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福建入狱基督徒俞朱弟处境险恶 - 2002-05-06


因去年协助香港商人黎广强向中国大陆基督教“呼喊派”运送3万多本圣经、在今年1月以“非法经营”罪名被判处3年徒刑的福建“呼喊派”教友俞朱弟的家属表示,俞朱弟在监狱中被迫长时间做工,身体日益不支,恐怕难以再坚持下去。

从今年1月开始在对外名称是“福建中华曙光职业学校”服刑3年的“呼喊派”基督教徒俞朱弟的儿子俞惠明向本台记者表示,他上星期二与几名教友到隶属于福建省监狱管理局一个分队的监狱去第3次探望父亲,看到父亲身体极为虚弱。俞惠明说,在前两次探监中,他父亲的情况还没有那么坏。他父亲在这次短短10多分钟的会面中说,他在监狱中的处境越来越不好,恐怕坚持不到服满刑期就不行了。

俞惠明说:星期二我们一共有5个人,是我和4个教友去的。我们一看到我父亲,我们就都讲不出话来,因为我父亲整个人消瘦得不知有多可怕。还有他的手指用布包得紧紧的。我父亲说,那是因为工作的原因,他手指得不到治疗,才有烂掉。他有搬铁线,有时候在太阳下,不管太阳有多大,要搬1百多公斤的铁线,每天要搬1吨多,而且还要全部拉好。我父亲还有做篮子,用竹子、铁线和杂草做成。他的手是因为本来应该用工具,比如刀或剪刀之类的,但是监狱里边不许,因为怕犯人自杀或者杀人,所以只能用手。所以,父亲的手经常有血疱,用手削竹条的缘故。得不到医生的及时治疗,最后全都烂掉了。

*每天工作超过20个小时*

俞惠明表示,他父亲常常没有休息日地长时间干活,而且比别的犯人干得要多:父亲说,他经常做到2、3点,每天只能睡几个小时,有时还不能睡觉。还有他的工作比其他犯人的多,分的量比别的犯人多,然后我父亲做完了,他们还要拿来其它工作要我父亲重新工作,以至我父亲每天工作甚至超过20个小时。他说他有一次实在没有办法再做了,就向干警要求说不能做了,但是,干警还是不肯,最后还是又让他干了一个多钟头才让他休息。父亲说,他都是尽量去做,因为他怕被打。为什么呢?因为那里的犯人经常活儿没做完,被干警拉走吊在树上,还要用好几个电棍打。这是我父亲亲口说的,我们几个都听到。

俞惠明还说,除了长时间干活,监狱里的饮食也很差:我父亲说,里面的饮食是,早上只给你不到300克的稀饭,喝起来就象喝一小杯开水一样。然后晚午餐的饭量给你2两,还不到你平常吃的一半。给犯人吃饭,不让他们吃饱。俞惠明表示,他担心他父亲患病不能得到及时医治:我父亲身上有多种疾病,比如说他有肺炎和咽喉炎,还经常伴有头痛之类的。因为父亲有这些毛病,他曾经向警察提过他要看医生。但是,干警好几次都不理他。终于,在他好多次的要求下,干警把他带到医务室,可是医生当时却说,你没有疾病,不能看,除非你快死掉了才能到医院治疗。以至于父亲各种病情越来越严重。我们在看到他走到窗口时,他都有点要摔倒了。我们觉得父亲有快撑不住的样子。因为父亲有说,照这样下去,你们以后只能抬死的我回去,也不用等到刑期满,我就不会在这里了。

俞惠明分析说,他父亲得到如此的待遇,可能和他父亲同海外一些教会有联系有关:他们知道我父亲是唯一我们教派负责人从美国回来的。然后他们知道我父亲与美国的教会联系,还有加拿大,还有香港、新加坡等地都有联系。俞惠明说,由于这样,他们认为,警察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父亲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