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缅甸少数族裔等候国际救出难民火坑 - 2002-07-16


自从缅甸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季5月份获得释放后,国际注意力集中于她要求同缅甸军政府对话的呼吁。但是缅甸的少数族裔目前仍在为争取更多的权利而战斗,并且表示,目前的外交进程无视他们的权利,他们因而感到失望。

一名教师在泰国西北城市湄索附近一个难民营里上课。一万名缅甸少数民族克伦族人以这个难民营为家。在沿边界地区还有更多的难民营。经过10年之后,很多难民营看上去就像是当地的传统村落。在难民营里生活的人不仅是克伦族人,还有数万名属于掸族和克钦族等其它族裔的人。难民们由于少数族裔团体和名为“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的军政府之间的战争而逃离家园。克伦族人权组织的黑普纳说,政府的迫害行动仍在继续。黑普纳说:“在有武装冲突的地区,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的策略是迫使村民搬到军队控制的劳动营,然后搜捕那些躲在山里的人,发现之后立即全部打死。折磨、强奸和其它虐待行为层出不穷,很多人被强迫为军队做劳役。”

*指责缅甸为‘监狱国家’*

缅甸政府的人权记录导致美国和其它国家对缅甸实行经济制裁。制裁看来取得了效果。缅甸急需外来投资,这也是政府同意与联合国特使会谈的一个原因。这些会谈最后导致了军政府解除对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的软禁。在过去的十年中,昂山素季有八年的时间被软禁在家里。很多在湄索的难民虽然表示尊重昂山素季,但是认为她受到过多的外交注意。波基曾经是一个政治犯,他是1999年逃离缅甸的。现在他在湄索主持一个援救计划。波基说:“我们把缅甸称为‘监狱国家’,因为缅甸至少设有38座监狱。你看看这里就明白了。”

波基的办公处旁边是一个博物馆。他说,这个博物馆展示了政治犯的悲惨处境。据估计,缅甸有大约1,500名政治犯。博物馆的墙上挂着一些缅甸政治犯的照片,其中一张是昂山素季的照片,但并不显眼。波基同其他很多人权活动人士和社会领袖一样,认为释放昂山素季只是缅甸政府做出的公关姿态而已。波基说:“我认为,他们是在为自己的政权争取时间。他们想做好准备,以便逮捕更多的政治犯。”

*争取人权需各族团结*

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希望在同联合国以及缅甸当局会谈时,让少数民族代表也参与会谈。目前的外交进程只是缅甸实现和解过程的组成部份。另外,缅甸各民族的领袖必须克服少数民族和多数民族之间那种由来以久的不信任感。一名克伦族难民担心家人遭受报复,不肯说出自己的名字。他说,大多数克伦族人都和他有着同样的忧虑。他说:“昂山素季可能同情少数民族,也可能信奉民主原则,我们感到可以信任她,我们也很喜欢她。可是,我们还是不能信任那些跟她一道工作的人。”

人权组织说,缅甸政府自从释放昂山素季以来,至少在两个地区采取了摧毁村庄的行动。人权组织表示,有更多的证据表明,有关方面没有对最需要援助的缅甸人民予以足够的关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