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美日军事合作密切经贸多摩擦 - 2002-06-08


日本长期来一直被看作是美国在亚洲的忠实盟国,两国在安全防务方面的合作密切。 一些专家们认为,与军事合作完全不同的是,美日两国在经贸方面的摩擦日益激烈,随着全球化的发展,两国之间的合作与竞争关系出现了新的变化。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彭佩尔教授在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的一次研讨会上说,克林顿总统任期内,经济领域是推动美日关系的主要动力,布什总统上任后,安全防务重新上升为两国关系的重要议题。彭佩尔教授认为,美日两国的军事联系和经济联系是两条道上跑的车,不会相互推动,军事的密切合作对经贸摩擦于事无补。

* 美日各持己见 *

彭佩尔说:“两国的经济关系已经变得越来越糟糕,这是因为两国各拨各的算盘,在金融业,制造业,特别是日本银行日益严重的坏债问题上各持所见。这不仅仅损害日本的经济,从长期来看,也严重威胁着全球金融体系。”

美国米德尔伯利学院帕坎南教授说,80年代中期之前,日本在经济问题上对美国的要求基本上可以说是有求必应,至少日本贸易官员这样认为。他说,日本对此感到很烦恼,因而就到关贸总协定和世贸组织等国际贸易组织去寻找解决美日贸易纠纷的途径。由于日本越来越多地寻求其他国家的支持和帮助,美日两国的经贸关系日益变得多边化,而不再象过去那样仅仅是单纯的双边关系。

* 日本状告美国 *

帕坎南说:“自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成立之后,我们看到日本政府在口头上和行政上把贸易外交的中心转向世贸组织,特别是转向世贸组织的法律方面。自那以后,日本几次和美国打引人高度注视的贸易官司,而且每次都是日本打赢。进入21世纪以来,日本仍然在不断起诉美国。”

美国米德尔伯利学院的帕坎南教授还说,美日两国政府似乎越来越控制那些有可能影响两国经济关系的问题,私营企业、大型跨国公司、投资金融集团等在控制两国经济关系方面正在发挥更大的作用。

* 美日仍为稳定因素 *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彭佩尔教授则认为,亚洲出现的新局面加强了美日两国政府的作用,因为这些大企业,大公司和大集团不可能在世贸组织等机制里提出问题,或解决问题,这只有依靠政府在国际组织中发挥作用才能做到。

美国加州大学圣地艾哥分校的克劳斯教授说,美日两国的贸易争端一度非常尖锐,双方互不让步,两国的高级贸易官员也相互指责。他认为,两国贸易争端不再是双边问题,而已经变成了多边问题。80年代后期,日本帮助成立了亚太经合论坛,目的是希望借助这一论坛减少美日之间和他们与亚洲贸易夥伴之间的纠纷。克劳斯教授指出,美国和日本仍然是亚洲地区保持稳定的主要因素,但是两国的经济关系除了日益多边化之外,还越来越趋向三边化。

* 难以排除中国因素 *

克劳斯说:“美日两国在任何重大问题上几乎不可能不考虑到中国,部分由于军事和经济的分野,部分也由于大企业集团的影响力。三个国家在不同的经济问题上结成不断变化的两国联盟,以此来向它们中的第三个国家施加压力。”

克劳斯教授说,这带来的问题是,在新的形势下如何协调三边关系,把中国带入美日经济关系之中来,让中国参与更多的事务。他的结论是,目前还没有一个机制能有效地协调这三边关系。米德尔伯利学院的帕坎南教授指出,美国今后恐怕很难迫使日本或者其他亚洲国家听命,特别是中国,它是一个具有独立性的国家,不会象日本那样在有些问题上听从美国的命令。因此,她认为,美国要从一个更广阔的战略角度看问题,严肃认真地考虑如何更好地在世贸组织的框架里解决贸易争端,只有这样,美国才能在世贸组织里依靠盟国的力量解决它与亚洲地区的贸易争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