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犹太人忧心中东暴力 - 2002-04-08


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对美国的犹太人和穆斯林人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这个星期在佛罗里达州的劳德代尔堡,一个犹太教堂在逾越节结束之际,为那些最近几个星期在以巴冲突中丧生的人举行了一个纪念仪式。

叙泽特・科杜里是一个在伊拉克出生的犹太人,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期举家移民美国。她坐在沙洛姆犹太教堂里,脸上现出焦虑的表情。她说,她有兄弟、姐妹、表亲和侄子住在以色列,她为他们的生命担心。她说,那些自杀爆炸的新闻令她感到不安。科杜里说,“我怕得要死。难道我不担心我的亲戚吗?我不知道哪个人会死。愿上帝保佑我们。” 当被问到中东的流血冲突时,科杜里谴责以平民为目标的巴勒斯坦自杀爆炸者,说他们是“懦夫”。但是她也批评以色列军队对巴勒斯坦领土的入侵,她说,这样做只会把巴勒斯坦人越来越推向极端主义,使得暴力循环往复永无尽头。

科杜里说,当她想到以色列所面对的挑战时,她心里常常充满矛盾。一方面,她对上帝有着坚强的信念。但是另一方面,她已经对中东和平失去了希望。科杜里说,“在我们的血都流完了后就胜利了?谁胜利了?好吧,我们也许有以色列国,但是代价有多大呢?我们的生命、我们的孩子、我们每个人!”

*暴力恶性循环和平无望*

沙洛姆犹太教堂的教士伊万・瓦赫曼并不这样悲观。瓦赫曼教士说,“善与恶之间的斗争是长期的。但是大家都知道,在每一场战斗中,善最终总是会战胜邪恶。”瓦赫曼教士认为,中东暴力是标准的善恶斗争,但是他指出,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都不能以善自居。就象圣经所说的那样,邪恶潜藏于我们所有人身上,不管是巴勒斯坦人,还是犹太人。这跟你叫什么名字毫无关系。如果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为敌,那么永远不会有和平。那些讲和平的人将赢得上帝。那些不讲和平的人将失败,他们一定要失败。”

瓦赫曼教士在爱尔兰长大。他指出,天主教和新教在爱尔兰的冲突在爱尔兰裔美国人当中的反响不象以巴冲突在犹太裔美国人当中那么强烈。他说,犹太裔美国人感到和他们在以色列的兄弟心心相印,这毫不奇怪。瓦赫曼教士说,“在经历了大屠杀后,犹太人感到这样的事再也不能发生了。我们犹太人感到我们在世界上只是很少数的人,所以我们觉得象一个亲密的家庭。如果你只有一个兄弟或者姐妹,那么失去那个人是非常悲痛的。”

的确,沙洛姆犹太教堂的许多信徒都热切地祈祷中东暴力早日结束,就好像他们自己住在中东、身临其境一样。叙泽特・科杜里说,她对世界上其它地方的犹太人有着亲切感,但是她很高兴生活在美国。科杜里说,“以色列是我的家园,但是美国是我的国家。我永远不会离开美国,这里是我的国家。如果以色列需要帮助,我会帮助,但是我是一个美国人。她说,说到底,她所能做的只是为了和平而祈祷。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