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丁学良曹思源看中共十六大 - 2002-07-05


有政治学者认为即将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党代表大会的主要工作还是权力如何分配的问题,而在政策方向方面看不出有什么重大的改变。但是也有学者认为正好趁这个机会进行党内的政治改革。

*十六大要务:权力安排*

香港科技大学丁学良教授认为中国共产党十六大的召开主要不是解决在重大的政策和政治路线方面的区别,而是解决权力安排的问题。丁学良说:“现在看不出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高级领导层之间,有非常基本政治价值或者政治路线方面的区别。所以人民更多的注意力是放在十六大上人事变动方面会有什么样的发展。”他认为所谓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已经讲了几十年了,回顾每到一次重要的政治会议举行之前,外界总会有一些政治改革方案的出台。而真的具有新意的政治改革方案可能只有一到两次。“所以绝大部份时候,这个所谓的全国代表大会,党代表大会都没有拿出来对以后的重大的政治发展具有改革意义上创新的方案。所以我不觉得外界传的这些东西多大的程度上有很实在的基础。”

*中共应该社会民主党化*

可是刚刚结束在美国和欧洲进行巡回演说而在不久前返回中国的中国法律事务咨询专家曹思源在停留香港期间接受记者访问的时候表示,即将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十六大可以为[中国共产党党内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提供一个好的机会。他说中国的改革关键在于政治体制改革,因为经济改革已经走了很长时间路了。现在只有深化的政治改革才能深化经济改革。而政治改革的关键就是执政党的改革。

曹思源说执政党不改革,中国国家的政治制度怎么改呢?他研究的结果认为中国共产党应该社会民主党化。曹思源说:“共产党的含义按照马克思恩格思共产党宣言所说就是一句话-消灭私有制。而经过改革的实践证明,我们现在不能消灭私有制。还要大力发展私有经济。要鼓励私人投资,要保护私有财产。共产党不共产了。共产党当然没有必要叫共产党。同时社会向前发展。党也要向前发展。”

*中共改革四方面*

曹思源认为中国共产党的改革主要在四个方面。首先是它的代表性。他非常赞成把三个代表写进党章,或修改党章的时候把这一点表达出来。曹思源说:“因为按照原来的说法,共产党是代表无产阶级,而中国的无产阶级按照现在国家统计局的统计国营企业职工只有五千万,全国人口十三亿。这就是二十六比一的关系。当然它应该代表十三亿人口。代表性就要改革。”

*“共产”之名没必要*

另外呢,曹思源认为中国共产党的名字要改。他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不共产而用共产的名字没有必要。此外他说要允许党内党外进行竞争。竞争是万物发展的规律。他说中国共产党要不断的剔除过时的东西,要迎接新的事务。曹思源说:“动力何在要竞争,没有竞争何必改呢,不改也能混饭吃。所以党内党外要允许竞争。”

*体制实行三权分立*

最后,曹思源认为中国的领导体制要分权,要三权分立。他说所谓三权指的就是党的决策权在党的代表大会,党的执行权是党的中央委员会,党的监察权是党的纪律检查机构。这三权要分立才能互相协调,才能互相制衡。他说如果像以前一�完全集中在毛泽东手里,没办法制衡,没办法发生作用。曹思源说:“自己决策,自己执行,犯了错误,自己处理,能处理的好吗?处理不好�?8年大跃进饿死那么多人,毛泽东就不承认。我们说共产主义的分权分给谁,还是分给共产党员,三权分立是党内的三权分立。”

但是政治学者丁学良却认为这种提法和实际的政治情况背道而驰。他说作为任何一个权力高度集中的政治制度之下,执政党并不希望执政的地位受到挑战,更不要说被取代了。中国共产党也不例外。丁学良:“就像任何一个经济中间,原来一直处于垄断地位公司不希望自己的市场被别人抢去的道理是一样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