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产品冲击日本经济(4) - 2002-04-26


中国作为世界大工场给日本既带来廉价商品和企业发展的契机,但是也促使日本失业率上升。中国对日本是威胁还是竞争的问题,最近两年在日本引起了广泛争论。今天请听最后一节报导:是威胁还是竞争。

*不求加薪只求维持雇佣*

东京霞关的政府厚生劳动省外,几乎每天都有要求政府援助就业的示威,只不过示威的工会组织从10年前不知名的企业,到近两年变成东芝、日本制铁、尼康相机这些过去被视为铁饭碗的大企业。日本全国工会组织-联合工会会长世森清说,现在已经没有加薪要求,只希望维持雇佣。世森清说话,联合工会1955年成立以来47年,今年是第一次完全没有加薪要求。工会组织不是不能理解经济严峻和时代潮流变化,不理解的只有政府,没有制定相应法律和指南,使打工者在雇佣、失业保险和晋升、税制、年金等方面越来越没保障。

*经济全球化构成压力*

世森清用可以理解时代潮流变化来说明工会对企业纷纷外移所造成的日本国内产业空洞现象的无奈立场,而回避直接置评中国大工场促使日本生产者失业的问题。去年中日就大葱、鲜香菇和灯心草三项农产品发生的贸易纠纷以日本惨败告终,让日本所有与中国产品发生纠纷的行业都认识到了经济全球化所带来的无奈和变革的压力。持有生存苦恼的不仅只有政府公布的380万失业者,企业和政府也不轻松。

*中国威胁论流行日本*

日本拓殖大学教授王曙光说,中国大工场的压力对日本存在利弊。王曙光说:日本人现在很重视中国产品和中国的经济实力,“中国威胁论”现在日本很流行,这有他的道理,说明对日本的产业产生了冲击,直接影响了企业里的就业,本来应该有很多就业机会的员工失去了饭碗。但是我还是讲,这要正面来看,给日本产业结构改革提供了新的促进因素。本来日本改革总是靠自身的力量,很多日本人没有压力不会去冒险。这种压力使日本产业本身向前迈进一大步,他更有效地利用他的人力资源、资本和技术资源,可能对他国内的工场产生影响,国内工场就业人员可能会减少,但是企业本身是发展了,会在世界市场和中国市场占领很大的份额,对日本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所以有负面的有正面的。”

*企业纷纷走向中国*

看清了中国的工场与市场的目标,大部份日本企业都想去中国闯一闯。大企业有自己的专业人材,去中国不算太难,但中小企业就不容易。梦桥有限公司董事长熊田知之原来是日本一间电话公司驻香港负责人,5年前在公司裁员中失业后,自己在广东开了一家生产电话零件的工场又失败。现在看准日本手提电话不能在国际上使用的漏洞,在日本开设了包括可在中国使用的国际手提电话出租公司,同时因为在香港有5年经验,还不时义务地带一些中小企业投资团去中国考察。他说,在中国生意失败后,原想不再去中国了,但身边许多中小企业老板求他带路,使他又走向了中国。

*缺乏常识增添投资难度*

梦桥有限公司董事长熊田知之说:大部份中小企业首先缺乏中国的资讯,政府提供的只有数字,帮不了他们对付在中国会遇到的问题。其次中小企业基本靠贷款经营,现在政府的金融政策下借钱本来不易,加上很多日本金融机构因为没进中国,把握不了当地情况,不接受中国资产作抵押,所以不贷款投资中国。

熊田说,另外日本人欠缺国际常识也增添了难度。例如他介绍面临倒闭苦恼的日本温泉旅馆协会与香港旅游协会讨论接待香港旅行团,什么都谈好了,最后说付费问题。香港旅游协会说,当然是信用卡付账,可是温泉协会说,信用卡是穷人用的东西,他们不接受,气得香港旅游协会拂袖而去。

熊田说,他也常为日本人的土尴尬万分。他说,其实中小企业有很多值得在中国推广的技术和产品,例如环保技术和用品等,可惜他们遭遇重重困难,只能在中国门外徘徊。

中国是威胁还是竞争?在日本每个人立场不同说着不同的话,政府部门也一样。最近首相小泉纯一郎说,中国对日本不是威胁,是竞争。其实无论是威胁还是竞争,中国大工场是日本在经济全球化时遇到的不能回避的现实,如何利用大工场和进入大市场,才是日本真正应该研究的课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