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立法保护私有财产势在必行 - 2002-04-24


中国媒体最近做的一项调查显示,越来越多的人希望通过修改宪法保护私有财产。分析人士指出,为推动私有经济的健康发展,以法律形式保护私有财产已经成为迫在眉睫的工作。

*现行宪法不保护私有财产*

随着中国私有经济迅速发展和在国民经济中所占比重的不断增大,1999年,中国对宪法做出修订,承认私有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份。但是,中国宪法在规定公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同时,没有保护私人财产的条款。有人担心,按现行法律,私人财产有可能再度被国有化。因此近年来,有关通过修改宪法以保障私有财产的呼声越来越高。全国人大委员长李鹏在工作报告中指出,中国将加快起草财产法。

北京思源兼并与破产咨询事务所所长曹思源认为,通过立法保护私有财产虽然有其积极意义,但是不能替代修改宪法。

曹思源:“因为现在宪法里规定了社会主义公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神圣不可侵犯这个档次上没有私有财产,等于是不平等,应该改变这种不平等,在宪法里写进公民的私有财产和社会的公共财产同样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立法保护私有财产势在必行*

美国克莱姆森大学胡晓波教授说,这次修宪涉及的是宪法第13条,希望能进一步明确对私有财产、特别是对私有生产资料的保护,而不仅仅象现在所提的保护公民的合法收入、储蓄、房产和其他合法财产的所有权。胡晓波认为,以国家根本大法的形式保护私有财产将是个重大变化。

胡晓波:“因为以前私有制、私有生产经营者,只是作为公有制的一种补充,如果在宪法上明确确定私有生产者、私有制不仅仅是一个补充,而是中国式社会主义的一个必然组成部份,这在宪法理念上、宪法意义上就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胡晓波说,还有一种作法是保持目前宪法不变,而制定一套私有财产法,保证私有财产、私有生产资料的所有权。胡晓波说,或许将来会有人以不符合宪法为由试图推翻私有财产法,但从今后若干年的发展趋势来看,这种可能性比较小。所以,是通过修宪、还是通过立法来保护私有财产,差异不是很大。

*中国经济出路在于私有化*

曹思源指出,几十年的实践已经证明了公有制的失败,中国经济的出路在于私有化,保护私有财产的必要性也就更加凸显出来了。

曹思源:“我说人间正道私有化,从古到今都是私有化,就是走了100年弯路,从列宁开始,走了100年弯路,搞公有制,从苏联到东欧、中国、越南、朝鲜,公有制没有搞好的,误入歧途100年,现在回到正道上来。所以我预言,21世纪在中国是私有经济的天下。”

不过,胡晓波认为,对私有财产的保护和公有制的确立,这两者在理论上和在实际操作上并不一定相互矛盾、相互排挤,尽管肯定会有一种竞争的效应。胡晓波说,虽然私有制已经确定了一定的地位,但私有制在中国完全取代公有制的可能性非常小。

*保护弱势群体要靠其他手段*

有人提出,私有财产和私有生产资料受法律保护,会激励人们更努力的去追求和创造财富,原本拥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人自然享有竞争优势,而社会弱势群体则会处于更加不利的地位。对此,胡晓波认为,有两种可能。如果不制定私有财产保护法,弱势群体会继续是弱势群体,甚至是更弱势群体,或最弱势群体。

胡晓波:“如果制定了私有财产保护法,它很可能不能保护弱势群体,保护不了弱势群体沦为更弱势群体,但它从另外一方面可能给市场、给投资者一定的信心,使得他们能把资源转向有效的生产性当中。”

胡晓波说,这也许间接地有助于改善弱势群体的地位。但是实际上,制定私有财产保护法和保护弱势群体之间没有直接关系。政府需要采取其他手段保护弱势群体。

胡晓波:“如果要促进或者改善弱势群体的状况,很可能要通过其他渠道和作法、政策,包括就业创造,社会福利保障方面的政策的完善。”

曹思源认为,这牵涉到一个公平和效益的问题。市场竞争导致效益提高,导致一部份人先富起来。在贫富差距扩大的情况下,可以通过社会救济等方法改善弱势群体的状况。

曹思源:“一方面要鼓励大家去奋斗,去取得更优越的地位,另一方面,通过纳税,他赚了很多钱,就要多交税,交了税以后给弱势者救济,这样就能保证社会不会动乱。”

曹思源说,人代会、政协会上越来越多的人谈论修宪保护私有财产,他预计一两年内就能把修宪问题提到日程上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