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日本职工妇女地位与待遇依旧低落 - 2002-07-15


日本妇女没有像世界其他国家的妇女那样在工作场所迅速得到平等地位。她们仍然面对着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企业文化。

现年51岁的白藤女士是大阪人。大阪是日本的第二大城市。白藤18岁高中毕业时,非常渴望到日本最大的公司之一“住友电器株式会社”工作。不过,随着男性同事在公司内的晋级升迁,白藤女士对自己没有得到提拔越来越感到愤怒。白藤说:进入公司后,我一直在同一个部门当会计。我没得到适当的工作训练。与我同年进入公司、教育背景类似的男士,不仅加了工资,而且还进入了管理层。

白藤女士是日本公司中受到歧视的众多妇女中的一员。日本在六、七十年代加速成为经济大国的过程中所实行的就业政策就是重视男子。当时妇女的机会是有限的。许多公司雇用妇女只是为了端茶倒水,干些跑腿的事。这些妇女的工资很低,并且婚后还要遭到劝退。那些有了孩子而希望继续工作的妇女,则只会被低薪雇用,从事兼职性工作。 真身中野女士是专门经办有关性歧视问题的律师。她说: 这种管理作法的根子很深,数百年来,男子一直处于社会中心。日本在二战中战败后,男性员工为公司做出牺牲被认为是道德之举。因此男子一般被视为是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而妇女则是持家的鞲尽?

*“平等就业法”纸上谈兵*

1995年,白藤女士提起诉讼,要求住友电器株式会社因无视她的提拔问题向其支付赔偿。五年后,有关法院驳回了她的诉讼。法院认为,六十年代末施行的依照性别进行的劳动分工曾被广泛接受。白藤女士为此向高级法院提出了上诉。有关裁决可能将在明年作出。 自从白藤提出诉讼以来,日本劳动妇女的状况并没有得到很大改善。虽然两千六百万以上的日本妇女有工作,然而最新的政府统计数字表明,在接受调查的70个国家中,日本在男女平等问题方面的名次仅居第四十一位。

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去年任命了有史以来数量最多的妇女进入内阁,从而提高了人们的各种期望。不过有关活动人士表示,小泉此举并没有对其他妇女的地位产生影响。日本拥有两套劳工系统,一套是普通类员工系统,另一套则是管理人员系统。虽然妇女人数高达全部就业人员的百分之四十,然而大部份妇女却只属普通类员工系统。大多数公司只向普通类员工提供有限的提拔机会。日本于八十年代通过了“平等就业法”。三年前,这项法律进行了修改,提出禁止性别歧视。新的法规禁止公司在招聘时以性别为取舍标准。不过许多妇女表示,那些公司并不执行这些法规。对此观点,白藤女士表示赞同。白藤说:妇女在工作场所的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善,因为我们申请管理岗位的机会很少。我将继续在法庭上为此案奔走,为其他妇女带来希望。

日本厚生省一项调查显示,在管理类就业机会中,妇女只占据了百分之二点二的岗位。妇女的工资平均只有男性同行的百分之六十五。这个差距在工业化国家中是最大的。静子在一个名为“劳动妇女网络”中任职。这是一个提供各种援助和支持的组织。静子说:目前的“平等机会法”并不全面,需要进行修改,以便使妇女获得升迁的机会。

不过某些变革还是有的。今年二月,东京一个法院裁决,日本最大的证券公司“野村证券”应该向12名妇女支付四百多万美元赔偿。这些妇女以歧视引起精神忧郁为由状告了这家公司。这是法庭首次裁决性歧视为非法。上个月,法庭还向“住友人寿保险公司”下达了一项类似裁决。其他方面也显示了令人振奋的迹象。日本主要金融集团,总部设在东京的“三菱金融集团”,去年任命了首位支行经理。朝日银行本月还废除了这种双轨职业体系,从而为妇女雇员提供了新的升迁机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