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东北工潮平息隐患依然存在 - 2002-04-01


中国东北辽阳工人抗议活动基本平息。有分析指出,虽然各地工人示威活动不断,但由于中国政府不允许工人成立独立工会,所以仍旧能够控制住局面。

*胳膊还是拧不过大腿*

辽阳工人持续了几个星期的抗议活动终于平息了。当局采取两手策略,这个周末,工人们得到政府的书面保证,说是要支付拖欠的工资或退休金,并帮他们找工作,但另一方面,当局继续拘留工人代表,而且派大量便衣监视工人的动向,监听工人的电话。据报导, 在辽阳,现在几乎没有人愿意站出来说话,生怕成为下一个被拘留的人。一名女工说,虽然她能够拿到2千多块钱,但她并不感到兴奋,因为这钱本来就是她的。同时她也深知抗议活动组织者在这次活动中得到的教训,这就是,直接挑战政府官员得不到什么好下场。正如工人聚居区一名妇女所说的,“胳膊毕竟拧不过大腿”。

*这种作法能持续多久?*

但是,中国政府一方面争取改善失业工人的境遇,一方面采取强硬手段压制工人运动,这种作法能够持续多久呢?4月8号出版的《商业周刊》里一篇评论文章认为,时间不在北京一边。因为中国政府没有能力长期支付失业工人的福利,而且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面对外国的直接竞争,工厂倒闭和解雇工人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多。《商业周刊》引述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胡鞍钢的话说:“这是中国下一代领导人面临的头号挑战。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裁减过这么多的就业机会。”

*没有独立工会就成不了气候*

中国各地工人不断上街游行示威,《时代周刊》援引中国社会科学院最近的一项研究结果说,工人抗议活动的规模越来越大,有时还采取极端行动,对社会稳定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根据中国政府1999年、也就是最后一年公布的统计数字,当年发生了12万起工人抗议活动,比上一年增加了百分之二十九。不过迄今,中国强有力的国家安全机器仍旧能够阻止这些分散的抗议者集中起来,形成全国性的工人运动。

有分析指出,除非工人抗议活动不断扩展,并吸收更多的人参加,否则这些抗议活动不大可能在近期内推动政府切实改变劳工政策。《商业周刊》的评论说,尽管辽阳这次来自不同工厂和行业的工人表现出一种不同寻常的团结,却没有任何迹象表明那里正在出现一个地区性工人运动,全国性工人运动就更无从谈起了。正如劳工权益人士指出的,中国没有独立工会,因此要想把不同地区的社会抗议活动联系起来非常困难。

*贫富差距扩大不温定因素增加*

随着中国市场改革的进一步深入,失业问题也会更加严重。中国官方公布的市场失业率是百分之三点六,但经济学家认为失业率接近百分之十五,而在传统工业地区,更高达百分之二十五。经济学家胡鞍钢预测说,今后几年,每年将有1千万工人下岗,另有7百万人进入劳动市场,所以人们很难找到工作。在另外一方面,根据亚洲开发银行公布的数字,2000年,中国百分之二十最富裕的城市人口的人均年收入是一千三百六十美元,增长了百分之九点六,而最贫困的百分之二十的人口、也就是大约8亿人的年收入是三百七十七美元,只增长了百分之二点七。中国的贫富差距日益扩大,成为潜在的不稳定因素。《商业周刊》的评论指出,除非中国政府允许工人以和平方式发泄不满,否则示威活动将继续下去,而且最后将迫使北京进行切实的政治变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