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外地劳工妇女辛酸泪(2) - 2002-07-03


一直受到劳工虐待的中国的流动工人开始为他们的权利而斗争。 劳资纠纷正在上升,数量空前的工人对雇主发出正式的抱怨。 在北京一个组织帮助训练流动的妇女工人保护她们自己免受剥削。

苗民元喜欢为一群打工妹唱一首共产主义者战歌来开始对她们的援助。来自全国农村的许多年轻人拥挤在北京的一间办公室里,合唱" 团结就是力量"。 这首革命歌曲中唱道," 比铁还硬,比钢还强,”打工妹也跟着唱道:“把一切不民主的制度埋葬”。当唱歌结束后,作为“打工妹之家”顾问的苗女士,开始向一群十几岁或者20几岁的妇女讲话。这些妇女大多已经旅行数千里路,前来首都找工作。 苗民元说:" 我们女孩子孤身一人在北京" ,苗女士告诉她的全神贯注的听众说," 你的父母在这里保护不了你,因此你必须依赖你自己。 相信你自己并且认定你的权利,"

*“农村妇女大全”声援外地打工妹*

当中国的流动工人人口膨胀到超过1亿,象这种提供援助的组织开始出现,帮助妇女提高关于劳工权益的认识,特别是女工的权益。谢丽华1996年开办了这个打工妹之家。其中部份资金来源于总部设在美国的非盈利组织福特基金会。她还编辑出版了一本杂志,名叫“农村妇女大全”。这本杂志的主要读者对象是外地打工妹。谢女士说,打工妹非常孤独,缺乏自尊。 她们离开了她们在农村的家庭,因为她们需要寄钱回家。 谢女士说,她们来到城市后立刻被压抑的生活环境和雇主的野蛮所征服。打工妹经常受到权益上的侵害。工资不能按时发放。有时受到性骚扰,或者强暴。她们非常需要援助。

根据劳工问题专家的研究,打工妹的工资只相当于支付一个男人工资的小部份。 因此她们大部份在在劳动密集型产业里工作。阿妮塔-陈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一位中国劳工问题专家。 陈女士说,和下岗的国营企业职工不同的是,下岗工人经常举行抗议活动,特别是东北的重工业基地。但是外地劳工通常在面对虐待的时候保持沉默。

陈女士说,“ 这并不表明那些工人不抱怨;他们确实抱怨,但通常是在他们的钱完全用尽的时候, 他们的工资被拖欠的如此之久,以至于他们甚至没有钱买食品,或者寄钱回家。”

*报怨权益受害案件猛增*

中国禁止成立独立的工会,并且经常监禁组织大型抗议的工人。 但是中国1995 通过的劳动法保证加班费,规定最低工资和工会代表。 自从90年代中期,中国媒体越来越公开报导违反劳动法的事件。 因此,陈女士说,一些工人开始通过中国的仲裁制度进行反击。 陈女士说,“ 劳工争议越来越多。这些争议通常通过正常渠道提出,象工会,地方劳动局,或者检察机关等。 你提出抱怨,然后通过仲裁或者通过法律体系解决。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中国工人在1995 年向中国的仲裁机构提出了3万3千起报怨。在2000 年,数字已经骤升到几乎50万起。短短的几年里上升了15 倍。国际劳工组织的报告还说,大多数争议是由于未付工资或者拖欠工资引起的。中国劳工还对 超时工作和工作环境不安全导致伤残等提出抱怨。然而维护劳工权益法的工作在中国仍然是一种危险的职业。 在中国南方的城市深圳,当局禁止劳工律师周立泰继续从事律师业务。周先生为“在工作有关的事故里受伤的数百位”客户赢得补偿而著名。

偶然也有一些报怨的工人取得胜利。 刚过去的4月,在中国东部的省份浙江,230名 流动工人发起一场集体诉讼,获得胜利。法庭判处他们可以得到补偿。 他们是在挖一条隧道时得了肺部疾病。 在北京打工妹之家里,劳动权利律师周婉玲把注意力放在赢得战斗而不是输。这是星期日早上,也是打工妹唯一不用工作的时候。周女士解释怎样起诉一位滥用权力的雇主。 她说: " 当你开始一个工作时,你必须签署一份劳动 合同说明你工作的小时和你的薪水," 那种方式,如果你的权利被侵犯,你可以获得合法的保护" 周女士还说," 最重要的是,审查合同的条款,是不是合法。如果合同规定每天工作12小时,你就要指出来这项合同不合法。”她还鼓励打工妹说, " 如果你不大声说出来,没有人能帮助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