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5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两岸三通谈判台北无时间表 - 2002-05-24


针对台湾这几天讨论热烈的“两岸三通”议题,台湾主管大陆政策的行政院陆委会官员再次表示,三通的大方向是已经确定无疑的,但是这是一个复杂问题,台北方面没有启动两岸谈判的明确时间表。

*工商大佬毛遂自荐谈判使者*

在台北高层表示可以考虑以委托民间团体的方式和北京方面协商“两岸三通”、包括直接通航问题,而北京方面也做出台北所说的“相对的善意”和“看起来有诚意”的回应之后,“两岸三通”顿时成为这几天台湾媒体和政坛的‘发烧’话题。两位工商大佬王永庆和高清愿毛遂自荐,愿做谈判使者。在行政院陆委会声明将委托“团体”而不是“个人”之后,各行业团体跃跃欲试,立法院院长王金萍也站出来发话说,立法院也是民意团体,可以接受政府委托,参预两岸协商。

*绣球落谁手陈明通阐述原则*

人人争做三通使者,究竟谁会成为幸运儿?绣球操在陆委会之手。陆委会副主委陈明通解释了选择对象的几大原则。

陈明通:“总统的‘大胆谈话’之后,我们陆委会继续评估什么样的团体能够受委托协助处理两岸人民交流所产生的事情,像现在比较‘发烧’的议题‘三通’。我们的立场是,根据协商的议题性质以及它所涉及到公权力的强弱的程度,相对考量有关团体的公信力、可爬刀取⒆ㄒ的芰Γ�还有经验。另外还有一点考量是‘利益回避’。然后,用‘个案’考量民间团体参预协商的模式和程度,务实地处理两岸之间这种比较急迫的事情。�? *举而不发陆委会箭在弦上*

尽管此间有舆论形容两岸三通已如“箭在弦上”之势,民间谈判模式也“呼之欲出”,但是,陆委会显然并没有立刻抛下绣球的意思。在星期五的例行记者会上,陈明通副主委表示,陈水扁总统已经表明两岸三通“无可回避”,三通的大方向已经定好,但是用他的话说,在何时开始三通谈判的问题上,台北方面有“时间感”,但是没有“时间表”。

陈明通:“民众表达意见有各种形容词,有各种意愿,在民主开放的社会我们也能够了解,但是政府做事情有一定的程序、法律的架构。当然我们也有我们的压力,民选政府四年就一任,四年就一个检讨,你当然知道执政的时候是人民授权给你的这段时间,你要展现你的诚意,落实你在选举时候的政见,所以我们也会有时间的压力,我们不会无限的拖下去。”

*多元化社会要照顾多方*

这位负责大陆政策所高级官员说,“三通”涉及到政府“公权力”,不是台北所能单方面决定的,而在台湾内部,有关政策也需要进行民主讨论并且在法律架构内制定。一位中国官方电台派驻台北的记者质问到,这么多台商都提出要尽早开辟“三通”,还有台商愿意参预谈判,而当局为什么拒绝他们提出来的要求?陈明通回答说,台湾是民主多元的社会。

陈明通:“民主国家有很多利益团体,‘利益团体INTEREST GROUP’,它代表一部分人的利益。政策不能不照顾到没有提出来的人。提出来的人可能比较显著,你还要照顾那些还没有提出来的、潜存的、隐性的团体,因为一个政策的讨论过程中,可能那些平常不注意的团体被唤醒了,所以一个政府必须全面、宏观去看到各种意见、各种可能潜存的团体,你要照顾到整体利益,做一个仲裁者。”

*授权与委托毕竟不同*

陈水扁在“大胆讲话”中表示可以“授权”民间和大陆谈“三通”。陆委会随后推出的政策是“委托”民间团体参预两岸“三通”协商。“授权”和“委托”这两个术语区别何在?副主委陈明通解释说,按照台湾制定的两岸关系条例,“授权”的定义比“委托”更狭窄一些,民间团体可以受“委托”和中国大陆进行协商,但是受“委托”的团体,未经“授权”,不能和大陆签约。

目前,只有台湾“海基会”得到官方“授权”,但是北京因为台北拒绝接受“一个中国”前提,封闭了“海基会”与大陆方面对应的“海协会”的对话大门。“海基会”在未来三通协商中将发挥什么样的角色?这个老资格的半官方机构会不会从此被束之高阁?目前,一切都还只是“议题”而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