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澳境难民营足球队倍受欢迎 - 2002-04-23


一个由年轻的难民组成的足球队目前正在澳大利亚巡回比赛。这些难民足球队员都曾逃脱国内的迫害,并获得在澳大利亚临时居住的许可。

阿富汗猛虎足球队的大多数球员是哈扎拉族人,他们来自阿富汗中部。另外还有一些球员来自伊朗、伊拉克、苏丹和厄立特里亚。他们都是从印度尼西亚乘船来澳大利亚的。在他们的难民身份被批准前,他们都曾被关在澳大利亚的拘留营。足球队的经理考利说,足球队的巡回比赛改变了许多澳大利亚对难民申请人的看法。他说,这些男孩子受到了非常热烈的欢迎。他们大部份被安排在有自己农场的澳大利亚人家中居住。他们受到欢迎的程度,盛况空前。离别时,大家依依不舍,相互交换以后通信的姓名和地址。很多澳大利亚在家中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我不喜欢现行的移民政策”,但是他们却并没有能做些什么。现在他们将要做点什么。这使他们激动万分。

22岁的阿塔乌拉在狱中关押了很长时间后,于两年前逃离塔利班政权。在人口走私犯的协助下,他途经巴基斯坦和印度尼西亚,终于来到澳大利亚。他说,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一路能活下来,到达崎岖的澳大利亚西北部海岸。阿塔乌拉说,我们在大海中漂泊了10天。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达澳大利亚,也不知道怎样才能到达澳大利亚。在海上,每当遇到狂风暴雨,狭窄的小船上,个个不是尖声呼叫,就是大声哭喊。

*移民政策严防人口走私*

联合国和人权组织批评澳大利亚严厉的难民政策。为了从根本上铲除非法移民涌入的浪潮,澳大利亚自动拘留那些没有正当许可的难民申请人。在他们的难民申请被处理期间,他们被关押在难民营中。而难民申请的程序需要3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沙阿是另外一名在塔利班压镇压期间从阿富汗逃出来的年轻人。在获释前,他被关在澳大利亚西部一个边远的难民营。沙阿说,我们就象精神不正常一样,因为我们受到酷刑拷打。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命运将会怎样。你感到受到侮辱,情绪异常低落。他们给每个人起一个号,只叫你的号,不叫你的姓名。你必须排队等候领取食物,排队等候洗澡。无论做什么,你都得排队。因此你觉得受到莫大的侮辱。

澳大利亚政府以卫生和安全为由,强制拘留难民申请人,并为此进行辩护。移民部长拉多克认为,拉多克说,造成这个问题的原因是,一些人通过人口走私犯非法进入澳大利亚,而其中相当一部份人不是寻求真正的庇护,而是在他们安全立足后,以此作为跳板,再做另外的打算。

正如足球队中的其他人一样,阿塔乌拉获得的是3年保护签证。签证到期后,他将申请新签证,他可能获准继续留下来,也可能会被遣返。至今他对在阿富汗受到的迫害仍感到心有余悸。他说,我永远不想再返回阿富汗,原因是,如果我再回去,我不会有安宁的生活。我的生命会处在危险之中,困苦之中。

澳大利亚移民部长表示,他计划很快访问阿富汗,看看让那些逃离塔利班统治的人回家是不是安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