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国会听证中国村民选举现状 - 2002-07-09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本星期一举行听证,请卡特基金会中国选举项目、国际研究学院中国研究项目和国际共和研究所的专家就中国村民委员会选举的现状、影响和未来发展方向提出他们的观察和见解。

*1987年试行村委选举*

在这次会议上作证的是卡特基金会中国选举项目副主任刘亚威、国际研究学院中国研究项目的副教授瑟斯顿和国际共和研究所的亚洲项目主任杜根女士。三位专家首先回顾了中国村民委员会选举的起因。70年代末,中国的人民公社制度解体后,乡村一度出现严重的权力真空。社会稳定受到威胁。在基层的要求下,经过北京批准,中国农村于1987年开始试行村委会选举。专家们指出,当时赞成试行村委会选举的中央领导人大多是保守派人物。这些领导人担心,农村权力真空存在的时间长了,可能导致大的动乱出现,从而动摇中央政权。

*村委选举公正民主*

国际研究学院中国研究项目的副教授瑟斯顿在听证会 上说,比起过去上级委派的村领导人来,在村民委员会选举中当选的人多数比较年轻,有实业家精神,受教育程度较高,家产也比一般村民更多。选举时,投票人考虑的主要问题是当地的实际问题,特别是关系到投票人本人利益的经济问题。在有些地方,那些在人民公社解体时控制权力的强权人物仍然能够当选,这主要是因为他们能给村民办实事。但是,瑟斯顿女士说,最重要的是,在相当多的地方,村民委员会的选举是公正民主,有竞争性的。

*推广扩大要看中央*

瑟斯顿女士认为,中国是否能够把最基层的村民委员会选举向上扩大到乡镇、县市、省乃至中央政权,主要要看中央领导层是否有决心这样作。瑟斯顿教授认为,根据外界得到的信息判断,北京最高领导层在这个问题上争论非常大。最高领导人江泽民一方面呼吁建立所谓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另一方面他又警告说,如果中国试行西方式的民主制度,可能发生大的动荡。瑟斯顿认为,在中国新的一代领导层在16大后全面接班并稳定局面之前,不应过于乐观的期待北京主动推动民主选举的扩大。

*直接选举成为习惯*

卡特基金会中国选举项目副主任刘亚威不同意瑟斯顿的一个观点。刘亚威认为,未来推动中国民主选举的不仅是中央领导层,中国的经济和社会状况和基层公众、乃至基层领导层的压力,都会对中国未来是否试行全面选举发生很大的作用。刘亚威在作证时强调了中国村民委员会选举的正面意义。刘亚威说,现在中国农民已经获得了选举村领导人的正当权利,不管是谁要想剥夺农民这种权利,都会是非常困难的。中国农民已经习惯于直接选举自己村庄的领导层,他们已经不再能够接受过去那种上级政府派到他们头上作威作福的干部的领导。

刘亚威说,习惯是一种强大的力量。甚至在共产党内部,在决定提拔某个干部的时候,现在都要先作民意调查。群众基础太差的干部,领导层会更不情愿提拔。刘亚威认为,这就是受村民委员会选举的影响的结果。刘亚威还谈到,2001年12月,中国四川省步云乡第一次举行了乡长直接选举。有一个省还计划在2002年六月之前在全省5000个乡的百分之45的乡里举行公开选举。

*选举状况因地而异*

国际共和研究所的地区项目主任杜根女士重点讨论了中国城市地区的选举试验。她说,1999年,中国中央当局在12个城市开始试验选举居民委员会,那是中国城市最低一级的政权机构。在这12个城市,当局允许居民选举居委会委员。在有些城市,居委会被改名为城市社区委员会。中国在城市试验选举的方法就是以农村的村民委员会选举为基础的。

杜根女士说,中国各地城市试行基层选举的民主程度差别很大,在有些地方,选举是间接的,候选人名单是地方政府提出的。而且不是差额选举。但在另一些地方,候选人提名是公开的,选举也是直接的无记名投票。总体来看,在那些工作单位的控制能力仍然很强的地方,选举大多不透明,官方控制也更严。而在那些经济不景气的地区,特别是中国东北的城市里,更多的居民已经失去工作,他们不再受到工作单位的控制,出现动乱的可能性也比较大,政府当局在这些地方对基层选举的控制力也要小得多。

*基层选举逐步扎根*

杜根女士最后指出,在中国的农村和城市,随着基层选举逐步扎根,人们对自身权利的意识也在加强。公民日益理解到法律给予自身的权利,并且更加有意识的保卫这些权利。人们越来越多的使用请愿,示威,控告和上访等形式来表达他们的诉求。在个别地区,共产党试图重新用党的干部来代替村民委员会,这种尝试受到了农民的抵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