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前克格勃将军谈苏联间谍今昔 - 2002-06-14


莫斯科正在进行一个叛国罪的大审判,可是被告人因在美国而没有出席。前克格勃将军卡卢金是苏联的大间谍,他抛弃了苏联的制度,目前帮助西方国家。他一度是西方的敌人,经验丰富,因此对西方国家具有很高的价值。美国之音记者沃纳最近和卡卢金将军讨论了他一生的经历,从苏联时代直到现在。

*为理想选择做间谍*

在列宁格勒郊外的一块土地上,春天化雪时,时常有些死人的骷髅会露出地面。他们是被斯大林埋入这个乱葬坑的七万多名受难者的遗体。每次尸骨露出来以后,克格勃就把他们再度掩埋,以便俄罗斯人民不要看见这些令人难堪的尸骨。

克格勃将军卡卢金在他写的[最高指导者]一书中,透露了很多其他苏联时代的不为人知的丑闻,包括1978年他亲自参加的使用雨伞头上的毒药谋杀自由电台和自由欧洲电台的保加利亚广播员的情况。卡卢金技巧高超,给苏联取得了很多谍报上的成功。但是后来他感到幻灭,反过来反对苏联,冒很大的风险加入民主运动。和很多人不同,他选择克格勃为事业是为了实现他的理想。

卡卢金说:“早期的苏联,苏维埃模式的社会主义作为人类的未来吸引了很多知识份子,事实上也吸引了全球各地的人士。这就是为什么苏维埃情报机构如此成功的原因。”

*注重培养年轻人*

卡卢金说,克格勃很有耐心。为了间谍活动的成功,他们愿意长时间等待。卡卢金说:“他们可能找一名年纪很轻的人,慢慢培养他,指导他,在必要时给予资助,最终目标是渗透。这名年轻人没有过去,一切都发生在他的前面,也就是他的未来,我们帮助他建立他的未来。就拿菲尔比来说吧,他这个人以前什么也不是,后来几乎成为英国情报机构的头目。”

卡卢金在华盛顿装作一名新闻记者。他在美国新闻记者、军官和学者中召募了一些间谍。他最大的虏获是沃克,一名海军军官。沃克在18年间向苏联人提供了美国舰艇包括核潜艇的活动细节。这些情报在苏联人制订计划时固然十分重要,同时也减轻了对美国袭击的恐惧。卡卢金说,相互侦探反而使冷战没有变成热战。他说,在后苏联时期,间谍比历来都忙,可是他们的动机不同。

卡卢金说:“金钱历来扮演一个角色,可是现在,变成了一个重要部份。自从意识形态的障碍被打倒,人们时常认为间谍也是一种工作。他们不认为他们做间谍或把情报交给别人会使他们的国家安全遭遇重大危机。”卡卢金说,俄罗斯有了一个新召募间谍的工具,这就是越来越强大的反美主义。人们可能恨透了美国,以至于对美国进行侦探。为了补充失去的苏联领土,对间谍的需求也十分迫切。

*目标应转向较小国家*

卡卢金说:“俄罗斯目前必需准备面临那些较小的国家。现在,国际恐怖主义或分离主义的种籽变成了俄罗斯现实生活的一部份,特别是那些穆斯林,他们不仅在高加索,而且已经出现在俄罗斯心脏地带的鞑靼斯坦了。”土耳其和伊朗这些穆斯林邻国煽动俄罗斯的分离主义到了什么程度?这也是俄罗斯间谍需要了解的。卡卢金说,俄罗斯和北约组织的新联盟不仅促进了和平,同时也提供了采集情报的机会。

卡卢金说:“前华约的朋友,波兰和捷克共和国现在都成为北约组织的成员了。俄罗斯声称目前已经独立的波罗的海国家,被西方国家的情报机构用来渗透俄罗斯。无论这是真是假,俄罗斯情报机构目前也在这些国家从事情报工作了。”

卡卢金说,美国已经不是莫斯科的头号敌人,而是他们优先考虑的国家。卡卢金也是一名优先人物。他最近收到一张传票,要他返回莫斯科接受叛国罪的审判。俄罗斯每日报告的发行人乔耶尔说,俄罗斯把卡卢金作为目标,是因为过去和现在他对俄罗斯的批评影响很大。卡卢金并不打算回到他曾经服务过的国家,可是他把这张传票装在镜框里面,放在华盛顿的间谍博物馆内展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