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王力雄廖亦武获独立笔会奖 - 2002-06-30


中国大陆作家王力雄和诗人廖亦武在纽约获颁中国独立笔会和《倾向》杂志社的自由写作奖和文学奖。

*艺术自由:写作第一要义*

王力雄说,今天的中国作家在政府摊开的合同上答应以放弃面对真实、坚持正义、揭露邪恶和反抗强权的自由来换取商业和艺术上的自由。但是王力雄说,前者才是独立作家写作自由的第一要义。另一位获奖人廖亦武,由于坚持不接受政府有辱其人格的条件而被拒发签证。他因为六四期间写作和录制长诗《大屠杀》被判刑四年,在牢狱中受到各种非人的折磨。总部设在波士顿的中国独立作家笔会和《倾向》杂志社6月29日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东亚语言和文学系颁赠写作自由奖和文学奖给作家王力雄和诗人廖亦彬。

*王力雄批评作家商业化*

曾经以保密的笔名写了震惊海内外的长篇政治幻想小说《黄祸》的王力雄,批评当今中国大多数作家在政府划定的规矩内写作。他们虽然通过交易获得了商业意义上的写作自由,甚至也有了艺术上的写作自由,但是他们所没有的却是作为一个独立作家最需要的自由。王力雄说,面对真实的自由,坚持正义的自由,揭露邪恶的自由,以及反抗强权的自由。针对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在领奖时说,“文学原本同政治无关,只是纯然个人的事情”,王力雄说身为自由社会公民的高行健这样说无可厚非,但是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作家若以此自辩却是一种错位。王力雄说,在今天的中国,闭眼不看、绝口不提邪恶和强权的纯然个人的写作自由,只能是一种放弃社会良心的自由─恕我言重─甚至是与邪恶和强权同谋的自由。

*盼望中国实现写作自由*

王力雄是应邀参加美国国务院国际访问学者计划而前来美国的。王力雄继小说《黄祸》之后,1984年只身在青海藏区的黄河乘筏漂流,十次进入西藏,完成了《天葬:西藏的命运》一书。1998年出版了《溶解权力─逐层递选制》。1999年到新疆进行实地调查被当局以窃密罪名逮捕,囚禁42天,并以此经历写了《新疆追忆》。去年四月他在海外出版了《与达赖喇嘛对话》于2001年公开声明退出中国作家协会的王力雄在获奖感言中说,他自己并无值得一提的文学成绩,颁奖给他只是为了昭示一个原则。王力雄说,要始终傲立于权势的对面,而非在帮忙和帮闲的队列里有走。王力雄盼望写作自由终能在中国实现,并期望写作自由的精神照亮每一位写作者的灵魂。

*廖亦武独立作家品格*

中国独立笔会于去年,成为国际笔会成员。笔会由流亡作家、移民华文作家和部份中国国内作家组成。中国的作家协会也是国际笔会的成员,但是从1989年国际笔会谴责中国镇压六四之后,中国作家协会没有在参与国际笔会的活动。

第二届倾向文学奖获得者廖亦武因为在六四期间写作和录制了长诗《大屠杀》被以反革命罪判刑四年,在牢狱中受过背铐、电棍、绳索、耳光、拳头等各种折磨,甚至被狱警用电棍插入肛门。廖亦武因为不愿意接受当局提出的有辱他独立作家品格的条件而被拒发签证。他在请友人康正果代读的书面发言中称说,在六四的亡灵上,他是苟活过来的狗写作自由崽子。在政治和生活的双重暴力下,他四肢趴地地矮下来,但是他有脊梁、有血、有眼泪。

*心灵冲破牢房*

康正果说,在牢里犯人不准直起腰来同狱警说话。天长日久我就养成了狗一般蹲着的习惯,但是我的心没有蹲着。他象鸟儿,甚至比鸟儿飞的更高,他在越狱,在没命地逃跑。他穿行在六四遇害者的冤魂中间,并与他们一道寻求遥远的自由。他在最后一年刑期里,拿起笔写作,并跟一位高龄八十的服刑和尚学会了吹箫。这就是他五卷长篇作品《活下去》的开端,后来也写了三卷《中国底层访谈录》和其他散文作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