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3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戴晴评中共北戴河秘密会议(2) - 2002-07-18


今年中共领导人在北戴河的秘密会议,普遍被认为是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接班的最后准备。北京的作家戴晴感叹,在21世纪的今天,世界最大的国家的最高权力的交接, 仍然是老百姓只能猜测的事务。这篇评论代表戴晴本人的看法。

戴晴评论:心中的问号(二)

从他取得决定性胜利的六届六中全会,到为下一届,也就是为七大做准备的七中全会,中间间隔了七年。在这七年里,毛以 “开展学习竞赛”、“整风”、“抢救”等手段,对他的老战友、新同志强行洗脑。到1944年,他觉得差不多了(而且时间已经相当紧迫),七中全会召开。这会整整开了11个月,直到从历史上全盘肯定毛泽东已成定局(即《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发表),才决定会议闭幕──而闭幕之后三天,最受御用史家赞颂、将毛泽东推上最高权威巅峰的中共第七次代表大会召开。

从“七大”到毛泽东很不满意、但在当时隐忍而未发的“八大”大约十年。

大家可能记得,在为八大作准备的七届六中全会上,他表面上是相当意气风发的:把主持农村工作的邓子恢骂做“小脚女人”,扬言要“使资本主义在六亿人口的中国绝种、在地球上绝种”……,而到了八大,刘邓等人表面上虽然依旧在捧他,但居然痕迹不露地把这次大会变成了中共历史上正规化和制度化程度最高的会议,出台了好几项限制他的决议,如加强党内民主、实行年会制,毛泽东思想决定不再提,考虑设立名誉主席等等。

这时的毛泽东,或许可以用上“大丈夫报仇十年不晚”那句老话。

八大一次会议选出的“新中国第一代领导集体”显得真精神、真富于朝气呀──陈云邓小平50出头,刘少奇周恩来不到60,年纪最大的朱老总也不过刚满70,百姓不禁以为,或许中共就此走上建设与现代政党的路子。无奈我们已经经过的现实是,二次会议(即巩固大跃进精神成果的会)上,毛就推翻了“八大”决议,此后不但从肉体上根绝了党外的批评,自己同志也绝不许有丝毫忤逆。直到发动文革,并在八届最后一次会议会上彻底解决了刘少奇,与“八大”间隔十三年的“九大”才“胜利召开”。

看看中共的历届领袖吧。国际指定的几位:陈独秀被剥夺职务后开除、向中发被捕投敌;莫斯科回来的小伙子们在国际的“建议”下给挤下台;八大选出的刘、邓不到九大就给“灭”了;九大写入党章的第一接班人林彪,不到十大就密谋篡位,结果在逃跑中丢了性命;十大的指定接班人王洪文两年后被捕,最后死在监狱;十一大的华国锋、十二大的胡耀邦、十三大的赵紫阳,都没坐到下届选举。

如今,照老规矩,十六大前夕的最后一届全会正在北戴河召开。交椅最终怎么排,全世界都在猜。

中共的十六大应该说非同小可,因为这个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共产主义大党”,正面临“公产”重新分配──有早先拿枪抢来的,更多的是几代人中国人含辛茹苦创出来的。如今,共产党一党当家 这一格局尚未变,但当家的共产党却正在变──在向谁也说不清、但肯定已经不是无产阶级政党的方向转变。

无论是现代的程序与制度,还是传统的仁、义、信,对毛泽东而言,都是随用随扔的工具。居于权力的巅峰是他唯一的目标。使他离开这位子的,只有自然规律:疾病、衰老、死亡──再刁钻险诈的谋略,至此也没奈何了。虽然离世前若干年就辞去了正式位置,“第二代领袖”邓小平之恋权恋位,也好不到哪里。他改革的两大败笔(广场镇压、创造中国改革大毒瘤权贵资本家),就在他做了太上皇之后。

我们只看如今的一班人怎么代表“先进文化”吧。

以上是北京作家戴晴的一篇评论。这篇评论代表戴晴本人的看法。

XS
SM
MD
LG