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一季度中国财政状况严峻 - 2002-04-16


中国财政部长项怀诚在记者会上说,第一季度财政收入增长3.4%, 支出增长 23.9%,这种财政情况很严峻,因此,今后要精简开支,在保证重点支出的同时,把不应该支出的钱控制住。不过,项怀诚乐观地表示,今后三个季度的财政收入的增长速度会逐步加快。项怀诚还提到了中国从1998年开始实施的积极的财政政策。他指出,几年来,这一财政政策确实拉动了中国的经济,但是他也承认,积极的财政政策必然给中国带来财政赤字和债务的增加。

*多少钱用到经济上?*

美国得克萨斯州农机大学经济系教授田国强认为,单纯通过拉动内需和增加政府开支的方式来刺激经济,只能产生短期效益。田国强说:“中国的债务已经超过了警戒线,根据整个中国国民经济增长以下的债务,不是朱熔基总理说的只有百分之十九,而是应该有百分之二十多,再一个就是中国这些钱到底有多少真正用到了经济上面去,当然说基础建设,比如说高速公路,还是有正面作用的,但是许多钱拿来发工资,并且放假,象中国这么大规模地放假,这些都是一种短期的效用,但是长期不见得对中国经济有好处。从美国和世界历史看,用凯恩斯的方法,通过拉动内需,通过增加政府的开支,来刺激经济,作用只是短期效用,而且长期会造成比较大的问题。”

*改革国企不能单纯裁员*

中国财政部长项怀诚说,今年还是要继续执行积极的财政政策,但是这一政策一定要逐步淡出,至于要用多长时间,眼下还不能肯定。此外,项怀诚在回答记者问时还表示,最近几年经济转轨,国有企业改革逐步深化,造成下岗工人,失业人员,生活困难的人数增多。政府有责任从财政上帮助低收入的阶层。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得克萨斯州农机大学经济系的田国强教授认为,要解决失业问题,中国政府需要检讨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式,不能单纯从裁员入手,把负担推向社会,关键是要解决产权问题,取消对国有企业的优惠政策,为私有和民营等非国有企业创造宽松的发展条件。

*有待建立金融体制和立法*

田国强教授还说,财政不是中国面临的关键问题。“我觉得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就是现在中国这种金融体制的问题,银行大量的债务,中国的国债这么高,再一个就是说中国的国有企业的改革问题还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的话,对中国长远的经济增长会有障碍,并且到现在为止,中国政府还没有立法,保护私有产权,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的话,今后即使非国有企业发展起来,一旦它赚到钱以后,它可能就把赚到的钱转移到外国去,不利于中国长期的发展,所以说中国的问题在于一些制度性的改革方面还需要更进一步地加大力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