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贫困:中国农村教育的拦路虎 - 2002-06-14


中国政府计划在农村地区推广税收改革,以减轻数亿贫穷农民的负担。在甘肃省,削减最多的将是教育税。但是,甘肃省的学校资源已经非常匮乏,几乎无法为学生提供日后改善生活的机会。美国之音记者洪理达不久前在甘肃省进行了采访。洪理达在采访报道的第二部分,介绍了中国农村不完善的教育制度。

*学生艰苦教师辛苦*

张淑琴不喜欢下雨天气。她是一年级和二年级的老师,教室的木屋顶残破不堪,遮不住雨水。这位29岁的女老师说,她设法让6、7岁的学生们都挤在土坯房里没有雨水的屋脚。但是,下大雨的时候,他们就会淋湿了。张淑琴是中排村小学唯一的老师,中排村坐落在中国西北偏远山区,全村都是土坯房。

教室里没有灯,破旧不堪,一年级学生坐在左边,二年级学生坐在右边。张淑琴是高中毕业,每天教他们数学和语文,另外,每星期有一节音乐美术课。张淑琴说,她每月的工资只有40来块钱,不够维持生活,而且常常不能按时领到工资,上个月的工资还没有发下来。张淑琴和她的丈夫、两个孩子靠自己种的粮食糊口,日常生活费用主要靠她丈夫打零工挣的钱。

张淑琴说,别人都不愿干这份工作,学校位于偏远地区,当地政府对学校的事不闻不问。一个6岁的男孩子笑嘻嘻地坐在课桌后面,张淑琴抚摸着他的头说,这是她的儿子,她肯在这里教书,其实就是为了自己的儿子。

*中国人均教育费世界最低*

这所农村学校的恶劣环境绝不是个别的。C-L-S-A新兴市场金融公司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说,中国的人均教育开支在世界各国中几乎是最低的。这份报告还说,中国农村每年有4百万学生由于父母交不起学费而辍学。在中国农村,能上完小学的学生还不到三分之二。中国政府试图对农村税收制度进行审查,帮助贫穷农村减轻负担,让更多的家庭能供得起孩子上学。甘肃省文县税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张晓平说,从今年7月起,学费将减少一半。

张晓平说,很多孩子不上学,是因为他们的家庭交不起学费。小学每年的学费是4百元左右,中学学费5百多元。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当地农民家庭的平均年收入只有大约450元。张晓平说,税收改革将大大减轻农民家庭的负担。但是,地方政府怎样填补教育经费大幅度减少所产生的缺口呢?张晓平感到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张晓平承认,降低学费后,教育经费会很紧张,中央政府保证提供一些补贴,但他不知道补贴的具体数额。不过,张晓平说,北京已经保证要让农村的学校维持正常的教学工作。降低学费可能会让更多的家庭能够送孩子上学,但很难想象,削减教育经费后,资金已经非常短缺的学校怎样才能改善教学工作。

*希望工程让人失望*

东峪口小学是当地最好的学校。这所学校在2000年进行了翻修,但从事这项工作的不是地方政府,而是“希望工程”。“希望工程”是中国青年发展基金会主办的。据称这个组织曾经把教育捐款用于投机性投资,有关各方正围绕这一事件争执不休。目前,有关机构正在审核中国青年发展基金会的帐目。东峪口小学配备着经过政府培训的教师,还有新设备和课本。

*她走了,留下的学生怎么办?*

东峪口小学的校长张凯文说,由于学费比较低,方圆很多里的农民都把孩子送到这里来上学。这所学校两年前翻修过之后,学生人数从一百增加到四百多。张凯文说,目前各班级的学生都人数过多,三年级的教室里挤着60多个孩子。为了解决学生过多的问题,学校在当地聘用了一些教师,每月工资只有80多元,相当于同等资历的公职教师工资的十三分之一。坐落在崎岖山道旁边的中排村距离东峪口小学只有几里路。记者问中排村小学唯一的教师张淑琴,她是否知道东峪口小学是用教育捐款翻修的。张淑琴点了点头。张淑琴说,东峪口小学太远,她现在还不能送6岁的儿子去那里上学,不过,等孩子长大一些,如果能到那里上学的话,她就不再当教师,因为教书挣钱太少了。记者问她,那这里的学生怎么办呢?她耸耸肩膀,沉默不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