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挑战马克思主义理论 - 2002-05-06


刚刚过去的星期天,是卡尔・马克思的诞辰周年。今天世界上只有少数一些国家的政府仍然宗奉马克思主义,其中包括中国。

*瞄准《资本论》核心论点*

最近,中国《资本论》研究会、中国人民大学和中国社科院在北京联合主办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二十一世纪国际研讨会]。光从研讨会的题目,人们就不难看出马克思主义理论目前正遇到了挑战。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商德文也出席了这次的研讨会,并且在会上做过简短的发言。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最值得注意的是,出席研讨会的大部份学者所一致瞄准的目标不是别的,正是《资本论》的核心问题- 也就是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而且会议组织者今年还特别邀请了许多西方国家的经济学家参加讨论。商德文说:“这次提交的论文有一大包,其中百分之六十的论文研究劳动价值论。有关劳动价值论的讨论近两年在中国比较活跃。”

*市场和资本回归中国*

十九世纪末,马克思在英国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等人的理论基础上,提出了自己剩余价值论、提出了以“劳动力是创造商品价值唯一源泉”为中心的劳动价值论。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而后成为共产主义者关于剥削、正义、阶级斗争概念的理论基础。马克思对于资本主义社会的著名批判: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都滴着鲜血,为暴力革命提供了道德的正当性。但是,中国二十年来的经济繁荣正好是建立在对于市场和资本的回归。

*民营资本家寻求理论根据*

在新的体制下发展起来的千千万万个私营企业主不愿意接受自己是剥削工人,因此必须被推翻的资本家。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商德文说,人们对这个问题的讨论开始从私下谈论向学术界转移。商德文说:“这个问题,这几年先是自发在民间进行讨论,因为中国的市场经济改革进行二十年了,现在出现了很多新的问题了。民营资本大约占国民经济的百分之二十左右。这一部份经济起来以后呢,必然会在理论和政治上寻求代言人,寻求他们的理论代表。”

*江泽民说出“心里话”*

由于从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很难找到大力发展私营经济的依据,中国共产党政权一直不愿意从理论的高度来鼓励民营企业的发展,学术界人士自然也会心有余悸。不过,中国领导人意识到社会主义国营经济的破产,因此不得不正视私有制的必要性。国家主席江泽民去年在他著名的[七一讲话]中终于说出了许多人私下讲了许多年的话。他说,马克思主义的劳动价值论等学说揭露了资本主义的矛盾,为无产阶级革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现在时代不同了,要对马克思主义重新认识、深刻理解和继续发挥。

*大学马列课程一减再减*

江泽民的[七一讲话]让许多学术界人士感到松了一口气。甚至连中央党校的出版社最近也出版了反映中国一些著名经济学家对马克思劳动价值论持不同看法的书籍。人们还注意到,前不久召开的人大和政协两会也没有提倡马列主义,倒是提到了要高举邓小平的理论旗帜,贯彻江泽民的思想。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商德文说,中国的大专院校正在悄悄把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中心的[政治经济学]课程缩短到了极限。商德文说:“实际上从中央教育部来讲,马列主义的课程一减再减少。比如资本论本来要给北大本科生讲两、三个学期,现在缩短到二十个小时,而且仅限于经济学专业的学生,别的专业就不学了。”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员院长安体富也对美国之音表示,人民大学已经大大减少了向学生讲授政治经济学课程,不过他说[资本论]对研究经济的人仍然有用。安体富说:“资本论有些基本理论我们认为还是适用的,比如研究再生产、研究再分配,包括股份制等方面,还是可以用的。”

*《资本论》指导作有限*

安体富教授承认,《资本论》对目前中国市场经济具体运行的指导作用相当有限。但是他认为,只要中国不改变走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最终目标,马克思主义理论仍将是中国经济学的一个基础。安体富说:“我认为,在经济学上,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还是一个基础,这方面还是有一定的考虑。马克思在《资本论》的分析中讲创造价值的源泉是劳动,但是生产要素也参与分配。马克思说,将来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制度的时候,生产资料是全民所有,生产资料参与的那一部份也应当归全民。“

*打天下和治天下*

观察人士说,中国老一辈的经济学家大都不肯完全放弃马克思主义理论,因为几十年来它已经成了自己的看家本领,但是年轻一代的经济学家、特别是在欧美学校进修过西方经济学之后回到中国学术和商业机构任职的专业人士,深刻体会到西方经济学在解决现实经济运作问题中的作用,以及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所表现的局限性。中国一些经济学家这样来形容马克思主义理论和西方经济理论两者不可或缺的现象。他们说,打天下的时候靠了马克思主义,现在到治天下的时候就得靠成熟的西方经济学理论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