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4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台国安局泄密事件损害情报网 - 2002-03-28


台湾国家安全局的小金库曝光一个星期以来,有关台湾秘密外交和情报工作的机密文件陆续被媒体披露。国安局表示台湾在海外的情报工作受到影响,并证实,为了保护情报人员的安全,已经关闭了设在南非的三个情报站以及正在考虑陆续撤出在其它一些国家的十几个情报组织。

台湾一些学者表示,情报工作具有隐密的特殊性,哪怕走漏一点消息都有可能起到破坏作用。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的吴东野教授以曾经发生过的事例解释说:“一般人不太了解,就是在情报布建的工作上有任何蛛丝马迹都会受到影响。最明显的例子是在1996年的时候我记得李登辉前总统曾经说过中国大陆发的飞弹是哑巴弹,这个线索在当时没有人感到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但是因为这一句话使得整个国家安全局在大陆的情报布建都被破掉了。”

* 外国会考虑停止同台湾情报合作 *

这一次国安局的曝光远远不止一句话,而是记录了时间、地点、人名,甚至带有当事人签名的机密文件。外界普遍认为,从国安局对媒体进行查抄,起诉记者等比较激烈的动作来看,这些文件应该具有真实性,这也就意味着将会对有关的情报工作带来真正的破坏。台湾中央警察大学公共安全系教授张中勇认为,这正是国际情报合作里面最忌讳的一点,因为情报工作属于外交和国防的正式渠道之外,游走在合法与不合法之间的灰色地带,一旦曝光,合作的当事人就会有所顾忌,很多国家看了媒体的报导都会重新考虑,甚至终止一些合作。

张中勇说:“各国情报机构都有所谓的外围组织,不会打自己的招牌,一定会借用当地学界、企业界等一些民间的掩护来作这类工作。如果说这样一个关系网,就是情报网曝光的话,不仅会让不知情的第三者对你有怀疑的眼光,当地政府或者敌对势力也会以你为对象,可能会采取一些不利的行动。 ”

* 海外情报网难以短期内恢复 *

张中勇教授认为,真实的机密外泄之后,国安局撤离一些海外情报站是必然的,这一方面是为了安全起见,另一方面是为了避过风波。他说,情报工作目前应该只是暂缓而已,出于台湾在外交上的困难处境和特殊需要,情报网当然会进行重整,但不是短期内可以恢复的。

张中勇说:“要设立比如假公司啦,或是要发展跟当地民间不管学界还是政界人士的关系,这都需要许多时间去建立互信关系和人脉网络,建立社会工作的关系网,这都需要花时间和金钱,恐怕不是短时间能达到这个目标的。”

国安局日前表示,泄密文件对整个情报布局的影响目前还无法全面评估,但是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进行情报网重整。观察人士认为,国安局无法知道潜逃的前国安局官员刘冠军究竟掌握多少机密,这就给评估泄密危机带来变数。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吴东野教授表示,这也正是国安局目前要尽力查清却又十分困难的事情。

* 国安局不清楚泄密严重程度 *

吴东野说:“整个情报工作的推动、布建是垂直性的,不是水平的,不是人人都可以知道的。所以这个事情发生之后,他们也在不断了解到底刘冠军拿走了多少文件。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其实是困难的,所以事情发生后这次为什么会做出那么多粗暴动作,主要是因为他们怕后续还有更多东西,就是到底刘冠军拿去了多少,影印了多少,跟内部有没有串通,都不知道。所以这是个很大的麻烦事。”

国安局官员承认,目前对泄密危机的处理停留在控制损害阶段,仍然没有办法防范。台湾学者普遍认为,国安局一直处在自己管自己的状态,内部问题往往不被察觉或者被掩盖,直到爆发危机。台湾中央警察大学公共安全系教授张中勇说:“行政监督往往没办法发现问题的真相,经常被掩盖了,甚至过去监察院要做这种事后调查的工作,都没办法善尽它的功能。除了行政监督之外,就必须要有国会的外部监督,那外部监督又不懂得专业。所以要建立一个中介面,一个桥梁,来协助国会达到监督的目的。”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的吴东野教授也表明类似的观点,他强调,目前化解台湾海外情报工作危机的关键是要让合作者重拾信心。他说:“法治化以后,有了监督机制,以后这样类似的东西可能就不太容易了。最重要的一点是要让人家了解这个事情是不是会一直不断曝光,一直不断这样下去,如果是的话我相信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愿意和你再合作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