳工问题的社会学家刘艾钰认为工人们集体抗争是有几个方面的原因造成的。一方面是因为企业制度变革的过程中企业目标和行为发生变化。在原来的企业架构条件下,通过工会的民主管理来保障职工的权益,尽管不见得全都落实,但是总的说来那种架构和就业制度环境所有职工的权益好歹可以得到保证。但是随着目前企业行为越来越市场化,企业领导制度由党委领导的厂长负责制变成承包制到现在的由董事会领导的总经理负责制。

刘艾钰说:从八�年代开始,从决策权力各个方面的权力来说是不断的向经营管理层倾斜的过程。她进一步分析说,整个改革从领导制度来说普通职工权力相对于经营者来说下降了。再就是工资制度的改革,实行计件制和奖金制度,给予经营管理者更多工资分配的权力。中国国家原来的那一套比较统一的结构也没有了。刘艾钰说:从经济地位来说,政治上领导权力赋予给了经营管理者。权力也慢慢的落到经营者那一块�? *传统福利面临破灭边缘*

从劳动制度改革的层面来分析,刘教授说从劳动合同制度开始,优化组合到现在,整个改革的过程说是搞[双向选择择优录用。但是在目前中国劳动力供给远远超过劳动力需求的前提条件下,如此的选择实际上变成了一种企业或者是卖方市场。因此就业保障的稳定性就没有了。

刘艾钰说:按理说在这样一个市场化进程当中,劳动者从各个方面的社会地位也好,经济地位也好,从调查里看跟那个相比就下降了。刘教授指出市场化从中国国家整体来说是必要的。但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工会和职工大会并没有及时的跟进。因此代表普通生产者劳工利益的职代会和工会能够相继跟进的话以保护制度变革中相对的弱势群体。那么像辽阳发生的这种集体化行动的可能性就会减少。刘教授说原来工人有问题找党,找工会。虽然党书记在企业中有一定的地位但是目前这些书记在很多企业里要看经理的脸色。

刘艾钰说:没有一个制度性的机制来保证职工地位和权利受到侵害。如此造成了没有制度性的诉求的渠道,必然会出现集体性的行动。她认为另外一个容易产生集体抗争的行动的原因就是传统上中国单位制行使住房福利分房。比较集中,在地域上的动员的可能性比较大。加上其他的一些因素,就容易产生这种集体抗争行动。刘教授表示在目前中国这种劳动力市场供给远远大于需求的情况下保证职工最基本的生活的解决办法就是一方面要尽快的建立一种发挥社会安全网作用的社会失业养老医疗保障制度的社会支持体系。

刘艾钰说:中国人假如说不逼到那种程度,一般的来说是不愿意作那种过激的行动。刘教授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第二个办法就是确实的考虑弱势群体的利益。效益不过是一个工具最终也是为了人得到完善,得到发展。刘艾钰说:一定要在制度上我觉得职工代表大会尤其是工会的职能在新的条件下要进行考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