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旅美华人聚集中国驻美使馆前悼六四 - 2002-06-02


一些旅美华人星期六晚间在华盛顿举行烛光悼念活动,纪念六四事件十三周年。除了声讨中共统治者 之外,多位著名民运人士和政治异见人士还敦促中国普通老百姓不要忘却中国历史上这一段惨痛的过去。夜幕降临的时候,大约一百多名中外人士聚集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前的一个圆形草坪上,手举着点燃的蜡烛,先向在六四天安门事件中的死难者默哀一分钟。自从1989年以来每年的六月四号前后,人们都到这里举行追思悼念活动,他们已经习惯地把中国大使馆前面的这块圆形草坪称为天安门公园。

当年在天安门广场领导学生运动的领袖王丹、张伯笠, 著名持不同政见者魏京生,以及在美国的多个人权团体都参加了今年的纪念活动。王丹说:[已经十三年了,我无法保持沉默]。八九学运领袖王丹在发言中说,自从六四大屠杀以来,中共当权者一直在利用各种手段歪曲和诬蔑那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但是在国内和海外的一些华人对八九民运的歪曲和诬蔑也从来没有停止过。王丹说:[令人震惊的是,在民间被遗忘和歪曲的广度和深度都到了不能仅仅归咎于政府的程度] 。王丹说,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死难者的鲜血也被冲的越来越淡。他表示对中国民众已经逐渐忘却六四那场浩劫感到悲哀。王丹还说:[最令我担忧的是,当局对记忆的清洗,对八九民运的歪曲已经深入到后八九一代的心里,当对政治的冷漠成立一种时髦的时候, 当社会责任感成为那些成功人士不屑一顾的时候, 我无法想象这样一个民族,即使有经济发展,怎么能够强大起来。]

*唤起良知正义感*

设在华盛顿的劳改基金会主任廖天琪也批评在中共集权统治下的中国老百姓已经失去了良知。他们不仅忘却了六四血腥屠杀,也忘却了中华民族近一百年来所遭受的苦难。廖天琪说:[在中共统治下半世纪的中国人已经变成一个失去记忆能力的民族,九一八,有谁在纪念,中日战争,中国人死了三四千万, 每年的七月七日有谁还在纪念我们的同胞,反右大饥荒被饿死的中国人, 不下数千万,纪念他们的何处可寻,文革中被打死数百万,他们也都是孤魂野鬼,没有公开的纪念活动。 共产党下的中国是什么样的国家, 被中共洗脑后的中国人是怎么样的民族,没有正义,没有廉耻,没有哀思,没有道德。] 劳改基金会的廖天琪说,中国不仅需要一个强大的经济、人们生活的富裕和舒适,更需要有正义感的民族。我们不要一个强大的中国和爆发户似的有钱阶级,我们要有一个有正义公理和平进步的国家,一个公平竞争自由开放的社会。

一年前在回国探亲时遭到逮捕和监禁的美利坚大学中国学者高瞻说,她带着惭愧和忏悔的心理来到这里纪念六四的死难者。六四流血事件之后,当时在美国留学的高瞻得益于美国政府为了保护中国留学生而设立的特殊移民法案,并且拿到了所谓的六四绿卡。她说,其实她是吃了六四人血馒头。高瞻呼吁所有跟她一样吃了六四人血馒头的留美华人一起为民主而奋斗。高瞻说:[今天在这个叫做小天安门广场的地方,对着咫尺之外的中国大使馆,我要想数万个跟我一样拿了六四绿卡的`吃了人血馒头的中国同胞,你们在那里。可不可以让我们重新开始,摆脱使中国长期没有民主的集体健忘症,捧着我们的良心,为了那些受伤的,倒下的,和死去的做一点我们应该作的事情那就是为最终的民主和自由而奋斗。]

*不忘[历史的伤口]*

近几年,海外中国民主运动遇到了挫折,参加纪念六四活动的人数也越来越少。民运人士承认,这跟前些年海外民运中各个不同的团体和派系一度不够团结有关。曾经被中国关押过十八年的魏京生说:97年我刚出来的 时候,大家愿意跟我打招呼,很少人出来帮助民运活动。我觉得当时他们的状况并不是不可以理解的,不是对中国民主不感兴趣,可能跟个别民运人士行为不太敬佩有很大关系。] 不过,魏京生表示,从近来海外华人社区对民运的关心和支持可以看出,海外中国民主运动正在向好的方向转变。

一如既往,在华盛顿中国大使馆前组织今年六四追悼活动的还是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全美学自联主席易丹轩说,尽管来参加活动的人不多,尽管许多来美国的华人放弃了民主运动,但是他仍然看到许许多多有良知和正义感的中国人并没有放弃对中国民主前途的信心。

参加今年这次活动的人士也用一曲[历史的伤口],来表达自己反抗强权、抗拒遗忘、重新树立民族精神的决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