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国会调查机构讨论中国少数民族问题 - 2002-06-13


中国的少数民族问题不但涉及中国的国家安全,也跟东亚、中亚乃至世界安全体系有关联。本星期,美国国会和行政机构中国问题委员会举行圆桌讨论会。与会专家指出,中国在西藏和新疆面临少数民族问题的严峻挑战。

美国国会和行政机构中国问题委员会,是美国最高立法机构和行政当局,为了使美中关系今后发展有一个更坚实的基础而设立的超党派研究调查机构,目的是为美国的对华政策提出政策建议。

在国会和行政机构中国问题委员会所研究调查的许多问题当中,中国的少数民族是该委员会特别关注的问题之一。美国印第安纳大学欧亚研究中心主任艾略特・斯波林在国会和行政机构中国问题委员会举行的圆桌讨论会上,就西藏问题发了言。斯波林说,西藏问题对中国来说,不仅是一个民族问题,也是一个政治问题、宗教问题、文化问题,这些问题难解难分,非常棘手。这些问题,因为中国的专制政治制度而变得更加难以解决。

*达赖喇嘛如去世西藏问题更棘手*

斯波林说:“这是一个非常微妙复杂的问题。假如我们要求中国尊重人权,而人权包括言论自由、表达政治异议自由,尤其是发表关于西藏地位的言论自由,假如允许人们自由地集会,公开发表不同政见,自由散发各种材料,中国当局在这个问题上受到的压力会增加。”

斯波林教授说,面对错综复杂的西藏问题,中国政府试图把西藏问题简化为中央政府跟达赖喇嘛个人之间的问题。中国政府多年来试图让自己,也让别人相信,只要达赖喇嘛不存在了,西藏问题也就消失了。斯波林教授说:“就达赖喇嘛而言,现在的问题已经很明显,中国的政策是等待达赖喇嘛的去世。问题是,假如达赖喇嘛去世,西藏问题就能解决吗?我认为不能。但是,中国显然认为能。”

西藏人权团体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主任布穷次仁说:“我认为,假如中国当局以为只要达赖喇嘛不在了,西藏问题就解决了,这种想法是愚蠢的。事实上,西藏问题会因为达赖喇嘛不在了而变得严重起来。我们知道西藏人到目前一直很和平,全是因为达赖喇嘛致力于通过非暴力的途径政治解决西藏问题。西藏人也是人,西藏人当中已经聚集了很多不满。假如没有达赖喇嘛安抚西藏人,他们可能会采取其他的行动,导致那一地区的紧张。我们只要看看中亚地图,就可以明白,西藏动荡也会给其他地区带来问题。”

*艾兹病严重威胁新疆发展*

马里兰大学全球华人事务研究院执行主任哲斯丁・鲁德尔森在圆桌讨论会上,描述了中国政府在新疆问题上左右为难的困境。鲁德尔森说,中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发展新疆,但是,无论中国投入多大,许多新疆维吾尔族人还是认为,这一切是中国殖民统治的一部份。新疆的每一个石油储藏发现,都让许多维吾尔族人觉得他们的财富将要被中国盗窃。新疆建设的每一条道路,都让这些人认为是方便了汉人的移民。

除了这些政治和民族问题之外,鲁德尔森说,艾兹病给新疆增加了新的爆炸性因素:“艾兹病病毒和艾兹病的传播正在演变为一个显著的地缘政治问题,需要引起美国的仔细关注。海洛因从1994年开始从缅甸流入新疆,在很短的时间内,新疆成成为吸毒和艾兹病病毒感染问题最严重的省份。”鲁德尔森说,这不仅是新疆维吾尔族人的问题,因为随着中国西部开发计划的实施,进入新疆的汉族司机、未婚的开发者、军人、妓女、政府官员都会面临感染艾兹病病毒的更大风险。而治疗和预防艾兹病的高额开支,也将使中央政府不胜负荷,最终新疆很可能因此爆发骚乱,出现激烈的反中国政府的行动。

鲁德尔森说,为了避免新疆动乱引起中亚一连串的动乱,中国和美国应当把在打击恐怖主义方便的合作延伸到艾兹病的预防和治疗方面。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