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踢输日本 莫斯科球迷大怒骚乱 - 2002-06-09


在星期天的世界杯足球赛上,当俄罗斯队以0 比1输给日本队后,在莫斯科市中心发生了大规模骚乱。许多喝醉酒的球迷外加光头党成员暴力袭击莫斯科市中心的各处建筑物,车辆和行人。

俄罗斯队同日本队的这场足球比赛在俄罗斯国内引起了广泛关注。为此,莫斯科市政府特别在莫斯科一些主要地区设立安装了大型电子屏幕来现场转播这场比赛。其中的一块大型电子屏幕正好就安装在莫斯科市中心离红场和克里姆林宫仅仅有100多米远的地方,同时这快电子屏幕也正好位于俄罗斯下议院国家杜马以及著名莫斯科饭店的大门外。

星期天下午球赛开始之后,在这快电子屏幕下面聚集了大批前来观看比赛的球迷。当日本队攻进第一个球之后,在场观看比赛的人群中开始出现骚动。有人开始投掷酒瓶。当比赛接近尾声,人们感到俄罗斯队已经没有任何希望改变局势之后,开始了大规模的骚乱。大批的年轻人疯狂地高呼着'俄罗斯,俄罗斯'的口号打砸和放火焚烧停在国家杜马以及莫斯科饭店门外的汽车。

*狂暴过境中国餐馆也遭袭卷*

接下来,歇斯底里的俄罗斯球迷兵分几路来到市中心附近的几条主要街道上。这些街道都是莫斯科最繁华的商业地段。那里集中了大批的餐馆,酒吧,商店。所以在附近街道上所停的汽车以及餐馆商店都遭到了严重破坏。就连国家杜马以及莫斯科饭店的建筑物的外表也受到了损坏。

在特维尔大街旁边的一条步行街上,一家名叫的中国餐馆也未能逃脱这场浩劫。当时正在餐馆工作的陈先生成了这场骚乱的亲眼目击者。他对美国之音透露说,大约有三,四百人突然出现在这条步行街上,三,四分钟之后,整条街道变成了一个垃圾场。他介绍说,整个这条街全都给砸了。我们这条街有餐馆,酒吧,商店还有银行,这条街主要以餐饮业为主,他们上来之后,就三,五分钟吧,就象是风卷残云一般,过20多分钟后我们出去一看,整个这条街就象是垃圾场一样全都给砸了。

陈先生在俄罗斯已经生活4年,来自中国东北。他认为,参加骚乱的人一部份可能是喝醉酒的球迷,另一部份人可能是光头党成员。陈先生本人并没有遇到光头党的袭击,但是他的朋友在地铁中却曾经遭到过光头党的暴力袭击。不过这样大规模的暴力骚乱他还是第一次遇到。陈先生透露,餐馆的6个大玻璃窗户被全部砸碎。餐馆外面露天酒吧的桌椅也同样被砸毁。整个经济损失大约能有两三千美元。尽管数目不太大,但是却很烦人。当晚餐馆只好雇用4名俄罗斯警察值班。陈先生说,餐馆工作的中国员工由于都是亚洲人面孔,在暴徒们洗劫时都躲藏了起来,所以人员方面并没有受到损失。这位当时站在二楼,目睹了全过程的陈先生继续介绍说,当时并没有警察,直到打砸之后,才来了7,8台警车。警察也没有办法。因为他们好几百人,并不是10个,20个。所以警察当时也控制不了局面。

*借机肇事行同暴民*

莫斯科的骚乱成为星期天晚上俄罗斯各家新闻媒体报导的头条新闻。众多新闻媒体批评莫斯科市政府以及警方无能,对骚乱没有任何准备,同时也没有及时采取措施制止。不少目击者说,在骚乱时,许多在现场的警察一部份躲藏了起来,另一部份成为暴徒们袭击的对象。在骚乱发生一个半小时之后,警察的增援部队才姗姗来迟。

由于骚乱地点附近集中了好几家著名酒店,许多在现场的外国游客被迫纷纷逃回自己酒店的房间里。日本大使馆在球赛之前就已经向在俄罗斯的日本人发出警告,星期天尽量不要上街。但是尽管如此,特别来参加目前正在莫斯科举行的柴克夫斯基音乐比赛的5名日本学生还是被暴徒们打伤。据报导,这场骚乱造成1人死亡,100多人受伤,其中不少人伤势严重。另外有100多辆汽车为砸毁。这期中包括警方以及官方的全俄罗斯电视台的车辆。不少俄罗斯目击者也认为,在参加骚乱的人中,许多人并不是真正的球迷。这其中不少人已经喝醉了酒,另外有很多人还是极端民族主义分子以及光头党成员。

观察家们认为,星期天在莫斯科市中心的骚乱无论是从规模和破坏程度来看都是空前的。在历史上也是第一次。在俄罗斯媒体对此事件的讨论中有人认为,目前俄罗斯社会似乎存在一种病态,畸形,不正常的心里。不久前,俄罗斯著名政治家亚夫林斯基在接受一家电视台的采访时也表示,俄国社会和部份精英阶层还都停留在少年式的心里思维上。当感到口袋里的钱不够或者是不满时,就试图采取某种手段进行发泄。一些分析人士也认为,随着俄罗斯的急剧衰落,经济的拮据,越来越多的失败让不少俄国人越来越感到自卑。这或许是造成这次骚乱的一个更深层的原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