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六四来临海外学者从五四看六四 - 2002-06-02


在六四天安门事件十三周年纪念日来临之前,海外的政治历史学者在纽约举行五四运动和六四事件两者关系的研讨会。中国社科院前政治学所所长严家祺表示,五四由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不公引起,六四则因中国社会内部的不公爆发;六四事件更导致了整个世界的变革和冷战的结束。

他指责今天有人嘲笑和反对纪念六四,表示悼念六四是一种信念,并且六四真相大白的一天已经不远了。著名异议人士王军涛表示,五四与六四的关系远比人们当初的了解复杂。今天人类的政治思想已经到了相当的高度 和丰富程度,如果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一个比较复杂的看法,下一轮再给一次革命的机会,还是不能完成,将来可能再出一个七四事件。

前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所长严家祺表示,二十世纪的中国经过两次革命,一次是辛亥革命,一次是共产党领导的农民革命,第一次革命建立了第一共和,第二次革命建立了第二共和国,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严家祺说: 五四运动是第一共和的分水岭,而六四则是第二共和的分水岭,1949年以后,两个共和同时并存于海峡两岸。

* 国际欺辱与内部腐败的区分*

严家祺表示,两个运动在产生的原因方面也有可比性。五四运动是因为当时的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不公正而爆发,并且引起了整个中国社会的大变革,产生了新文化运动,和共产党的兴起;六四则是中国社会内部的不公正引发了可以说是世界性的变革。严家祺: 正因为六四的屠杀,当时有电视传遍了全世界,使得当时的匈牙利、整个欧洲,包括民主党德国,不敢对人民的反抗进行镇压。所以造成了匈牙利的逃往潮,以及后来柏林墙的倒塌。当然同戈尔巴乔夫本人的态度有关系。可以说正因为屠杀促成了整个世界性的变革。

著名异议人士、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生王军涛表示,五四和六四都是上一个世纪中国历史上的两个划时代的历史事件,六四对五四不光有思想上的承继性,而且也有政治上承继性。但是两者之间的关系却并非我们过去了解的那么简单。六四重新提出了五四当时提出的问题,中国不但没有解决这个问题,而且在这个中间走了一个历史弯路。使中国成为世界政治历史上都很少有的一个专制集权国家。

讽刺的是最新的研究显示,无论共产党领袖如毛泽东,还是国民党的一些威权人物,都是五四和新文化运动的产物,都是在启蒙时代形成思想、走入政治的。而造成自由主义大师,如胡适,晚年悲惨境遇的正是受惠于他的思想而成长起来的那些政治家们。

*没准将来是七四*

王军涛说: 我们要问的是五四和新文化运动当时作的一些选择究竟在中国的政治史上有哪些影响?五四的失败是否就是一些政治家简单地背叛了自己的理念或是把这些理念给出卖了?

王军涛说,国内精英们的讨论非常热烈,有的认为当时中国人并不具备这样的一个条件来消化这些东西,中国本来应该有自己的道路,简单的模仿摧毁了中国的传统之后导致了一些更恶劣的结果产生;有的认为是因为当时一些不能控制的事件,如西安事变等,导致了后来的结局,五四本身不应承担责任。王军涛说,显然这表明五四和六四之间的关系并不是我们最初看得那么简单。

那么应当怎样看待五四和六四之间的关系呢?王军涛表示,在对于中国现实和可能的发展前景的预见上梁启超是有洞察力的。梁启超在十九世纪后期到二十世纪初期同包括孙中山等许多人争论过。现在看来他所预言的东西,也是如果他的观点在现实中没有被采纳将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局面的预言,全都应验了。

王军涛说: 他在同辛亥革命的革命派进行争论时说,如果现在要搞革命的话列强会瓜分中国,那时候我们把外蒙古给丢掉了,那时候和后来的虚弱有导致了俄国和日本的进入。他还说,中国在民智未开的情况下,当时贸然革命只会给新的专制创造条件等等,国家会陷入动乱。还有社会革命和政治革命并举,当时有很多人想提出搞社会主义,如果要同时并举的话会怎样,在那场争论中总的来说,他不是反对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而是采取一个什么方式的问题。

王军涛引用中国著名的思想家刘晓风的话说,你如果对人类、对你这个社会的共同的传统没有一个共同的认同,仅仅有个自由主义原则的话,你把这些神圣东西消失的话,这个社会的政治稳定就只有靠专制。

王军涛说,很多问题远不像意识形态终结、冷战刚结束,或者象五四时期,几乎一百年前人类的思想没到这个高度,但是今天人类的政治思想,许多争论,特别在比较政治中的争论已经到了一个这样的高度 和丰富程度,我就觉得,如果我们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一个比较复杂的看法的话,我们就是在下一轮再给一个革命的机会,我们还是不能完成,五四六四没准将来是个七四事件。

*为了一个自由民主信念*

前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所长严家祺说,我们为什么直到今天还要纪念六四? 为什么在很多人对民运表示不屑的时候还要纪念六四?甚至一家著名的英国电台说,六四话题不再是话题,民运人物不再是人物,严家祺说,其实海外民运人士是一个弱势群体,很多人在社会上也是很艰难,要糟蹋他们是很容易的事。他说,十三年后还要纪念六四就是为了一个信念。

严家祺说: 为什么悼念六四呢?是不是为了我们的个人前途呢?实际上不是。甚至于还可以说还不是直接为自由民主,因为不是我们悼念一下自由民主就来了。实际上就为了一种信念,就为了六月四日那一天是一个大屠杀,我们要证明它,不是证明它,这本来就是一个事实,不愿意北京今天还在说,这是一个反革命暴乱,我们说是屠杀。这么多人,几百人,上千人受伤,官方的报告都说有几百人死亡,大学生、工人。

严家祺说,虽然现在有很多人嘲笑、反对纪念六四,但是他们不能阻止人们对那次屠杀的抗议和要求平反的呼声。他表示,六四真相大白的一天应该不会太远了。他说,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他将不再做一个民运人士,而重操学者的旧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