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外地劳工妇女辛酸泪(1) - 2002-07-02


随着中国告别计划经济,一亿以上的移民离开他们在农村的家乡前往城市寻找工作。 在一些劳动力密集的产业工作的大部份工人是妇女。她们长时间工作,没有休息,有些时候甚至没有工资。

一个叫张小玉的说,她想都没想,就在开始饭馆工作的时候,把终身的积蓄交给老板 。她说:但是在每天工作13个小时,每星期 工作7天,工作了三个月之后,张女士报怨说,她只收到了当时承诺的工资的一部份。”21岁的张小玉旅行了600公里从中部的山西农村来到北京工作。她从朋友那里借钱资助这次旅行。她希望能够每个月寄钱回家来支持她的父母和两个妹妹。

张女士说,“她接受了一份在阳光旅店当清洁工和饭店服务员的工作。她的老板承诺她可以在星期天休息。她缴了相当于24美元的定金,大约是她指望得到的每个月工资的一半。作为交换,老板把地下室的一间屋给她住,住在那里的还有另外16个人,其中大部份是妇女劳工。然而,张女士从来在星期天没有得到休息。因为她的老板说,活太多了。后来她被罚款。她说,她不小心摔坏了两个玻璃杯,被罚了6美元。还有一次,张女士说她到房顶上去透透空气,结果因为干活不力被罚款。她想辞职,但是老板拒绝还她的定金。现在老板仍然欠她两个月的工资。她说,“在这里的工人没有一个高兴的。但是没有一个人敢走,因为他们害怕在其它地方找不到工作。“

*异乡劳工生活在恐惧受虐的环境*

张女士的故事说明了中国的一种日益明显的趋势。一些专家称为依附性劳动。随着中国提供的廉价外地劳工越来越多,雇主找出越来越多的方式来剥削工人。外地妇女民工尤其容易受到劳动虐待和歧视。在低工资,非熟练以及劳动力密集的行业里,妇女占劳动力的大多数。中国妇联去年进行的一次民意测验表明,城市妇女的工资只相当于从事同样工作的男性的三分之二。在农村,妇女工资只相当于男人的一半。

使事情更糟糕的是,低熟练程度的外地女劳工最受欢迎的目的地,南方的城市广州和深圳,正在整顿临时工。

所有工人现在都必须通过他们的雇主得到居住许可。而雇主反过来必须证明他们遵循政府雇用工人的规章。 新政策要求公司雇用的人员中,城市永久居民必须占一半。没有合法文件的外地民工将被拘留并且被遣返回家乡。但是劳工专家说,这样的整顿在流动劳工中建立起一种恐惧的大气候,使他们更容易受到虐待。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中国劳工专家阿妮塔-陈说,雇主克扣工资的现像越来越普遍,雇主相信劳工很难在别处找到工作。 克扣工人工资2到3 个月或者甚至更多的现像十分普通。 那些工人不能确信什么时候他们能得到他们的工资,所以他们只好继续工作。 他们工作的时间越长,工资被克扣得就越多。” 阿妮塔-陈说,在雇员开始一个新的工作以前,一些企业要求雇员预交一笔很大的定金。 还有一些雇主拿走外地劳工的暂住证件,防止她到另一家公司去寻找工作。

*劳动法执行不力*

中国的1995 的劳动法禁止雇主扣留工资或者预收定金。 法律还规定工人每周工作40 小时,规定最低工资,并且准许妇女请产假。 但是这些法律很少被实施。陈女士说,小企业内虐待劳工的现像最严重。雇主经常使用暴力维持工人纪律。 中国的工厂门口可以看到保安的现像非常普遍。因此工人不得随意进出厂门。 保安还检查工人。此外有时他们与警察有关系。 因此有许多暴力事件。 因为这些人没有权,没有尊重, 没有尊严。

在北京,工人张小玉已经决定为她的尊严而斗争。 她辞去了她的工作,并且寻找法律帮助重新获得她的定金和未付工资。她说: " 我的雇主声称她付不起那些工人的工资,” 张女士说。 “ 如果那是真的,为什么老板有一所好的房子,一辆小汽车和一部移动电话,” 她抱怨说 “像我这样的人,离乡背井,长途跋涉几千里来找工作,”她说。“ 或许我们不会死于饥饿, 但是我们来这里是赚钱的,我们甚至连一分钱都存不下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